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96 斬尸

是什么寶物能對陳九公產生這么大誘惑?
    離地焰光旗!
    當日洪荒星空一戰,陳九公有素色云界旗在手,以一人之力大戰四位上古大巫絲毫不落下風,足以見此寶防御的重要性。
    老君知道這陳九公身懷落寶金錢這等逆天法寶,又有青萍劍、定海珠、紫電錘、混元金斗在手。如今就差這么一件防御至寶。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自是不用說了,就是陳九公拿整個北俱蘆洲來換,老君也不會答應。如果單換峨眉山的話,以這離地焰光旗,不信陳九公不動心。
    當然,老君也知道。陳九公若是有了這離地焰光旗,此子日后就越發的難對付了。不過,那峨眉山事關太清一脈氣運,不得不以此至寶作為交換。
    “不可。”老君沒想到,想也沒想,陳九公就直接開口拒絕了。
    “哦?”畢竟是圣人之尊,而且還是六圣之首,老君雖驚訝,但眼中精光一閃,“為何?”
    搖了搖頭,陳九公正色道:“峨眉乃我老師開辟洞府之所在,決不可輕易予人。”
    聽到陳九公竟然是以這理由拒絕,老君微微一笑,“那峨眉山綿延千里,汝老師趙公明當年雖在山上開辟一洞府,但也羅浮洞只在方圓百里之內走動。汝若一再堅持,可將那羅浮洞所在山峰截去便是。”
    “這……”如今佛門將興,截教沒有太極圖盤古幡那樣的先天至寶,日后佛門七、八位準圣一起出手,就是玉帝、王母相助也未必能抵擋得住。所以,一件頂級防御至寶是陳九公極為渴求的。
    正如老君所言,趙公明在峨眉山上也不過住了才二百多年,實在不行就將羅浮洞所在的山頭削去移走便是。但作為后世之人,陳九公知道日后蜀山興盛之時,佛門大能尚且要為其張目來討好蜀山,而峨眉山作為蜀山劍派根基之地,絕對是凝聚氣運之所在。
    陳九公在峨眉山待得日子也不算短,不過卻沒有發現這峨眉山對自己的氣運有什么助力。如今自己將得北俱蘆洲整整一州之地,要什么樣的仙山沒有。而且到時這峨眉地處南瞻部洲,與北俱蘆洲相隔甚遠,自己坐鎮北俱蘆洲的話,這峨眉還得留人看守。
    不過,今日老君親自開口,就證明這位混元圣人也看出峨眉山對蜀山劍派,甚至可以說對人教都是至關重要的。重要到老君可以用一件頂級防御至寶,先天五方旗之一的離地焰光旗來作為交換。
    老君也知道以陳九公現在的本事,等北俱蘆州之事功德圓滿,就可斬去一尸,若再有離地焰光旗在手,那時的陳九公攻防皆備,在圣人之下,除了那三位老牌準圣之外,恐怕再無人可以一對一的勝過他了。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老君仍然都能下定決心用離地焰光旗作為交換,足以說明峨眉對人教的重要性。
    峨眉山對于陳九公和截教來說就是普通的道場,但對于蜀山來說就不一樣了,陳九公也希望得到離地焰光旗,但若是讓人教借此大興,興盛到難以抵擋的程度,就未免得不償失了。
    就在陳九公陷入沉思之時,突然心頭一震,往西方望去,只見西方一片金光升起,似乎有萬人高呼“南無大日如來佛”。
    望著那金光之中三足金烏之相,陳九公輕嘆一聲,“看來是不能不換了。”
    西昆侖散人陸壓道人入大乘佛教化為大日如來佛,大乘佛教上古佛歸位。而陸壓也借此斬去一尸,成了佛門之中第一位準圣。
    “原我來世,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自身光明熾然,照耀無量無數無邊世界。以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隨形、莊嚴其身,令一切有情,如我無異……愿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惜。貧無衣服。蚊蟲寒熱。晝夜逼惱。若聞我名。專念受持。如其所好。即得種種上妙衣服。亦得一切。實莊嚴具。華麗。涂香。鼓樂。眾伎。隨心所欲。皆令滿足。南無琉璃光王佛!”
    “南無琉璃光王佛!”
