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939 封印倚帝

一因一果,一飲一啄,皆有定數。
    倚帝聽陳九公講道,學了上清仙法,神通大進,此為因緣。他行開天之壯舉,蒙天地賞賜,得天地法則。陳九公教化有功,從中分羹一杯,此為果報。
    因緣、果報,即因果。
    天地初開未滿百年,倚帝思維、行為還是混沌魔神強取豪奪的那一套,不知道什么是因果,開始就感覺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可到頭來吃了大虧。
    陳九公說話之間,千萬紫光匯聚成流,向太始劍席卷而去。
    此時已不見倚帝,萬丈之長的太始劍頂天劃下。
    太始如象,紫光如蟻,萬千紫光圍太始劍欲行萬蟻噬象之事。
    紫光越來越盛,如劍鞘一般將太始劍裹住。
    收劍入鞘,鋒芒盡斂。
    一道烏光俯射,直襲陳九公。
    石夷出手了,因為紫光困住的不止是太始劍,還有倚帝。
    陳九公屈指一彈,陰陽二氣沖起,相絞如龍騰空,起在半空一滯一轉,凝陰陽,成太極。
    陰陽魚游,成太極陰陽二氣球。
    陳九公翻手一指,黑白分明的太極陰陽二氣球變了顏色,一團紫光暴起,迎擊烏光。
    轟!
    青天搖蕩!
    萬里祥云浩蕩東來!
    陳九公雙手結印,混元劍于雙掌前飛速旋轉,每轉一圈,即有一道紫色劍光自混元劍上彈出。
    萬里白云滾滾而至,卷沒道道紫光,陳九公對此卻無動于衷,仍自顧御劍。
    混元劍突然祭起,劍光閃爍之間,劍插白云。
    一道紫光如線,橫貫萬里。
    萬里白云潰散,卻起云光萬丈,瑞彩千條。
    石夷憑空現身,雙臂掄動,云光瑞彩合攏,試圖困住混元劍。
    陳九公知道那云光瑞彩是萬里云瑞妙法壺所化,就算自己的混元劍再怎么犀利,若被收入壺里那也是天大的麻煩。
    陳九公手掐劍訣,混元劍一頓,隨即速如閃電,勢若奔雷,沖出云光瑞彩之圍。
    陳九公飛身而起,接劍在手,隔空一劍,劍光橫掃。
    混元劍遁走,祥云瑞彩凝做萬里云瑞妙法壺,落入石夷掌中。
    紫光一閃,石夷心尖泛寒,頂上太元輪轉,帶著石夷隱匿于天地之間。
    一劍落空,陳九公也不追擊,張手接住卷著誅仙四劍的誅仙陣圖。此時陣圖、四劍由紫光包裹,渾然一體。而那倚帝和太始劍,卻不知哪里去了。
    陳九公翻掌,誅仙劍陣化作一道寶光鉆入袖中,抖手祭劍,混元劍起,凌空爆射,虛空破碎,只聽一聲慘叫,劍刃沾血。
    陳九公收了混元劍,飛身落在眾門人之間,環顧幾個弟子,道了聲:“走!”
    一回到洪荒大道天,陳九公就吩咐京丘去請玉帝、京巳去請文殊廣法天尊、陽天去請山河老祖、曇天去請玄奘、彌天去請地藏王佛。
    等回到黃崖山,袁洪早已在洞前等候多時,見陳九公歸來,袁洪迎上,道:“老師,方才天地變色,可是發生了什么?”
    這時袁洪湊在陳九公身旁,師徒倆并肩而行,玄奎、昂亢跟在后面,只能看見師伯、師兄背影,卻看不見陳九公師徒私下里的動作。
    陳九公暗中一拉袁洪袖口,袁洪只覺得袖里微沉,心中頓時有了分寸。這么些年過去了,這猴子性子一點都沒變,但多年跟隨陳九公,耳讀目染之下學到的東西可是不少。按下心里的好奇,袁洪神色如常,不露一絲端倪。
    “你五位師弟和倚帝、石夷聯手開天,使天地法則現世,這就鬧的動靜大了些。”陳九公淡淡答道,說著一攥袁洪腕子,袁洪心領神會便不再多問。
    陳九公入洞,就坐在蒲團上閉目養神,袁洪招呼玄奎、昂亢一起坐下,直等到地藏王佛、紅孩兒和彌天上人進到洞中,袁洪起身與地藏王佛互相見禮。
    紅孩兒沖袁洪喊了大師兄,從袁洪身旁繞過,向陳九公拜道:“弟子圣嬰拜見老師,老師圣壽。”
    “起來吧。”陳九公抬手虛扶,轉向地藏王佛:“佛祖,請!”
    地藏王佛含笑合掌施禮后坐上蒲團,直接開門見山問道:“教主相召,有何貴干?”
    陳九公擺了擺手,道:“佛祖稍安勿躁。”
    “教主,昊天來也!”
    陳九公話音剛落,洞外就傳開了玉帝的聲音,袁洪帶著玄奎、昂亢往洞口相迎,地藏王佛也緩緩起身。
    玉帝之后,文殊廣法天尊、山河老祖、玄奘相繼到來,眾人于洞中落座,以袁洪為首的截教弟子分列兩旁。
    陳九公微微昂首,目光上舉,聲音空靈:“九公請五位前來,是有一事相托。”
    陳九公此言一出,玉帝等人都大吃一驚,以陳九公的能耐,能說出“相托”二字,那就絕非一般的問題。
    五人互相對視幾眼,山河老祖笑道:“教主圣斷乾坤,料事如神,但有吩咐,必是我等能力所及。”
    “南無阿彌陀佛!”山河老祖話音剛落,就聽地藏王佛念聲佛號,“佛門上下,謹遵教主赦命!”
    地藏王佛此言,代表的他和玄奘兩個人。
    玉帝含笑,手里把玩著太白錘,他不說什么,陳九公也不問他什么。原因很簡單,因為沒那個必要。
    玉帝一向和陳九公同進同退,山河老祖、佛門二佛又都表了態,現在就只剩下文殊廣法天尊沒有說話。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文殊廣法天尊淡淡一笑,向陳九公拱手道:“教主,文殊聽令!”
    “哈哈哈哈……”陳九公指著文殊大笑,“道友言重了。”言罷,紫氣自袖中噴出,于五人面前凝聚成形。
    誅仙陣圖裹著誅仙四劍,這洪荒第一殺陣此刻殺氣內斂、煞氣全無,靜靜地浮在半空。
    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陳九公道:“這劍陣中封印著倚帝,我又將離此界,只得勞五位在我黃崖山守護封印。”
    “教主要走?”玉帝抬起頭,望著陳九公問道。
    “時不我待。”陳九公道:“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并立,耽誤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