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96 斬尸

就在陳九公布置完這一切的時候,數道人影從遠處飛來,為首的正是師伯無當圣母,其后是朱子真、楊顯等陳九公門下弟子。自從天庭三百六十五位周天星君歸位之后,袁洪、姚少司、申公豹都前往天庭,坐鎮自己宮中。而無當圣母為了替陳九公看守峨眉山,只派一道分身前往天庭,本尊仍留下峨眉山中。
    今日感覺一直垂下的星辰之力和山中靈氣異動,無當圣母頓時大驚,后來高明進洞稟報師伯祖說老師回山了,并且就在峨眉山靈眼處,只是不知在做什么。
    聽是陳九公回山,無當圣母知道這動靜是陳九公弄出來的,也就沒有過問。誰知這時,一道煞氣出現在峨眉山中,天皇年間就已得道的無當圣母一下子反應過來,是大巫!
    后來又聽到相柳怒吼之聲,不放心陳九公的無當圣母這才帶著峨眉山中門徒趕來。
    “老師!敵人呢?”
    沖金大升搖了搖頭,陳九公來在無當圣母面前,先向師伯見禮。
    “九公無需多禮。”見陳九公無事,無當圣母放下心來,不過對于今日之事,無當圣母心中充滿了疑惑。
    此時丘引、張奎、高蘭英三人都隨著師弟姚少司上天庭了,洪錦自從當日跟著申公豹去接回龍吉公主后,便一起上了天庭。此時峨眉山中除了無當圣母之外,就只剩下自己門下的十個弟子了。
    “金大升、鄭倫!”
    “弟子在!”
    “汝等點齊兩千烏鴉兵,去天庭勾陳上宮找你們大師兄。”當日回山后就將鄭倫帶來的三千烏鴉兵分作三隊,袁洪、金大升、鄭倫各帶一隊。袁洪當日上天庭時,已將自己那隊烏鴉兵帶走,所以此時山中只有兩千。
    “是。”雖然不明白老師為什么要這么做,但不論是鄭倫,還是金大升,都沒有質疑陳九公命令的權力。當即領命,駕云飛去,去聚集烏鴉兵。
    目光落在朱子真、楊顯身上,“汝二人敲響玉磐,結集六百道兵,帶其上天庭去見你師叔。”
    “是!”陳九公說得這六百道兵就是當日布九曲黃河陣的六百大漢,如今已經正式轉為道兵,而且十年來以星辰之力煉體,這些道兵已經將近成型。
    聽陳九公連下兩道命令,無當圣母知道陳九公如此必有其用意。而且自己在此是為了輔助陳九公,就算不理解,如果陳九公不說,無當圣母也不會多問。
    當四徒離去之后,陳九公對無當圣母道:“師伯,我們且回洞,待九公將事情原委向你講明。”
    “好!”
    進到羅浮洞中,陳九公來在老師趙公明牌位前拜倒,“老師,弟子今日離開峨眉,將山門交予人教門下,實乃不得已而為之。不過九公向您保證,他日定要從人教手中重新奪回此山。”言罷,陳九公連連叩首。
    就好似春秋時期,荀息向晉獻公所言良馬和垂棘之壁,放在虞公之處不過暫時。等滅了虞國,一切不都又回來了嗎?
    其實老子和陳九公打得也是這樣的主意,長眉得了峨眉山,日后人教大興,誅殺陳九公就可將今日送出的離地焰光旗奪回。而陳九公有了離地焰光旗,先擋住佛門,獨據北俱蘆洲,日后可滅蜀山,奪回峨眉。不過,究竟最后誰能如愿以償,還要等到最后才能知曉。
    起身之后,將自己以峨眉山交換離地焰光旗之事向無當圣母和眾門徒講了一遍,告訴大家收拾東西,只等北俱蘆洲功德圓滿,就立即前往北俱蘆洲找一仙山重開道場。
    “師伯,還需您在天**的分身去見玉帝,請其十五日后派兵駐守北俱蘆洲。”
    “好!”
