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103 陣中斗

兩次火龍陣,一次比一次威力大,足足三萬余黑蚊在烈火中化為灰燼,等撲到陳九公面前時,蚊道人所化的巨大黑蚊身旁就只剩下七、八千同族弟兄了。
    一只只蚊子面色猙獰的向陳九公撲來,尖長的嘴上烏光閃爍,蚊道人自信,饒這道人是準圣,自己也能將其連皮帶骨全部吞噬,連元神都走脫不了。這蚊子實在是變態到了極點,任何法寶擋不住,陳九公準圣的法力它也可以吸食吞噬,演義之中那倒霉的龜靈圣母被吃空,連封神臺都沒得上。
    可就在這時,以陳九公為中心,萬丈金光四射,蚊道人連同漫天的蚊子都落入其中。
    蚊道人眼看著就要將陳九公吸食,就出了這等變故,還沒有反映過來,就見憑空金光一顯,自己人毫無抵抗,輕飄飄的落入金光中去了。待金光消失,自己已經出現在一個奇異的空間內。
    這空間不大,道道金光流轉,寂靜無聲。身邊密密麻麻的巨蚊嗡嗡,可蚊道人卻知道自己的處境,顧及不了別的。這空間絕非靈氣構成,自己也沒有辦法吸收到。用看的,蚊道人就知道這法寶厲害。
    “你……仙長,小妖一時莽撞,觸犯了仙長,還望您高抬貴手放過小妖一命,小妖愿奉仙長為主……”
    手上托著混元金斗,聽到里面傳出的聲音,陳九公不由得覺得好笑,這蚊道人還真是有趣,剛才還和自己拼命,這一會兒竟然就服軟了,而且還服的這么徹底。
    不過陳九公哪里還有時間和他閑扯,理都不理,禁制了一切氣息、聲音,讓他在里面叫嚷。
    在剛才最為難的關頭,陳九公想起演義中接引道人用包兒裝著這些蚊子,若不是白蓮童兒手腳不麻利,恐怕這蚊子都出不來。
    接引雖為混元圣人,但手中靈寶除了十二品金蓮和青蓮寶色旗外,再沒有一件能入得了陳九公的眼。
    同樣,雖是圣人之物,陳九公不相信那包兒還能有自己手中的混元金斗厲害。
    事實證明,這蚊子除了怕火以外,這種空間禁制型的靈寶也是其克星。只要裝入其中,這妖蚊本命神通就算廢了。而這神通一費,你一個大羅金仙還想從陳九公手中逃出?
    當日在峨眉山中留下相柳是為了算計人教,今日得了這異種妖蚊,他日必叫佛門吃個大虧!
    陳九公哈哈大笑,一時間只覺得胸中郁悶盡散。
    突然只聽一派仙樂之音,陳九公一怔,抬頭一看,只見一女仙駕云而至,身旁有童女四對。
    “這是什么人竟然有這般排場?”
    三界有名的女仙不過女媧娘娘、王母、截教三圣母、三霄罷了,可是女媧娘娘乃混元圣人,奉道祖之命不可現身洪荒。其余幾位陳九公也都認識,卻不知這位有著大羅金仙修為的女仙是誰。
    “道友,我乃至圣人娘娘門下弟子彩鳳,今日特為那妖蚊而來。”
    至圣人娘娘正是妖族圣人、人族圣母女媧娘娘,不過聽此女身份,陳九公倒不驚訝,但對其來意嘛。
    “還請仙子回稟娘娘,此妖與吾截教有緣,貧道欲收其為徒。”其實陳九公根本就沒有收蚊道人為徒的意思,此妖神通詭異,性情陰狠、毒辣,他的那些兄弟又都不同情理。若是收其為徒,陳九公恐怕要日日擔心自己光明山中所有門人弟子被其吸食一空
    這么說不過是婉言拒絕罷了。
    這彩鳳仙子乃女媧娘娘門下唯一的親傳弟子,在女媧宮中聽講多年,結識了不少上古妖族。平日里因為是娘娘心愛的弟子,這彩鳳在女媧宮中的地位絕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彩鳳仙子沒想到今日竟有人敢拒絕自己,而且拒絕的還這么干脆,這讓彩鳳仙子怎能容忍?
    想起臨來之時,娘娘囑咐的話語,再看看這道人一身修為似乎深不可測,彩鳳仙子強忍著性子,“道友且聽彩鳳一言。”
    “仙子請講。”在陳九公想來,那女媧娘娘畢竟是圣人之尊,能不得罪就盡量不得罪。而對這彩鳳仙子,陳九公也不愿惹麻煩。所以,陳九公的態度就是你愿意說,我就耐心聽,然后再委婉的拒絕,讓你挑不出一點毛病。
    彩鳳仙子哪知道陳九公心中所想,還暗道此人風度不錯,比以前在老師宮中常住的什么太子要強得多。“你娘娘說若是道友能讓彩鳳將此人帶回,娘娘與道友之間因果自消。”
    “什么?”陳九公聞言一愣,什么因果,自己什么時候與女媧娘娘結下因果?難道是那四妖?
