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97 蚊子兇猛

密密麻麻黑蚊飛舞,這些黑蚊,大如拳頭,尖刺長嘴,如精鐵一般,。那翅膀扇動,哄哄之聲,吵得人十分不安,心浮氣躁,數量怕不下幾千只。細細看那形狀,十分猙獰,就好象馬上要撲過來,吸食你血肉,叫你無處可逃。看著無數黑蚊之中的這道人,陳九公想起了一人,不應該說是一個妖怪。
    演義當中,西方二圣前往界牌關與截教相戰于萬仙陣。龜靈圣母被接引道人所擒,接引命座下白蓮童子用包兒將龜靈圣母裹去西方,哪里知道,包里卻不知道怎么躲藏進了一群蚊蟲,竟然將龜靈圣母吃成空殼。而后那群蚊蟲乘西方二圣和通天教主爭斗,飛往西天,把那西方教鎮教之寶十二品蓮臺吃成了九品。
    因為有了陳九公穿越,封神劫中四教決戰提前,也使得非天地大劫,圣人不出的命令提早出現。這讓這演義中那群詭異的蚊蟲沒有被西方教主捉拿,在這北俱蘆洲一直安然無事。
    在這群蚊蟲之中,有一蚊王,因為沒有被西方教主擒去以西方妙法化解妖力,這幾年在北俱蘆洲之身修成人形。這群蚊子乃當年女媧娘娘斬殺的玄龜死后尸體腐爛后的污穢之中誕生,卻也是洪荒異種,而且一身神通詭異之極。
    看著那陰冷的蚊道人,陳九公也感覺有些棘手,這妖蚊連十二品金蓮都能吞噬,恐怕連離地焰光旗也攔不住它。
    “這北俱蘆洲上的污穢可是你清理干凈的?”
    “是我怎樣?”雖然對此妖有些忌憚,但陳九公不會平白弱了士氣。自己從出道至今什么場面沒見過?當年僅以玄仙修為就在燃燈手下逃得一命,這些年來從無敗績,也使得陳九公不懼任何人。
    “怎樣?”聽陳九公之言,這蚊妖眼中兇光閃爍,“那就拿你一身血肉來償還吧!”
    本身就是從北俱蘆洲污穢之中所出,當年的北俱蘆洲對別人來說是窮山惡水,但對蚊道人來說絕對是比紫霄宮還好的寶地。誰想竟然在自己化形這幾年,北俱蘆洲上的煞氣、污穢竟然全被這道人弄干凈了,豈不是壞了自己的寶貝?
    冷笑一聲,蚊道人把手一指,群蚊蟲呼嘯而出,萬蚊蟲齊齊哄動。
    蚊道人一身詭異,陳九公也知其本領。若說自己手中落寶金錢是逆天靈寶,這蚊道人就是逆天之妖。那十二品金蓮是什么東西?那是頂級先天靈寶,論及防御,只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之下,更在五方旗之上。這群蚊子連十二品金蓮都能吞食,還有什么是它們不能吃的?
    不知道那集盤古開天辟地之大功德所化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可以不可以,也不知道太極圖、盤古幡、混沌鐘這樣的先天至寶可以不可以。但即使這些妖蚊吞噬不得這四寶,可這四寶也都不在陳九公手中,面對這群黑蚊,陳九公身上的這些寶物全都不敢拿出來。
    平日都是別人忌憚陳九公的落寶金錢不敢使用寶物,沒想到今日陳九公也吃癟了。
    突然,陳九公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抖手一甩,指尖火苗化作萬丈火龍向那無數蚊蟲卷去。
    蚊蟲怕火!這個道理在洪荒之中,恐怕除了陳九公這擁有后世靈魂的人,再無人知曉。
    這些蚊蟲并非是蚊道人分身,都是一個個獨立的存在,雖然無有思維,但都是活體,也知兇惡。見前方火光繚繞,一只巨大的火龍呼嘯而來,龍軀翻滾,無數黑蚊沾火就著。
    “好歹毒的道人,看我與你不死不休!”
    雖然被火龍燒死的黑蚊與那龐大的族群相比起來微不足道,但這些黑蚊可以說都是蚊道人的同族兄弟,此時的蚊道人暴怒,長嘯一聲,萬蚊散開,從四面八方繞過火龍直奔陳九公撲去。
    “我歹毒?”陳九公聞言一怔,手上卻不停,“今日貧道就讓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歹毒!”
    雙手連結法印,那被蚊群繞過的火龍卷起龐大的身軀瞬間炸裂開來,頓時火光迸濺,無數黑蚊被火焰迸濺在身上,瞬間焚燒成灰。
    無數火焰四下飛濺,化作一道道火龍,布成陣勢,一起沖天而起,又化作千道萬道,宛如放那煙花一般,上下同出,整個漆黑的空間頓時一片通紅亮堂起來。
    火龍陣!