    對于陳九公以峨眉山換離地焰光旗的做法,無當圣母雖是長輩,但無論贊同與否都不好說什么。況且在無當圣母看來,僅以這么一山換一件頂級先天靈寶,還是陳九公占了便宜。
    安排好這一切,陳九公出了羅浮洞直往北俱蘆洲而去,還差一十五日就可功德圓滿,到時功德一至就是自己斬尸之時。
    自陳九公第一次至北俱蘆洲毒敵山之日算起,至今只差十五天就滿了十年之期。以前在北俱蘆洲上空往下觀看,入眼的永遠是無盡煞氣。如今北俱蘆洲上方籠罩的煞氣已經幾近消散,地下的污穢也越來越少,自空中落下,陳九公竟然感受一絲靈氣,這是以前的北俱蘆洲絕對不會存在的。
    對此陳九公倒是不以為意,這北俱蘆洲之上煞氣凝聚萬年,在此處隱居的修士根本無法從此地吸收靈氣,萬年來靈氣未減一絲。
    四象大陣在毒敵山上整整立了十年,不光是當初的巫妖二族,許多在北俱蘆洲隱居的大神通者也都有所察覺。只不過,能在這窮山惡水之處隱居,就說明這些人不愿沾惹因果。所以,這些年來除了那被陳九公逐放的巫妖二族以外,再無人前來惹事。
    這一日,北俱蘆洲的煞氣終于一掃而光,變得天清地明,靈氣也彌漫其間,陳九公發現這北俱蘆洲上的靈氣,果真要比南詹部洲要濃郁的多。
    陳九公所行之事,善于眾生,又無違天道,自是功德無量。天地感應,頓時五彩霞光加諸其身。
    只感到神識之中一陣清明,頓時明悟了許多道理,陳九公心中一動,笑道:“諸位道友,還不現身,卻待何時!”
    陳九公話音剛落,四象大陣之中,一桿星辰幡抖動,一道人手持星辰幡而出。只見此道人身材矮小,鼠目黑須,身穿黑色道袍,一雙小眼滴溜溜亂轉,猥瑣之極。
    “額……”陳九公見這道人不由得一陣氣結,自己乃儀表堂堂,怎么善尸化身會是這般模樣。
    矮小道人躬身向陳九公一拜,“貧道子鼠見過道友。”
    “道友有禮了。”
    就在陳九公還禮之時,陣中兩桿星辰幡顫動不已,兩個高大道人各持星辰幡從陣中走出。
    當日在函谷關前,陳九公看孔宣的裝束不倫不類,誰曾想今日竟然臨到自己身上了。
    其中一人雖身穿道袍,但身材高大魁梧,粗狂的臉上滿是滄桑,生得濃眉大眼。
    另一中年道士虎背熊腰,面色猙獰,二目之中殺機凜凜。
    “丑牛(寅虎)見過道友。”
    還未等陳九公還禮,大陣之中一陣翻騰,一少女從陣中飄然而出。
    “我這善尸化身怎么還有女子?”
    “卯兔見過道友。”
    原本的四象大陣由十二桿星辰幡所布,如今五幡已撤,大陣自散,只留下八桿星辰幡。
    子鼠四人齊齊上前一步,呼喊:“諸位道友還不速速現身!”
    萬丈光芒沖天而起,八道身影在光芒之中凝聚。
    那貴氣十足的王公子弟辰龍、一臉的陰險老人巳蛇、滿臉冷酷的壯漢午馬、慈眉善目的老道未羊、古靈精怪的少年申猴、白發蒼蒼滿臉皺紋的老婦酉雞、中年忠厚道者戌狗,還有那渾身肥肉直顫,讓陳九公想起了豬八戒的亥豬。
    十二人站成一排,一起向陳九公打一稽首,齊聲道:“見過道友。”
    “你我一體何須多禮。”
    (不要感覺不能接受,《佛本》里面周青惡尸十二祖巫不也是有男有女嘛。也不要跟我說什么斬尸要用先天靈寶寄托,我再次拜托大家,請你們不要動不動就在書評那把別的洪荒小說的設定搬來找本書的錯誤。不愿意看的,您立馬就走,我絕不求你,要是覺得囧啊,覺得蛋疼,你不用告訴我,你直接不看就可以了。)
    陳九公十二善尸分身聞言齊齊一笑,化作十二點靈光沒入十二桿星辰幡中,而這十二桿星辰幡一起飛至陳九公慶云之上一朵青蓮上,自動組成了四象陣法。
    陳九公大喜,自己引十二元辰之力布置的四象陣本就不凡,如今又有善尸分身坐鎮,即使準圣想要破陣也不容易,自己又多了一超強的對敵的手段。
