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930 圣嬰收紫河(下)

為了奪玄穹宮中機緣,紫河不惜惡了梵王、皇玄、瑞靖,可不管付出多少,自己終于坐上了蒲團,機緣將定。
    在如此局面下,紫河怎會拜紅孩兒為師?不說紅孩兒做童子裝扮,和為人師表根本不沾邊。再者,自己已經爭到了機緣,不久就將入道祖門下,為何要降上一輩?
    紫河不答應,紅孩兒當即出手。
    紅孩兒張口噴火,一道火焰如箭,直射紫河面門,紫河忙現靈寶抵擋,紫水荷花出現在他頭頂,垂下紫色光幕,將紫河護住。
    烈火至,焚燒紫光,紫光瞬間焚盡,火焰不停,撲向紫河。
    紫河水從半空中流淌而下,沖至紫水荷花上,水勢變得湍急,奔騰向前。
    在濤濤紫河水前,紅孩兒噴出的火被河水沖刷得無影無蹤。
    紅孩兒面不改色,小手伸出,沖著滾滾紫水一指,從他前面一直到紫河老祖上空,整條紫河都沸騰起來。
    紅孩兒頂上憑現慶云三花,截教門人標志性的青云、青蓮不提,單說那三朵青蓮托著的三件寶貝。
    一枚巴掌大小,生一雙白翅的金錢;先天五方旗之一,玄元控水旗;燧人氏鉆木取火功德所成之靈火萬鴉壺!
    紅孩兒心頭微動,靈火萬鴉壺自青蓮上滑落,落至紅孩兒胸口前時,壺內飛出一只只火鴉。霎時間,聒噪聲不絕于耳,數百只火鴉出現在紫河老祖周圍。
    火鴉聒噪,口噴金色火焰。此火非天上來,非地下生,非人間火,非道家三昧,乃功德之火,是人手所造第一縷火焰。
    紫河老祖被火焰籠罩,那火只在他身上,甚至不波及離他僅有三尺之遙的彌天、京丘。
    紫河水猛烈地沖刷,尚不能滅火。金焰中,紫河老祖哀聲嚎叫,他終于忍不住了,自蒲團上起身,向在他右邊的彌天上人撲去。
    聽過禍水東引,這位引的卻是禍火。
    見紫河老祖奔著自己撲來,彌天上人暗恨,連忙起身,意欲閃躲。這時,一團赤光至,擋在彌天上人身前。
    赤光大作,沖起二丈開外,赤光一閃而逝,此刻玄穹宮中已無了紫河老祖身影。
    紅孩兒左手揚起,靈火萬鴉壺起,收了靈火鴉后,飛在紅孩兒慶云青蓮上。
    紅孩兒右手張開,風火蒲團飄至掌中。此時風火蒲團卷起,內里是一道紫光。
    拿了紫河老祖,紅孩兒淡淡一笑,向玉帝、袁洪等人施禮,便化作一道青光離去。
    紅孩兒一走,佛門八佛緊隨其后。
    天地初開,此世間生靈道行最高者,不過相當于洪荒的大羅金仙,還是蒙盤恒遺澤。而紅孩兒呢,在洪荒大劫前,就是五氣朝元的大羅金仙。洪荒劫起,天道破,恩澤洪荒,紅孩兒機緣至,斬去惡尸,單就道行,足以碾壓天地億萬生靈。
    眼下紫河老祖消失,聚在玄穹宮中的天地生靈都知道是紅孩兒的緣故,但誰也沒看清楚那紫河老祖是怎么沒的。
    玉帝大袖一甩,在皇玄面前卷過,將他喚回神來。玉帝笑道:“怎么?你也想試試朕的手段?”
    初入玄穹宮時,皇玄何等意氣?只是面對玉帝,他真的生不出一絲反抗之心。他雖然看不出玉帝、紅孩兒的虛實,但能感覺得到玉帝之能遠在紅孩兒之上。對比一下,自己與紫河老祖不過伯仲之間,哪里是玉帝的對手?
    做人,要識時務。一味強硬,無異于自取滅亡。而皇玄呢,心性并非向他表現出來的那么“猛”。此人心機之深遠勝常人,不然也不會被玉帝看上。
    這時,見皇玄仍不做聲,玉帝眼中寒光一聲,輕聲冷哼。
    聽玉帝冷哼,皇玄心頭一凜,忙拜倒在玉帝腳前,口稱:“弟子皇玄,愿與老師學道!”
    “好!”玉帝朗聲道好,把袖子一甩,使了個了類似袖里乾坤的法術,皇玄就不見了。
    收了佳徒,玉帝心滿意足,向袁洪、山河老祖等人一拱手,道:“此間事了,昊天去也!”
    “大天尊慢走!”
    玉帝離去,文殊廣法天尊望了身旁的山河老祖一眼,道:“老祖,請!”
    山河老祖微微搖頭,輕笑道:“人道未興,人教不出。道友請!”
    文殊廣法天尊聞言,再與彩鳳仙子謙讓。
    彩鳳仙子承情,徑自來在瑞靖面前,聲音悅耳,“可愿拜我為師?”
    瑞靖心里暗暗苦笑,說心里話,他不愿意。與盤寰所辟之玄黃不同,無論是洪荒,還是天地,俱都陰盛陽衰,強者少有女流,大能之輩瞧不上女子也不為奇。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與其向紫河老祖那樣,被教訓一頓強行鎮壓,莫不如乖乖拜師,也好給老師留下個好印象。
    瑞靖拜師后,被彩鳳仙子帶走。此時,玄穹宮中除了天地生靈外,就只有袁洪和文殊廣法天尊。
    文殊廣法天尊把目光投向袁洪,似有詢問之意。
    對上文殊廣法天尊的目光,袁洪道:“老師早有法旨降下,道友自便。”
    文殊廣法天尊向袁洪拱手,大步向前,從彌天上人、京丘中間穿過,在人群中點了七八個人,一起帶走。
    在文殊廣法天尊選人時,袁洪就在站在原地靜靜地看著,最后目送文殊廣法天尊離去,他才緩緩開口:“各人有各人的緣法,今……”
    “師兄!”突然,一個聲音兀自響起,將袁洪的話打斷。
    袁洪一怔,他不用看也能聽出那聲音主人是師弟丘引。
    被丘引打斷,袁洪并不生氣,他與丘引雖不是一個老師教的,可極為親近,說是兄弟也不為過。為了區區小事,袁洪萬不會和丘引動怒。
    只是,袁洪有些好奇,不知道自己這個師弟究竟想干什么。
    這時,眾人也都留意到,那個在門外接引八方來客的師兄走進宮中。而且,丘引雙手平舉在胸前,手中托著蟠龍紫玉盤,盤上鋪著乾坤地理圖,圖上躺著一條金鞭。
    看到那金鞭,袁洪二目瞪得溜圓,直直地看著丘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