    想起那被自己逐放的白澤等四位上古妖族大圣,不過當日雙方爭斗各憑手段,你女媧娘娘也不帶這么護短的啊?自己本還想著將北俱蘆洲清理干凈之后,單獨劃出一地給妖族居住,如果女媧娘娘硬要算起來,陳九公絕對不會讓北俱蘆洲上的妖族好過。
    見陳九公默而不語,彩鳳不禁有些惱怒,“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哦?”陳九公淡淡一笑,望著彩鳳仙子道:“吾卻是不知與娘娘有何因果?”
    “不知?”彩鳳仙子神色一變,冷冷道:“娘娘乃妖族圣人,汝擅立門下弟子為妖族帝君可曾問過娘娘?”
    “這……”還想著女媧娘娘是因為那四位上古大妖之事發難,卻是沒想到為此。此時陳九公才意識到此事的確有些不妥,正如彩鳳仙子所說,妖族尚有圣人在,以玉帝和陳九公的身份,還真不應當繞過女媧娘娘,直接冊封妖帝。
    不過事雖如此,陳九公也不可能將這蚊道人和其一眾同族交給彩鳳仙子。此妖與自己有大用,只待日后佛門大興之時,自己用這蚊道人給他們來一記當頭棒喝,想想就覺得開心,又怎么會將這蚊子交給女媧娘娘。
    想到此處,陳九公沖這彩鳳仙子打一稽首,“此事卻是貧道過失,還望仙子替我向娘娘言明,就說貧道日后必定善待北俱蘆洲之上妖族中人。”
    “你……”陳九公的意思是好好照顧北俱蘆洲上的妖族,以此償還女媧娘娘因果,但是在彩鳳仙子耳中,只感覺這陳九公是在拿北俱蘆洲上的妖族威脅娘娘。
    “仙子還有何指教?”陳九公本來是好意,本想著先讓袁洪前往媧皇天錦繡宮拜見女媧娘娘,然后自己再在這北俱蘆洲之上選一塊風水寶地作為妖族聚集之所。可是,為什么這仙子一臉的不忿呢?
    此時陳九公的一臉茫然落在彩鳳眼中就是虛偽,在彩鳳看來這道人明顯就是裝瘋賣傻,實在是不為人子。
    “哼!”冷哼一聲,彩鳳怒視陳九公,“汝當真不肯將那妖交予我帶回媧皇天?”
    陳九公是什么人?你是女媧娘娘弟子不假,但我也是師祖通天教主所立的截教副教主。又有諸多門人弟子,掌大教內外,豈容的你如此放肆。
    當即,陳九公眼中精光暴射,直視彩鳳仙子,朗聲道:“汝且回宮照實稟報娘娘即可。”
    被陳九公一瞪,彩鳳頓時只覺得如芒在背,剛才說話,又被陳九公搶白,直接將彩鳳的一句話噎了回去。
    “你……”
    “嗯?”陳九公袍袖一甩,渾身道袍無風自動,一股磅礴氣勢直將彩鳳壓得說不出話來。
    頭頂冒出一絲,彩鳳心中暗惱,恨得是咬牙切齒,心中暗暗發誓只待日后再找陳九公算賬。
    此女畢竟是女媧娘娘門下,而且雙方又沒什么大的爭執,陳九公也不會對其下殺手,也就不再理會彩鳳,自己駕云往遠處飛去,去找尋無主的仙山。
    望著離去的陳九公,彩鳳目中噴火,暗道:“等我回到老師身前非要告你一狀!”
    以此時陳九公的修為,眨眼之間飛出百里。突然,陳九公止住云頭,眉頭緊皺思索一事。
    如今天機混亂,六圣都無法推算天機,那女媧娘娘又是怎么知道這蚊道人落在自己手里了呢?
    “嗯?”心頭一動,陳九公抬頭一看,只見天邊無數祥云飄過,一身金盔金甲的袁洪帶領鄭倫、陳奇統帥兩千烏鴉兵與十萬天兵天將下界而來。
    “弟子拜見老師(師伯)!”
    “參見紫薇帝君!”
    “免禮吧。”
    說了聲免禮,看著站在自己面前傻笑的袁洪,陳九公剛想說讓他去女媧娘娘宮中拜見一下這位混元圣人,突然想起一事。
    那日后的齊天大圣孫悟空乃女媧娘娘乾坤鼎中出,可以說是女媧之子。而其入佛門拜準提佛母為師,又任佛門護法之位,女媧娘娘日后必與佛教攪在一起,豈不也是自己的敵人?
    雖然自萬仙陣一戰后,天地之間再無三清。可是,西方二圣絕對不會是老子和元始天尊的對手。要想在下次劫中不落下風的話,西方二圣就必須再找一位圣人聯手。
    以通天教主的脾氣,雖然與老子、元始有怨,但也不會跟西方聯手,所以佛門的目標就只剩下女媧娘娘了。
    敵人的盟友也是敵人,既然事已至此,陳九公覺得袁洪也沒有再上媧皇天的必要了。而且陳九公感覺今日女媧娘娘突然派遣彩鳳至此有些不對勁,不過卻始終想不清楚究竟是哪里不對。
    ~~~~~~~~~~~~~~~~~~~~~~~~~~~~
    感謝憨柚子、狂魔+瘋神、六0一、我只愛中國、霸龍槍五位兄弟打賞,我會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兄弟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