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927 猛皇玄傲彌天紫河得利

拜托兄弟們支持下我的新妖煞滔天,只要推薦、收藏,這些都不花錢,收藏達到一千,截教仙加更1萬字,推薦達到一千,截教仙再加更一萬字;謝諸位兄弟!
    我們常說,靈寶、靈物都屬外物,乃下乘,自身強大,才是真的強大。
    聽道,就是使自身強大的途經之一。陳九公初次講道,聚天地三千客,那三千人在玄穹宮聽道一場,都有不小的收獲。所以,陳九公第二次講道,就成了天地盛事。
    天道酬勤,卻眷顧強者。能最先趕至玄穹宮者,必然是這天地間一等一的強者。
    盤恒三天、樊王、京丘、京巳,依次坐在六蒲團上。一時間,玄穹宮重歸寧靜。
    玄穹宮大門處人影一閃,金冠金袍之瑞靖踏入宮中,鷹隼般銳利的目光于那六人身上一一掃過。
    蒲團有限,能在玄穹宮中有位子的,必定是少數。沒坐在蒲團上的,心里肯定會有些不舒服,但要說哪人心里最不平衡,必然是第七個來在玄穹宮的。
    就差一步啊!
    瑞靖心中好是懊惱,而且極為不甘,望著那樊王的背影,眸子中陰光閃爍。
    要說,坐蒲團者有六,為何瑞靖專看樊王不爽?無他,只因六人中,樊王最弱,而且三天、二京,只有他樊王落單。
    突然,瑞靖眼中陰光爆射。與此同時,樊王只覺得如芒在背,緩緩睜開雙目,并不身,淡淡開口道:“瑞靖,作甚?”
    瑞靖向前一步,隱于袖中的掌心下寒光一閃,似乎是扣上了什么寶物。
    嗒嗒嗒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入眾人耳中。須臾間,一金甲大漢疾步走入宮中。
    “皇玄!”瑞靖轉頭一看,認出來人身份,身形微微一動,飄在一旁。
    皇玄緊走幾步,虎目圓睜,掃視坐在蒲團上的六人。
    “來晚一步,皇玄得罪了!”在收目光后,皇玄微微昂首,望著玄穹宮頂,向前一拱手,甕聲甕氣的說道。
    聽皇玄此言,在坐幾人紛紛睜開眼睛,但都想不明白這皇玄要干什么。
    皇玄雙肩輕輕一晃,左腳狠狠往地前一踏,就在他整只左腳落地時,陽天上人、曇天上人、彌天上人、梵天、京丘、京巳,都覺得身下猛得一陣,仿佛自己屁股所坐之地要塌陷一般。
    奇怪的是,同在玄穹宮,那瑞靖竟然什么感覺都沒有。
    這時,又有人自外走入宮中,可入內一看,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皇玄,就好像使了個分身術一樣,一個人化作六個,分別沖向坐在六個蒲團上的六人!
    以一挑六!
    主動出擊,不論強弱,一概轟之J玄B猛如斯氣蓋世!
    將皇玄動作收入眼底,瑞靖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饒是他瑞靖,也是考慮再三后,才選六人中最弱的梵王下手。
    和那剛跺腳那下一樣,皇玄出擊,不帶一絲聲響。可此時坐于蒲團上的六人,雙耳畔傳來風雷之音。
    “找死!”彌天上人猛地起身,背后雙劍出鞘,分左右繞至彌天上人面前。
    彌天上人雙掌齊出,于雙劍上一拍,霎時間,劍光璀璨如雷爆,六道劍光齊齊斬出,斬向沖來的六個皇玄。
    皇玄出手,以一挑六。再觀彌天,雙劍出鞘,將連自己在內的六人一起護住。
    皇玄勇猛,彌天高傲,二人相遇,正如針尖對麥芒!
    劍光齊斬,六個皇玄消失,現身時寂靜無聲,消失時悄然無音。
    彌天上人雙手一合,拍得巴掌啪的一聲,六道劍光合于兩處,兩口寶劍再現,彌天上人屈指輕彈,寶劍微微震顫,劍鳴聲似龍吟。
    陡然間,彌天揮手,雙劍倒轉,齊向他背后射出,在彌天上人背后,皇玄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那里,試圖坐上屬于彌天上人的那個蒲團。
    正巧雙劍襲來,皇玄暴喝一聲,雙拳轟出。
    兩聲爆響,兩團狂暴的氣流炸開,一個在曇天上人身前,一個在梵天身前。
    今日玄穹宮內一切爭斗,皆因那六個蒲團而起。在皇玄與彌天上人爭斗時,其他五人也并未離開屬于自己的蒲團。
    轟
    狂暴的氣流在面前炸開,澎湃的壓力撲面而來,曇天上人穩坐如山,面容風輕云淡。
    曇天上人鼻子輕輕一鼓,向外哼氣,面前一切順間湮滅。
    另一邊,梵王雙袖齊揚,使的神通似袖里乾坤,將狂暴、洶涌的氣勁菊袖中。
    噗噗
    兩聲悶響,梵天雙袖爆開,片片碎布飛舞。
    皇玄動身,人沖至梵天面前,一拳搗出。
    梵天長身而起,雙掌于胸前結印,向上一舉,硬將皇玄一拳托住。
    嘭!
    梵天不善近戰,與皇玄狠拼一記,已經吃不消了,腳下一個踉蹌,自蒲團上退下。
    一拳擊退梵天,皇玄得勢不饒人,雙拳齊出,打向梵天。
    “皇玄,莫要欺人太甚!”梵天暴喝一聲,雙手一攏一翻,耀眼金光掌中現,凝聚一朵金花。
    金花花開二十四瓣,上嵌金、銀、琉璃、玻璃、珊瑚、琥珀、赤珠、碼瑙、青金石,光彩熠熠。
    梵天向金花吹氣一口,光華萬丈如幕,將皇玄阻下。
    梵天抬手一指,金花上九寶齊射道道毫光,毫光銳利,扎向皇玄全身。
    起初見梵天被皇玄打離蒲團,京丘、京巳還未梵天捏了把冷汗,此時梵天反擊,搬局面,京丘、京巳暗松一口氣,便也放下心來。
    可這時,一道金光自背后襲向梵天,直把梵天打翻在地。
    “瑞靖!”眼看梵天吃虧,京丘大喝一聲,冷眼望向那出手偷襲的瑞靖。
    瑞靖哈哈一笑,飛身飄向那空出來的蒲團。
    “道友助我!”在瑞靖手下吃了大虧,梵天慌忙起身,對著京丘大喝一聲,自己掌金花抵御皇玄攻擊。
    瑞靖手持一烏金短杵,被仗單刀的京丘攔下,眼看距離那位子僅有一步之遙,梵天看京丘的目光頓時充滿了敵意。
    梵天戰皇玄,京丘斗瑞靖,四人戰作兩團,但彼此都很控制,生怕打壞了玄穹宮,惹得陳九公不滿。
    眼看兄長為梵天出頭,京巳微微曳,張手將屬于京丘的那個蒲團護住,免得為他人所乘。
    京巳剛一出手,即有一道紫光落在那第四個蒲團上,此人身著紫衣,面容冷峻,銀簪束發,名號紫河!
    想看本書最新章節的書友們,索一下,或手機訪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