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938 因果

相傳參悟古之烙印,可成三千大道,但從自削慶云三花之后,世間一切在陳九公手中都只是毀滅之道。饒是五太至尊之首的太極槍也不例外。
    太極槍與太極陰陽二氣球所成紫光飄然落在天地清濁玲瓏塔上,前一秒還不沾一絲煙火,后一秒就如火山噴發,清濁之氣破散,天地清濁玲瓏寶塔脫離倚帝頭頂,向高天飛去。
    烏光撲面,陳九公橫劍抵擋,混元劍上紫光一閃,烏光兀自彈開,陳九公引劍前刺,烏光一起一落出現在他身后,石夷現身,右手抓八景匕插向陳九公后心,左手搓萬里云瑞妙法壺。
    陳九公把身一晃,周身迸發耀眼的紫光,混元劍隱在紫光中,連石夷都看不清劍在何處。
    八景匕為紫光所阻,不但無法近寸,反而遭到紫光反撲。多虧石夷早有準備,萬里云瑞妙法壺化作一陣云光,在石夷面前構成一道防御。
    紫光、云光相撞,云光如一層透明薄膜,卻韌性十足。
    石夷喝道:“萬法歸元,妙瑞天凡!”
    石夷話音落下,云光頓時變了顏色,剎那間金光沖天,耀眼奪目。
    紫光、金光無聲無息的一起湮滅,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反手一劍斜斬。
    再看石夷,伸手接住萬里云瑞妙法壺的同時,頂上黑光輪轉,其人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陳九公一劍斬空,瞬間把目光投向左前方,那里虛空一片,什么都沒有,可陳九公能感覺的到,石夷就在那里。
    這時,腦后襲來一陣惡風。陳九公轉身揮劍,又和倚帝斗在一起。
    方才受陳九公一擊,倚帝險些失了天地清濁玲瓏塔,多虧石夷幫忙才保住寶塔,此時又來戰陳九公,竟然一改往日戰斗風格,小心翼翼地與陳九公纏斗。
    太極槍與太極陰陽二氣球所化紫光一直懸在陳九公頭頂,不是不想再給倚帝來一下,而是那石夷太煩人了。
    當年盤寰選了儋耳,盤亙選了窫窳,只有盤恒選了兩個人,正是倚帝、石夷。
    不知道盤恒當初是怎么想的,這倚帝、石夷早在亙古恒寰之時就有過節。在天地初開之際,要不是他倆為了爭奪恒初鼓打起來了,也不至于叫陳九公鉆了空子,更不會有今日天地法則八分一事。
    往日只道是盤恒走了一步臭棋,可眼下面對倚帝、石夷的初次聯手,陳九公感覺到了壓力。作為老對手,倚帝有什么能耐無須贅言。而那石夷給陳九公一種刺客的感覺,太元輪隱匿身形、飛身遁跡,八景匕近身搏殺,再加上攻防一體的萬里云瑞妙法壺。論戰力是不如倚帝,可若論難纏,石夷又遠非倚帝可比。
    如此倚帝于明處搏殺,石夷隱于暗中伺機而動,二人皆非弱者,雖是初次配合卻相得益彰。
    “今兒必須解決了他們。”陳九公面沉如水,進退攻防,一招一式不露一絲破綻。在感覺二人難纏之際,陳九公更堅定鎮壓或打殺他們的念頭。試想這倚帝、石夷現今就如此了得,若等他們參透了各自新得天地法則,怎還壓得住他們?
    想到此處,正趕上倚帝、石夷前后夾攻,陳九公震動掌中混元劍,長劍劍身之側空間顫晃,就好像陳九公手里握的不是一把劍,而是千百把混元劍分前后,向前斬倚帝,向后斬石夷。
    與此同時,陳九公縱身躍出戰團,他是走了,可一直懸在他頭上的紫色光球直接墜下,在倚帝、石夷之間炸開。
    毀滅之力如潮撲打而來,石夷卻沒有避走,而是選擇和倚帝一起面對。唇亡齒寒的故事,石夷沒讀過,但這里面的道理他不可能不懂。他和倚帝聯手對付陳九公尚如此吃力,倚帝若有失,就算天地法則融入自己神意又能如何?
    “易無形垺,易變為一!”石夷大聲吟道:“,一變而七,七變而九,九變者究,復變而太元!”
    石夷吟念之時,頂上黑光盡斂,漆黑的太元輪一轉成七,七個太元輪齊齊一轉,瞬間又變成九個,九個太元輪圍住石夷、倚帝旋轉不定。頃刻間,只見一個巨大的黑輪如磨,緩緩轉動,卻無了石夷、倚帝蹤影。
    紫色額毀滅之力如潮,拍打、沖刷著太元輪,太元輪仍緩緩轉動。
    腳踏虛空而立,陳九公饒有興致地看著這一幕,剛才太元輪一變七、七變九、九變一的過程,他都看在眼里,可以陳九公的道行,也看不清這個過程的進行。
    “蒼華八景,浮游太元!”石夷沙啞的聲音響徹天地間,一道烏光自巨大的太元輪內沖起,烏光如刃,沖破漫天紫光。
    紫光聚攏在一起,化作太極槍飛向陳九公。就在這時,只聽:“太元初判,太始無質!”
    烏光退,太元隱,太始出!
    一劍當空,天地無光!
    “陳九公,休走!”
    是倚帝!
    陳九公挺劍而立,只見那太始劍后發先至,從太極槍旁掠過,直奔自己襲來。
    “劍來!”陳九公急喝一聲,周圍空間為劍氣撕破,四口寶劍寒光森森,劍氣銀蛇。
    “陣起!”陳九公使混元劍一點,煞氣滔天,一張陣圖于煞氣中翻飛,一翻收滾滾煞氣,飛繞陳九公而行,卷四口神劍暴起。
    太始劍來,誅仙陣迎!
    今日誅仙陣不同往日,沒有誅仙四門,也不自成一界,陣圖卷著四劍起在空間,化作一道紫色長劍,迎擊太始!
    二劍相交,未聞一絲聲響,未見半點光彩,只見太始劍倒飛,紫劍化作卷著四劍的陣圖散開。
    陳九公一步跨出,瞬間來在誅仙陣圖下方,此時他兩手空空,雙臂掄動,誅仙陣圖、誅仙四劍圍著他飛速旋轉。
    “陳九公,還我天地法則!”倚帝咆哮,持劍搖身,太始劍長,倚帝合身與太始劍相融。
    “呵呵……”陳九公雙臂不停揮動,嘴上說道:“你聽本教主講道,悟了真法,此為因果,一飲一啄,那天地法則自然有我一份。”他說話間,已看不見誅仙陣圖與四劍,只有千萬道紫光浮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