    蚊道人驚呆了。
    雖是洪荒異種,可不管怎樣得天獨厚,都難以掩蓋蚊道人沒有修煉過任何道術的事實。越是洪荒異種,就越難化形。作為億萬黑蚊中唯一一只開啟靈智的,蚊道人耗用了八千年才化成人形,雖然化成人形之后就有大羅金仙修為,但無論是修煉,還是戰斗,蚊道人都只是簡單的憑借本能罷了。
    連普通引氣入體的法決都不會,又怎么能明白陣法之奧妙?而且這火龍陣乃通天教主所傳,雖然是通天教主未成道時所悟,在威力上也是截教陣法最弱的一陣,可卻也不是蚊道人能夠弄明白的。
    “我跟你拼了!”
    怒吼一聲,蚊道人周身黑光大作,那萬蚊身上也散發層層黑光,讓陳九公驚訝的是,當身上閃爍黑光之后,那黑蚊竟然身上毫不怕火焰炙燒,猛烈沖擊那上下而來的火龍。
    “厲害!”
    群蚊沖入火中并未燃燒,身上黑光反倒越來越盛,沖破了條條火龍交織成的火網。一時間鋪天蓋地地嗡嗡之聲,直向陳九公涌來,那火光巍巍的無數火龍,宛如散了煙花,彈射出萬丈開外。最后消散在漆黑的空間之中,原來亮堂地世界,頓時一暗,又是一片漆黑。
    雖然不知這蚊道人使得是何手段,竟然有如此威力,但陳九公清楚這種招數使用之后肯定是大傷元氣。
    運轉法力,通身道袍飄起,陳九公袍袖連連揮動,道道青色光幕擋在身前。
    蚊道人見陳九公絲毫不慌,知道其道行高超,就憑群蚊強攻恐怕是不行,尖叫一聲,萬蚊振翅,一陣陣嗡嗡聲不絕于耳。
    道道光幕被黑蚊沖撞后竟然緩緩消散,陳九公清楚這就是這些蚊子的吞噬絕招。
    不過讓陳九公驚訝的是,這些黑蚊吞了陳九公以上清仙法布下的光幕后,一些黑蚊身上竟然出現了青色斑點。
    知道這些黑蚊是在吞噬自己的法力,看來還得以火攻啊,想到此處陳九公噴出胸中三味真火化作火龍在身前咆哮,擋住黑蚊去路。
    見陳九公又使這招,蚊道人不由得暗恨。說真的,蚊道人以前都不知道自己怕火,沒想到這道人第一次見到自己就想出了這般歹毒的招數。
    剛才強行破開火龍陣卻是使蚊道人和那萬蚊元氣大傷,可看陳九公的樣子布這么一個陣法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再這么爭斗下去,恐怕自己和這些兄弟沒一個能活過今天。
    蚊道人知道必須先下手為強,否則被這道人用這全是火焰的陣法纏住就大事不妙了,想到此處,蚊道人沖進蚊群之中,大聲喝斥。
    在蚊道人大聲呵斥幾聲之后,拳頭大小的群蚊,身上黑光暴漲,全身龐漲,一個個有笆斗大小,黑光蕩漾,嘴長身短,下身宛如水牛肚子,一股一股,尖尖的嘴有三尺來長,宛如尖槍,越詭異猙獰,一眼望去,只見妖氣橫空,宛如恐飾魔色。
    這萬蚊飛舞,嗡嗡之聲如巨雷連炸,接著尾相連,緊密積壓在一起,越飛越高,遠遠望去,就好象一只黑色巨手,這黑色巨手夾帶著霹靂之聲,滾滾壓下,直直抓向陳九公。
    陳九公知道這蚊子怕什么,也知道這蚊子的厲害,若是真被他們困住,恐怕連骨頭渣子都不會剩下。
    火光沖天,在這你死我活的關頭,陳九公爆發出全身法力,無數條火龍騰空而起。
    無數黑蚊被火龍焚燒,噼里啪啦的掉下。
    這時蚊道人將身一抖,化作一只巨大的黑蚊,其身有百丈之長,散發出無盡黑光直沖入蚊群之中,與群蚊散發的黑光連成一片。
    又是剛才那大傷元氣破開火龍陣的一招,陳九公神色淡然,這黑蚊的厲害超過了自己的想象,上清仙法擋不住它,五方旗估計拿出來就被它吞了,就只能靠這火龍陣了。
    那只黑色巨手以蚊道人百丈真身為掌,無數黑蚊為指,破開層層火光,雖有無數黑蚊損落,這只巨手竟然將陳九公全力布下的火龍陣破開。
    看著無數在烈火中化為灰燼的黑蚊,陳九公一陣失神,記得前世看過動物世界,蟻群在過火海時,前面的會以身體壓滅大火,給同伴們留下生存的機會。
    沒想到自己以后世人對于蚊蟲的方法對付這些蚊子,這些蚊子也用后世的方法來應對。
    不過這些蚊子卻是陳九公想起了當年萬仙陣中的截教同門,以血肉之軀硬憾準提圣人金身,只為給同門爭取一絲生機。
    “我不能死!”在心底大聲的呼喊,陳九公不怕死,但不敢死。自己若是死了,門下弟子該如何?剛有了一絲生機的截教又該如何?
    此時萬蚊已經破開火龍陣,道道火光飛濺迸在陳九公臉上,感覺著一絲絲灼熱,望著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無數黑蚊,看著一只只如鋼槍一般向自己扎來的蚊嘴,陳九公如青松一般挺立,臉上盡是堅毅之色。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