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19)      第939章封印倚帝(11-19)      第938章因果(11-19)     

截教仙935 九象圖現護窫窳九公返洪荒求助

三千毀滅之道挾裹無盡毀滅之力,隨混元劍斬在護住宇宙之紅光上。那護持宇宙之天象上不顯一絲波瀾,將混元劍連同三千毀滅之道盡都擋住。
    十八個元會前,盤古開辟洪荒,有混沌魔神窫窳試圖潛入洪荒,吞三千大道,毀洪荒億萬生靈成道之機。多虧有天道出現,阻擋窫窳,除了洪荒一劫。
    而今,陳九公要入盤亙所辟之宇宙,卻被宇宙天象攔住。
    陳九公一劍未能斬破宇宙天象,知這宇宙天象實乃盤亙參悟亙之烙印修煉出的天地九象所成,自己三千毀滅之道未能衍化完全,暫時破不得這宇宙天象。
    這時,窫窳還在宇宙之外,見陳九公含著殺意的目光向自己投來,不禁心頭一顫,將手中雙叉一分,瞬間有千萬太素叉出現在窫窳身外,齊齊指向陳九公。
    窫窳這一招陳九公見過,當日窫窳欲從盤亙手中奪太始劍,用的就是這一招。
    陳九公倒不能像盤亙那般,靠著肉身硬抗。他將混元劍一震,三千紫光出現在陳九公周圍,迎上那些太素叉。
    太素叉遇毀滅之道,一只只破碎。而毀滅之道所成紫光不破,紛紛向窫窳疾射而去。
    三千道紫光迎面飛來,窫窳只覺得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將自己籠罩,那毀滅萬物的氣息,讓窫窳心里一陣冰涼。
    窫窳大喝一聲,在生死關頭,他催動萬宙轉輪,試圖使時光倒流。
    陳九公能夠感覺到,那萬宙轉輪一動,自己的三千毀滅之道都仿佛被什么束縛住了一樣,竟然有停滯之勢。
    陳九公將手中混元劍一搖,混元劍離手,于空中化作三千道紫色劍光,一起向前飛去。這三千道劍光一出,一一與毀滅之道融合。三千劍光合三千毀滅之道,剎那間紫光無盡,瞬間來在窫窳近前,好像化身一只巨獸,張開血盆大口,要將窫窳一口吞下。
    十大混沌魔神之第五,亙古恒寰之絕世強者窫窳,此時在這紫光面前,顯得那般渺小。已退至宇宙天象所成紅光前,窫窳已無退路!
    可能是窫窳命不該絕,就在危難關頭,他身后紅光一閃,一道九色光華于自紅光上彈射而出,于窫窳身前化作一幅九色圖卷,徐徐展開。
    九象圖,應宇宙而生,如那天地玄黃玲瓏塔之于洪荒,亦如七彩虹光之于玄黃。
    九色圖展開,九色光芒閃現,將三千毀滅之道擋住。這時,宇宙天象開了一道口子,正可容一人通過。
    窫窳忙將身一動,順那里入得宇宙,緊接著紅光合上。陳九公目光所及,已不見了窫窳。
    再看那九象圖,化作一道光華沖在紅光上,消失不見。
    見窫窳、九色圖相繼消失,陳九公面色陰沉,沉默不語。半響之后,陳九公化作一道紫光,直往洪荒飛去。
    事已至此,陳九公心里明白自己是中了盤亙算計,這也讓陳九公意識到,在這亙古恒寰之混沌,單打獨斗是不成了。得有幾個心腹之人,為自己提供助力。
    沒錯,陳九公需要心腹。那闥非雖有大神通,可卻算不得心腹。窫凡、窫抵值得一信,可是能耐又不怎么樣。如果要對付窫窳、倚帝這樣的強者,他們恐怕是幫不上什么忙的。
    所以,陳九公要回洪荒,聚攏些能人,然后再出洪荒,再戰于亙古恒寰之間。
    陳九公剛至洪荒前,就見老子現身,老子一見陳九公,就向他問道:“九公,混沌中可是發生了什么大事?”
    陳九公聞言,點點頭應道:“盤寰辟玄黃,盤亙成宇宙。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并勢將成,九公欲謀盤恒將開之天地,只因勢單力薄,才歸回洪荒,邀上幾位教主,去與那盤恒、倚帝爭上一爭!”
    “原來如此!”聽陳九公此言,老子眼中赤光流轉,道:“自九公送回亙古恒寰之烙印后,洪荒各教教主皆已閉關,只怕短期之內無法為九公助力。”
    “如此……也罷!”陳九公翻手間拿出一塊白玉,遞在老子面前,正是他此出洪荒之收獲,三份古之烙印、二份寰之烙印和一份亙之烙印。
    老子接過白玉,看也不看就將其置入袖中,緊接著就說道:“九公,幾位教主雖都閉關,但各教門下山河、地藏,皆已得證混元,都可助教主一臂之力。”
    陳九公聽老子此言,頷首表示贊同。的確,此行或許請不出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但此時的地藏王佛、山河老祖、鎮元子、孔宣、袁洪都已證混元。雖不如那幾位,但給自己打打下手,是絕對能勝任的。
    “多謝道祖指點!”陳九公向老子道謝,當即就要起身,入洪荒去往大赤天。
    “九公,留步!”見陳九公要走,老子連忙出言將他喚住。
    陳九公止住去勢,回身向老子問道:“道祖還有何賜教?”
    “賜教不敢當。”老子微微一笑,道:“教主此去,不妨將各教英才都帶上一二。待入得盤恒所開之天地,揚吾洪荒各教道統,豈非大善?”
    “大善!”陳九公撫掌稱善,別了老子,降在洪荒混沌間,直往大赤天,去請山河老祖相助。
    陳九公徑自來在大赤天外,就見山河老祖急匆匆從大赤天內走出,向陳九公致歉,“教主遠來,有失遠迎,萬望恕罪。”
    陳九公微微擺手,道:“不請自來,實乃惡客,只望道友莫要怪罪才是。”
    “不敢,不敢。”山河老祖道:“玄都教主閉關悟道,大赤天由山河主事,只能委屈教主,往我宮中稍坐。”
    “這就不必了,九公此來是為尋道友。”
    “哦?”山河老祖一怔,忙問道:“敢問教主,尋山河有何貴干?”
    陳九公當即將自己來找他的目地道出,而山河老祖聽完陳九公這番話,直接應道:“娘娘與玄都教主閉關前,都曾賜下法旨,人教上下任憑教主差遣。恭請教主稍候,待山河取了靈寶,就與您同去。”
    “道友莫急。”聽山河老祖此言,陳九公心中暗喜,可卻攔住山河老祖,“我還要往靈山、黑云山走上一遭。道友不必心急,只需明日正午,去太清道祖之處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