    一個洪亮的聲音自西方傳來,一時間整個西賀牛州宛若白晝一般,三尊萬丈佛陀金身在靈山之上。大乘佛教南無過去未來現在三世佛,盡數歸位。
    若是沒有陳九公,老君出函谷關化胡為佛應該發生在春秋時期。可如今西周剛剛代商,老君就西行至此,而此時大乘佛教氣運尚未穩固,若三佛再不歸位,等老子小乘佛教一立,恐將大乘佛教氣運將被其掠奪。所以,準提佛母決定讓過去、未來佛提前歸位。
    本來大乘佛教上古佛應該是燃燈道人入佛門后享此尊位,但此時燃燈修為尚未恢復,準提佛母只能讓陸壓道人化為大日如來頂上去。
    如此一來,不但鞏固了大乘佛教氣運,而且佛門還多出了兩位準圣。
    此事對佛門來說是好事,但對陳九公來說可不是什么好事。北俱蘆洲之上煞氣、污穢即將被自己清理干凈,而功成之日就是自己斬尸之時,也將會是佛門來攻之時。若是沒有這離地焰光旗,恐怕自己還真難以一敵二。
    這時可能有人會問不是還有王母的素色云界旗嘛?要知雖同為五方旗,但素色云界旗畢竟是王母之物,陳九公沒將其煉化,就不能發揮出素色云界旗的全部威力。要是得了離地焰光旗,陳九公將其祭煉,發揮出此寶十成威力,就算佛門兩位沒有攻擊至寶的準圣聯手,陳九公也不懼他們。
    陳九公的目光放在老君身上,老君此次西行似乎不是這么簡單。原本還以為他是想讓自己師伯多寶道人立小乘佛教分薄佛門氣運,但現在看來,老君提前出函谷關是要以此逼大乘佛教三佛歸位,進而逼著自己拿峨眉山交換離地焰光旗。
    想到此處,陳九公輕嘆一聲,“就依圣人之言,以峨眉山換這離地焰光旗。”
    老君聞言淡淡一笑,抹去在離地焰光旗中的真靈印記,將其交給陳九公,“當年道祖在分寶崖上共擱置三百六十五件先天靈寶,正合周天之數,但頂級先天靈寶少之又少。”
    少嗎?加上這離地焰光旗,陳九公一人手里就有四件。不過正如老君所言,當年三百六十五件先天靈寶之中,頂級先天靈寶絕不超過五十件。但陳九公此時在意的是老君接下來的話。
    “什么是頂級先天靈寶?只有蘊含大道法則的先天靈寶,才是頂級先天靈寶。”
    大道法則?自己原來就有紫電錘、定海珠、落寶金錢三件,怎么什么都沒有發現。
    “大羅金仙機緣一至即可斬尸,而斬尸之后,對大道法則的領悟就變得至關重要。同是斬去一尸的準圣,若是有人能夠從頂級先天靈寶中領悟出一絲大道法則,那他將會很容易的戰勝其他同樣斬去一尸的準圣。”
    陳九公聞言眼前一亮,只要北俱蘆洲功德圓滿,自己就將教派之事交給師伯、師弟和申公豹,好生研究一番自己手中的四件頂級先天靈寶。
    “多寶,汝轉世去吧。”
    “是!”
    “師伯。”
    多寶道人聽到陳九公喊自己,停住腳步,回身看著陳九公道:“師侄放心,多寶永為截教弟子,今日之事,多寶他日定當回金鰲島向老師請罪。”多寶道人的情況和那闡教四仙不同,多寶道人若是不如此,也出不了大赤天。雖然現在入了佛門,但心在截教,通天教主心里也明白,也不會怪弟子什么。但闡教四仙的性質可就不一樣了,主動叛教,日后大劫來臨之際,元始天尊必定要出手清理門戶。
    陳九公也知道多寶道人和孔宣是被逼無奈,聽多寶之言點了點頭,可就在這時,陳九公背上青萍劍上青光一閃,一絲細微的聲音傳入陳九公耳中。
    從袖中取出誅仙陣圖,陳九公將其遞在多寶道人身前,“師伯,師祖命我將此物于你。”
    “這怎生使得?”多寶道人連忙將誅仙陣圖往外一推,拒絕道:“多寶今日背師另入旁門,豈可再貪圖師門至寶。”
    再次將誅仙陣圖推到多寶道人面前,陳九公直視多寶二目,“師伯,師祖要你日后將那誅仙四劍一并取回,再親手將這陣圖一起歸還師祖座前。”
    “老師!”多寶道人心頭一顫,捧著陣圖,淚水止不住從眼眶流下。
    此時端坐青牛之上的老君心底一嘆,通天教主如此所作所為,怪不得門下弟子甘愿舍生忘死,只為護教。相比之下,同為盤古元神所化的元始天尊遠遠比不得通天教主。
    天竺舉國上至王侯將相,下至販夫走卒皆信佛教。天竺釋迦凈飯王的王后摩耶夫人懷胎十月,根據本地風俗,回娘家分娩,途經蘭毗尼園,于無憂樹下誕下太子悉達多。太子自摩耶夫人右肋而出,下地能走,周行七步,步步生蓮,乃遍觀四方,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道:“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這時有二條龍,一吐溫水,一吐涼水,給他洗浴。
    不過這時,陳九公已經回峨眉山去了。而那長眉,本來老君讓陳九公帶著他,但陳九公卻說自己尚要安排一下門中搬遷之事。讓長眉自己去峨眉山,等他到峨眉山的時候,陳九公等及截教弟子就已經離開了。
    在陳九公看來,這長眉資質或許不錯,又有氣運在身。不過,他現在一絲修為都沒有,就算有老子九轉金丹相助,蜀山一脈要想興盛,沒有千年光景也是枉然的。再說了,等長眉從此處走到峨眉山以后,陳九公是離開了,但那時峨眉山上有多少山精妖怪陳九公可就說不準了。
    對陳九公這個牽強的理由,老君竟然答應了。陳九公心里怎樣算計,老君豈會不知。不過這樣一來,對長眉也不失為一種磨練。混元圣人元神寄托虛空,不死不滅,有的是時間。再說了,教派氣運之爭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人教蜀山需千年才可大興,你截教呢?
    師伯多寶轉世去了,但有師叔孔宣尚在,陳九公向孔宣一禮,“師叔保重。”
    點了點頭,孔宣淡淡說道:“師侄保重。”
    回身再向老君一禮,剛才指點之恩,陳九公以這一禮相還。而后騰云而起,消失在函谷關前。
    ~~~~~~~~~~~~~~~~~~~~~~~~~~~~
    感謝霸龍槍、英倫玫瑰、貓扣子、浮云盡散、天行者*零峰、07101954890、大夢¥未醒七位大大的打賞,感謝你們,我會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