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4)     

截教仙926 七蒲團暗藏機緣因爭位六人結怨

拜托兄弟們支持我的新書《妖煞沖天》,麻煩大家把推薦票投給新書,并收藏,謝謝!p~~~~~~p盤恒所開之天地,上有三十六天,不過眼下這三十六天大多無主。因為在天地形成之始,天地天法封印三十六天,只有憑借強大法力,或是攻擊強大的寶物,才能破開封印。
    陳九公能破開封印,自立洪荒大道天。倚帝、石夷也有破開封印的本事,而盤恒三天上人身懷至寶,以盤恒開天地之盤恒幡,強破封印,占了三十六天之三!
    三十六天是并列存在的,從太玄境陽恒天、玉玄境曇則天、上玄境彌羅天趕來洪荒大道天,遠比從地界過來要快得多。
    所以,今日盤恒三天上人來的很早,此時玄穹宮內無一人,云臺上也是空蕩蕩的,不見陳九公身影。
    九日前,陳九公招天地三千客,宮中有數十蒲團,是予洪荒仙佛。可今日,玄穹宮中,云臺下方,只有七個蒲團,擺成一排。
    三兄弟相視一眼,都有所明悟。
    彌天上人眼中精光一閃,當先開口道:“二位兄長,吾等機緣至矣!”
    聽彌天上人此言,陽天、曇天齊齊頷首。
    彌天上人劍眉微微一蹙,瞬間做出決斷,抬手向右一指,道:“吾等兄弟三人,乃盤恒神意所化,這前三個蒲團,自當歸吾等所有!大兄為首,二兄次之,小弟再次!”
    “善!”
    “不可!”
    彌天上人話音剛落,就聽陽天上人、曇天上人同時開口,可他們的意思卻是截然相反的。
    彌天上人聞言一怔,向那持不同意見的陽天上人望去。不只是彌天上人如此,就連曇天上人也想不明白,莫大機緣在此,大兄為什么會不同意呢?
    在兩兄弟的注視下,陽天上人神色一正,開口道:“二位賢弟莫忘了那京丘、京巳,他們是道祖弟子。”
    “這……”曇天上人聞其兄長之言,頓時一陣遲疑。是啊,別人不說,那京丘、京巳已入陳九公門下,這前兩個蒲團當由他們來坐。
    彌天上人心高氣傲,冷哼一聲,“那京丘、京巳何許根腳?披毛帶甲之輩,豈能與吾盤恒正宗相提并論?若非九日前,吾三兄弟來得晚了,不然豈叫他兄妹拜入道祖門下?”
    “話雖如此,但……”陽天上人仍是搖頭,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就聽到宮外傳來一人和丘引對話的聲音。
    待陽天上人一回頭,就見自己三弟已坐在那第三個蒲團之上。
    彌天上人坐下,在他之前還有兩個蒲團,完全可以留給京丘、京巳,陽天上人和曇天上人可占第四、五蒲團。但他們知道自己三弟的用意,雖心有所慮,但盤恒三天一體所出同進同退,陽天上人幽幽一嘆,嘆息聲落下,人已坐上右首第一個蒲團。
    彌天、陽天皆以落座,曇天上人自然不會再在原地站立,將身一晃,直接坐在兩兄弟中間。
    曇天上人剛剛坐定,一個聲音傳入玄穹宮中。
    “二位道友果然了得,梵王早行,也僅僅先到了一步。”
    說話聲中,梵王與京丘、京巳并肩走入宮中。一進玄穹宮中,梵王話音止住,眉頭緊皺地看著盤恒三天上人。
    京丘、京巳兩兄妹相視一眼,快速地交換個眼色,只見京丘沖京巳微微搖頭。
    冥冥之中,京丘、京巳感應到這七個座位暗藏玄機。如果能往前面坐,誰也不愿yì在后面。
    只是凡事都有先來后到,自己兄妹確實是來晚一步,想要坐前兩個蒲團,就免不了與盤恒三天發生爭執。兄妹倆以眉目傳遞信息,交換下意見,決定暫且忍下,不在玄穹宮中滋事,免得惹來麻煩。
    可是,就在兄妹二人一起做出決定之時,身旁的梵王大叫一聲,手指陽天上人喝道:“呔!爾乃何人?敢居上位?莫不知這二位道友乃道祖門人?”
    梵王此言一出,京丘、京巳面上齊齊變色,他們與梵王相識多年,知道梵王不是要坑人,是真心為自己兄妹出頭。可是,梵王此時此舉,是平白招惹麻煩啊。
    梵王話音剛落,就見彌天上人面顯怒色,背后兩口寶劍顫動,似要出鞘殺人。這時,曇天上人起身,側身同時右手在彌天上人右肩上一拍,彌天上人背上雙劍頓時安靜下去。
    曇天上人看了梵天一眼,又沖京丘、京巳兄妹點頭示意,然hòu抱拳拱手,微微側身向身后云臺上拱手,道:“道祖有言:‘入玄穹宮者,皆為有緣’,三位有緣,吾三兄弟亦是有緣,只因先來一步,就與這三尊位結緣。”
    聽曇天上人此言,京丘連忙攔住梵王,見曇天上人這態度,就知道他們三兄弟是不會讓位了。好說好商量不行,在玄穹宮中又不能動手,那再爭執下去還有什么意義?
    京丘拉住梵王,不讓他強行出頭。京巳面露笑顏,對曇天上人道:“三位道友氣運非凡,居上首三位理所當然!”
    曇天上人聞言淡笑,向京巳一拱手,回身在自己位子上坐下。
    此時見梵王還是一臉不忿,京巳微微搖頭,小聲對他道:“玄穹宮乃老師講道說法之處,道友萬萬不可胡來,且稍安勿躁,速速占了座位才是!”
    隨著京巳出言,只聽玄穹宮外又傳來他人與丘引說話的聲音,梵王才冷靜下來,知道眼下不是爭斗之時,忙對京丘、京巳道:“二位道友所言甚是,是梵王孟浪了!”說著,梵王抬手向蒲團方向一指,“二位道友先行上座!”
    剛剛拒絕了梵王為自己兄妹出頭的好意,京巳心有不忍,對梵王道:“道友請!”
    聽京巳要將第四個蒲團讓給梵王,京丘一怔,眼中光芒一閃,同樣勸說梵王,只聽他道:“道友,速速上座,莫要耽誤了大事!”說完,京丘抬手一推,將那毫無準備的梵王推到彌天上人身旁。
    當梵王止住后退的腳步時,人已到了蒲團前,當他反應過來時,京丘、京巳已穩穩坐在第四、五蒲團之上。這時,有人進入玄穹宮中,梵王不再猶豫,直接坐上蒲團,于彌天上人和京丘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