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1)     

截教仙923 洪荒大道三千客盤恒三天拜九公

陳九公于玄穹宮中講道,引天地三千先天生靈入得洪荒大道天。p陳九公開講,他毫不藏私,講的是截教上清仙法上卷。p截教上清仙法,分上、中、下三卷,上卷雖不高深,但精妙非凡,是修煉入道之絕佳法門。
    朝聞道,夕死足矣!這句話對所有人都適用。在天地間,隨至人之名一起流傳的,還有九千大法之說。可是,所有人都只是知道有這么個概念,卻從來沒有任何人得到過任何修煉法門。這些先天生靈都是靠本能汲取天地靈氣修煉,雖都小有成就,但卻難成大器。
    玄穹宮內,大道天中,天地三千客,本性雖各有不同,但此時此刻都從心里感激陳九公授道之恩。
    陳九公第一次講道,時間不長,僅僅半個時辰。半個時辰的講道,天地生靈哪里聽得過癮。只是,陳九公的聲音遍傳玄穹天。
    “今日講道至此結束,爾等速速離去,百日后玄穹宮再開,到時再各憑機緣前來聽講。”
    陳九公這番話大有深意,特別是最后一句“到時再各憑機緣前來聽講”,只是很多人都只在意陳九公前面說的“百日后玄穹宮再開”,全都滿懷著希望離去。
    玄穹宮內,黃千目自蒲團上起身,抬起手臂,示意那些席地而坐的天地生靈離去。
    天地間這些先天生靈根腳深厚,其中有些翹楚,神通更在黃千目之上。像那盤恒三天,個個身負準圣戰力。可是,黃千目代表的是陳九公,眾人不敢不從,一個個起身,向陳九公拜過后,才走出玄穹宮。
    就在這時,坐在云臺上的陳九公突然開口,喚道:“京丘、京巳。”
    “弟子在!”
    聽到陳九公叫自己兄妹名字。京丘、京巳連忙起身。
    陳九公道:“爾等也同他們一道歸去,待吾九次講道后,再收爾等入門!”
    陳九公此言一出,玄穹宮所有人都大為吃驚。洪荒眾人想不明白陳九公既已與這兄妹定下師徒緣分。為何又要趕他們回去。天地蒼生則是驚訝地看著京丘、京巳,他們中有些人認得京丘、京巳,只是剛才聽道時全神貫注,沒有注意到他倆。要不是聽陳九公說,他們還不知道這兄妹倆得了莫大機緣。
    不久前剛剛定了師徒名分。京丘、京巳想趁早成拜師之禮,正式入得截教門墻。不想陳九公叫他們離去,兄弟倆不想走,可是心里有些畏懼,不敢違逆陳九公的話。
    又是丘引!
    只見丘引起身,向京丘、京巳擺擺手,示意他們跟著自己出去。
    在京丘、京巳心中,丘引這個師兄是個大好人,他們打心眼里愿意與丘引親近,便順從地跟著丘引。一起出了玄穹宮。
    一時間,許多天地生靈都對京丘、京巳羨慕不已。
    在天地生靈都離去后,陳九公對宮中眾人道:“諸位,九日之后,我在于玄穹宮講道。講道三個時辰,而后有諸位分講。”
    陳九公話音剛落,山河老祖就起身,向陳九公一揖到底,大聲道:“山河代人教上下,拜謝教主大恩。”
    有山河老祖帶頭。各教門人紛紛起身,向陳九公拜謝。
    陳九公沒有推辭,受了眾人之禮,待眾人起身后。他才正色道:“封神劫前,有幸得恩師收入門墻,修道于峨眉……”
    陳九公說這番話時,眾人無不打起精神,就連那些坐著的截教弟子紛紛起身,垂手而立。聆聽陳九公教誨。
    陳九公若有所思,眼中古之焰停滯,“恩師教誨,九公銘記于心,永不忘卻與師弟同入羅浮洞時,恩師有教:‘道者,心為本。修道,當修心’。今日,我奉勸諸位,傳道,亦傳心!”
    眾人高聲齊道:“教主教誨,我等謹記在心!”
    陳九公微微頷首,又道:“吾言傳心,不只傳修心之法,亦是勸諸位謹守本心。想那鴻鈞前車之鑒,吾等當用心待這天地生靈,不可視他們為異類。只有誠心待人,人才會以誠心待我!”
    眾人再次齊聲響應。
    該說的都說了,陳九公不再多言,微微抬手示意。眾人向陳九公告辭,魚貫而出,各回洞府、道場。
    此時,玄穹宮內,就只有陳九公與他門下弟子。袁洪湊到云臺前,向陳九公道:“老師,那陽天、曇天、彌天乃盤恒神意三分,怕是教化不得。”
    陳九公抬手在袁洪腦后一拍,笑道:“猴兒,莫忘了我截教教義。有教無類,不只是說說罷了。我傳道天地,凡有緣者,皆可聽為師受我截教一卷上清仙法。不過,只有入我門墻,方才能受我截教道統。”
    袁洪挨了陳九公一巴掌,也不覺得疼,但微微低下頭,向陳九公再問:“敢問老師,若那三天要拜師,老師收是不收。”
    陳九公淡淡一笑,反問道:“此等良才,若愿拜師,為師豈有不收之禮。”
    “那……”聽陳九公這么說,袁洪繼續開口,還想要說些什么。
    可這時,陳九公出言,打斷了袁洪的話,“為師剛才說過,我等誠心待人,才能叫人誠心待我。”
    “老師容稟。”戴禮向陳九公道:“我截教門人肝膽相照,凡入我截教門墻者,弟子等人必以誠心帶他。只是三天為盤恒所化,若懷有貳心,他日反噬又該如何是好?”
    戴禮說的都是心里話,他倒沒有什么“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觀念。像那京丘、京巳入門,他就毫不擔心。陳九公若收別人為徒,他也不擔心。可是,陽天、曇天和彌天不同,他們是盤恒所化。想盤恒與陳九公之間的因果,戴禮心中擔憂,不得不問個明白。
    陳九公看了看戴禮,又看了看常昊、吳龍,見他們都在點頭,陳九公不由得微微一笑。此時此刻,陳九公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女人的身影,她頭戴金霞冠,身披火龍衣,眉宇間藏著幾分煞氣,一身英武,颯爽英姿。
    陳九公眼中古之焰跳動,他仿佛看見火靈圣母就站在自己面前,高昂著頭,神色無比堅定地對自己說:“師弟當記‘叛吾截教者,死!’,無論是誰,只要叛教,吾等都必須將其誅殺!”
    袁洪、戴禮、常昊、吳龍,還有剛剛從宮外走進來的黃千目、丘引,都看到自己老師(師伯)臉上突然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只聽他說道:“截教門人聽命!”
    陳九公此言一出,眾門人連忙正衣冠,紛紛躬身等候陳九公之法旨。
    陳九公自云臺上緩緩起身,其身直如勁松,大聲道:“爾等切記:叛吾截教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