    斬三尸修成的化身,卻與任何用阿修羅魔道、仙道、妖道、佛道等功法修煉的身外化身有本質的區別。無論是第二元神,還是法相金身,或者是幽冥血海冥河老祖的三千萬血神子,都不過是對敵之時,增加戰斗力而已。
    第二元神雖然精妙,但卻離不了本體。本體如果被人斬殺,那第二元神的靈識也就消散。法相金身乃是用神念舍利之法,凝聚成新的軀體,來替代原有的肉身,根本就是換湯不換藥。
    那用阿修羅道之法祭煉的魔頭.陰神就更不用提了,對比起來,不過是一件通靈的法寶罷了。
    惟獨有那大神通者,要證那混元道果,斬去三尸,修成化身,才是真正的無窮精妙。當真是奪取天地造化之功績,每一尊化身,就是一個全新的自己,全無分別。既能獨立存在,又相互聯系。
    陳九公以十二星辰幡布四象大陣,以此陣化解北俱蘆洲之上無盡煞氣,天降無邊功德,使得陳九公道行大進,將善念寄托星辰幡內的十二屬相之上,才有了這十二分身。
    善尸與本尊一體,陳九公會的他們也都會。而且本就是四象陣布陣之陣旗所化,與周天星斗之中相對應的子鼠等人對四象陣有著更深的理解。
    斬三尸,修成化身,最后知道真我,認清自己本來面目,然后才能脫出自己,證得那不生不滅的混元道果,這乃是道行上的修為,與力量強橫,法力高深并不直接的聯系。
    像那東皇太一、十二祖巫,雖然力量都不比混元圣人差,但卻不能真正窺得那天道變化,自身禍福,是以大劫一至才身形俱損,化為灰灰。
    善念,惡念皆斬,才是自我,斬殺自我,才證道果。
    站在毒敵山上,背負雙手,望著天邊云卷云舒,陳九公面色淡然,心中卻翻起滔天巨浪,“吾陳九公定要證那混元道果!”
    平復了激蕩的心情,陳九公知道世間生靈皆有成道之機,只不過你要能夠保證自己不會在未成道時身損,活著什么都好說,死了就一切化為流水。
    如今的截教只有自己一位準圣,雖有天庭為盟,但若真是劫難臨頭,還得自己給自己殺出一條活路。
    自身的實力才是立足之根本,他人之力可借,卻不可完全依靠,這一點作為后世之人的陳九公比誰都清楚。
    現在陳九公所在的毒敵山是北俱蘆洲最高山,陳九公也有意將道場搬遷于此。不過毒敵山之名卻是不美,思索再三,陳九公決定將此山改名為光明山。光明二字取自師叔長耳定光仙和老師趙公明二人,紀念他們一個傳授陳九公道法,另一個告訴陳九公什么是義。
    決定將光明山作為自己的道場,此處就是截教日后興盛之根基。也將是自己的大本營,陳九公思索一番,決定移來十二座大山放置在光明山外,十二座山當成十二桿星辰幡來布置一座天然的四象大陣。
    這北俱蘆洲原本就是兇煞之地,雖有一些人在此隱居,但甘心隱居于此的又能有多少人呢?
    所以,在北俱蘆洲之上,無主的山很多,雖然這些山還沒有山神土地,但移山之事對陳九公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
    “桀桀……就是你清理了這北俱蘆洲污穢?”
    可就在陳九公剛剛飛離毒敵山之時,突然面前一黑,天地都急速改變。本來是云淡風清,朗日高懸,現在卻是一片漆黑,沒有一絲光亮,伸手不見五指,并且耳邊傳來了嗡嗡地聲音,其大如雷,眾多嘈雜,仿佛有一大片蚊蟲在飛舞。
    一股腥風撲鼻而來,陳九公眉頭一皺,左手一指,一朵青焰從指尖生出,出照亮了漆黑的空間。
    高空之中,一個全身高瘦,黑色道衣,面容陰鷲的道人在焰光照耀下現出身形。讓人驚訝的是,在這道人身旁無數密密麻麻的蚊蟲亂飛,那巨大如雷的聲音就是這些蚊蟲振翅所發,不由得讓人頭皮麻。
    ~~~~~~~~~~~~~~~~~~~~~~~~~
    二合一4000字,感覺也不錯,以后就這么更了。
    感謝想名字不容易、海WWW兩位大大的·打賞。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