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925 玄穹宮再開三天爭座次

陳九公講道,可謂是天地盛事。p雖然只有半個時辰,可卻讓三千圣靈回味無窮。他們一個個急匆匆地離開洪荒大道天,往下界去。這么著急,就是為了趕快回歸住處,將聽道所得消化理解。
    太煥極耀天。
    倚帝、石夷相聚,他們二人正在商議如何對付陳九公。只是,不管他們怎么謀劃,都覺得毫無勝算。
    無論是倚帝,還是石夷,他們單打獨斗都不是陳九公的對手。若是聯起手來,夠放下一切私心與陳九公搏命的話,是有一絲勝算。但別忘了,陳九公不是一個人。六位混沌大羅金仙,雖然不及倚帝、石夷,可只要能幫陳九公托住他們其中一人,足可助陳九公把他倆一一打殺。
    所以在再三研究之后,倚帝、石夷得出一個結論,若想擊殺陳九公,必須得找些幫手才行。
    可是,天象封天地,倚帝、石夷無法出天地去尋幫手。而天地之內呢,陳九公一講道,億萬生靈中最強的三千人都跑到洪荒大道天去了。再這么下去,陳九公的勢力必定會越來越強。
    “不能再這么下去了!”石夷堅定地對倚帝說道。
    倚帝眼中寒光陡轉,沉吟片刻才問石夷:“汝意欲如何?”
    石夷沒有答話,起身就走,離開太煥極耀天。
    見石夷就這么走了,倚帝愣了愣,臉上神色變幻。
    短短九天,一晃而過。但天地生靈在這九天里,過得可不平靜。那些曾上大道天聽過陳九公講道的,一個個心里就像被貓抓弄一般,急不可耐。那些不曾去過大道天的,又分成兩類。能耐不夠,上不了天的,心里是羨慕嫉妒恨。有些自己感覺能到達大道天的,就憋足了勁兒,就等著時候一到。就趕往大道天,一定要聽道祖講道。
    道祖?
    沒錯,自丘引告訴他們,陳九公傳講的并非是天地大法。而是天地大道之后,天地生靈就尊陳九公為道祖。那三千幸運兒,也就是聽過陳九公講道的那些人,在與人閑談時更是直接稱陳九公為師!
    對了,還有更幸運的京丘、京巳兄妹。自打從大道天歸來。他們所居之二京山就沒斷了來人。有敘舊的,有攀關系的,還有拉交情的,弄得京丘、京巳頭都大了。
    兄妹倆好不容易挨過了九天,就急匆匆地出了二京山,往天上飛去。
    “二位道友,請留步!”一個聲音自京丘、京巳身后傳來,兄妹倆聽出這是老朋友梵天的聲音,才止住身形,齊齊向身后望去。
    一襲青衫的梵天踏云而來。向京丘、京巳拱手道:“二位道友,這是要往哪里去啊?”
    自玄穹宮開講后,“道友”這個詞就在天地間流傳開來,作為始作俑者的丘引不知道,他的熱情給這天地增添了許多新的元素。
    京丘、京巳同這梵天交情不淺,聽他之言,京丘笑笑,指著遠處疾飛而過的道道流光,“老師還未開講,就都急著上天了。”
    梵天搖頭苦笑。道:“道祖未開大道天,誰也尋不著大道天之所在。只是吾等都不甘心,才來天界苦苦尋找。”說到此處,梵天向京丘一揖。“梵天有一事相求,萬望道友應允。”
    聽梵天之言,京丘、京巳相視一眼,然后京丘和梵天一樣,搖頭苦笑:“不瞞道友,我兄妹也不知大道天之所在。”
    “哦?怎么可能?”
    就在這時。陳九公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玄穹宮開,有緣者皆可來大道天聽道!”
    就在一秒鐘前,眾人還尋不到大道天之所在。可隨著陳九公聲音落下后,冥冥之中所有人腦海中都有了通往大道天的清晰路線。
    “老師大法!”梵天遙向大道天方向一揖,然后對京丘、京巳道:“二位道友,梵天先行一步!”說完,整個人化作一道白光急匆匆飛走。
    見梵天匆忙遁走,京巳姣好的面容上露出一絲急色,對身旁京丘道:“大兄,你我也快些動身,莫要去晚了,惹得老師不快!”
    “哈哈哈……”京丘哈哈一笑,臉上盡是傲然之色,“妹子!天地之間,還有誰人能在腳力上勝過你我兄妹?”
    京巳聞言,輕笑道:“兄長此言甚是!當日就是因為咱們兄妹最先到了玄穹宮,才蒙機緣拜入老師門下!今日,你我也不可落后于人!”
    “那是自然!”
    兄妹倆將身一晃,化作兩道青光急速向大道天飛去。
    和梵天、京丘、京巳一樣,很多人都拼盡全力趕往大道天。只是進入大道天后,他們遇上了陳九公所布下的重重陣法。
    太煥極耀天!
    倚帝盤膝坐于虛空,太始劍橫于他雙膝之上。在他頭頂,懸著天地清濁玲瓏寶塔,寶塔緩緩轉動,并垂下道道清濁之氣。
    “呼……”倚帝猛然睜開雙眼,口中吐出氣流,氣分清濁。
    天地清濁玲瓏寶塔緩緩下降,在下降的過程中,由三丈之高縮至三尺,又由三尺縮成三寸,消失在倚帝頭頂。
    倚帝剛收了天地清濁玲瓏寶塔,就聽到了陳九公的聲音。倚帝冷哼一聲,拿起置于膝上的太始劍,輕撫劍身,然后自虛空起身,將身一晃,人已消失在太煥極耀天中。
    洪荒大道天。
    玄穹宮外,今日接引八方來客的不再是黃千目,而換成了丘引。這差事是他主動,向陳九公求來的。
    雖然不知道師弟姚少司是怎么交待他的,不過陳九公什么也沒有問,按著丘引所求,將這差事予了他。
    站在玄穹宮外,丘引遙見三人飛來,眼中精光一閃,喃喃道:“盤恒三天,盤恒神意三分所化,只可惜……”說到此處,丘引微微搖頭。
    可轉瞬間,丘引臉上掛滿了笑容,向陽天、曇天和彌天迎去。
    “三位道友,別來無恙啊!”
    見是丘引,陽天上人連忙向他拱手,道:“見過道友!”
    這時,彌天上人問丘引,道:“道友,可有人趕在我兄弟前面?”
    聽彌天上人所問,丘引微微一笑,搖頭道:“今日,三位道友來的最早!請!”
    “多謝!”彌天上人向丘引道謝,然后急忙往宮中走去。
    陽天、曇天向丘引歉意地點點頭,緊隨彌天而去。
    丘引看了三人背影一眼,然后笑著搖搖頭,口中喃喃道:“看來今日是要熱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