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922 玄穹宮門開往來有緣人

洪荒大道天,無上玄穹府!p時隔多年之后,陳九公再收弟子,京丘、京巳,兩個幸運兒,不知是天數使然,還是命中注定,拜入陳九公門下,為截教四代弟子。
    在丘引的殷勤幫助下,京丘、京巳于蒲團上坐定。他們這邊剛剛坐下,就有人從外面走進玄穹宮中。
    此人身披靛青衣,頭上無冠,披頭散發,背背兩口寶劍,進到宮中后,見玄穹宮中已經坐了這么多人,面色瞬間變得陰沉。
    在來人掃視玄穹宮中眾人之時,眾人也在暗暗打量來人。因為在他還未入宮之前,宮中幾位強者就察覺到了他那犀利的氣息。
    袁洪剛剛坐下,看了眼青衣人,然后向云臺上望去,卻見陳九公緩緩閉上了二目。袁洪搖搖頭,從蒲團上起身,繞過眾人,向來人走去。“來者何人?”
    來人眉頭一挑,開口講話,他聲音冰冷,“吾乃盤恒彌天上人,居上玄境彌羅天,聞至人之音,特來聽至人說法。”
    袁洪聞言,微微點頭,然后又搖頭。聽來人自報家門,袁洪猜到他應該就是盤恒神意三分所化,當即笑道:“洪荒大道天,無上玄穹宮,不見至人,唯見吾師!吾師非圣人,所講亦非法。”
    “哦?”聽得袁洪此言,彌天上人似乎很感興趣,急問道:“敢問尊師所傳,非法又為何?”
    “道也!”
    “道……”彌天上人二目一亮,向袁洪一拱手,“吾尚有兄長二人,待吾歸去,將他們一起喚來,同聽老師講道!”說完。轉身就向宮外走去。
    袁洪似乎還想要說些什么,但那彌天上人走得匆忙,還沒等袁洪開口。人已出了玄穹宮。
    袁洪張了張口,見人已離去。將身轉過,向陳九公望去。正巧陳九公睜開二目,看見袁洪投來的目光,只是笑笑,沖著袁洪微微搖頭,什么都沒有說。
    這時,宮外有人說話,是來玄穹宮者正在與黃千目問答。
    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袁洪快步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
    眼看著袁洪坐下,丘引起身,向陳九公一揖。此刻,有人走入宮中,丘引便站在一旁,引他們上前參拜陳九公。
    來人和前面的京丘、京巳、彌天上人一樣,都以為這玄穹宮中大能乃天地至人,現在聽丘引簡單講說陳九公來歷,才紛紛改口。
    有身穿青衣者,面容祥和。頭梳抓髻,向陳九公拜道:“梵王,拜見老師。老師圣壽!”
    有內著白服,外罩金袍者,面容剛毅,頭戴金冠,向陳九公拜道:“瑞靖,拜見老師,老師圣壽!”
    有身高一丈,內青衣,外金甲者。向陳九公拜道:“皇玄,拜見老師。老師圣壽!”
    有身穿紫衣者,面容冷峻。頭上以銀簪束發,向陳九公拜道:“紫河,拜見老師,老師圣壽!”
    不多時,玄穹宮中聚集了近三百人,只是宮中已無蒲團[修真]妖皇。雖然丘引能隨手弄出蒲團,但陳九公并沒說要收這些人為徒,他也不敢擅自做主,只能讓這些人席地而坐。
    陳九公威壓天地,天地間億萬生靈無不向往玄穹宮,求取那一絲機緣。只是登天非易事,這就淘汰了許多人。
    而上天后,又有三十六天,能找到洪荒大道天者,更是少之又少。
    就算入了洪荒大道天,能到達玄穹宮者,就更沒幾個了。因為,陳九公在洪荒大道天中布下重重陣法,有考驗資質的,有考驗心性的,經過一番篩選之后,能入得玄穹宮者,不過二百九十七人。
    這些人按著丘引的指引,一個個井然有序的席地而坐。
    已經有一會兒沒人進入玄穹宮,似乎能來的也就這些人了,可陳九公一直沒有開口,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黃千目走入玄穹宮中,向云臺上的陳九公一拜,等陳九公下令。但見陳九公揮手,黃千目只能再揖,并躬身退出宮外。
    黃千目剛一出宮,就見三道光華落至宮前,化作三人。其中一人黃千目認得,正是不久前離去的彌天上人。
    “原來老師是在等他們三個!”黃千目心中了然,向三人道:“走吧,隨我入宮拜見老師。”
    黃千目帶著三人走入玄穹宮中,有丘引過來,向三人小聲嘀咕幾句。
    彌天上人就不用說了,他身邊那兩位一著大紅衣,一穿白道袍。三人入宮后,就向陳九公下拜。
    紅衣者道:“盤恒陽天拜見老師,老師圣壽!”
    紅衣者話音落下,白袍者道:“盤恒曇天,拜見老師,老師圣壽!”
    然后才是彌天上人,“盤恒彌天,拜見老師,老師圣壽!”
    陳九公瞥了丘引一眼,這些人的禮數都是丘引教的,陳九公不知道丘引想做什么,但是陳九公知道,這和師弟姚少司脫不了干系。
    果然,丘引無意地對上陳九公目光,見師伯看著自己,不禁面露苦笑。
    見丘引這般表情,陳九公更能斷定丘引的詭異舉動都與姚少司有關。只是陳九公相信自己和姚少司之間的兄弟情義,就沒再計較,對那盤恒三天道:“免禮,平身。”
    陽天、曇天、彌天齊齊謝過陳九公,然后才起身,向宮中觀望。
    玄穹宮大殿,大概能容納四百人,現在已經快要坐滿了。前面的位置,都由洪荒各教門人占據。中間的位置,被以梵王、瑞靖為首的天地之先天生靈所占據。
    此時,能容陽天、曇天、彌天就坐的,就只有后面或是靠角落的位置。
    “三位道友,請!”黃千目見三人站立不動,抬手向三人示意道。
    三天無奈,只能在最遠離云臺之處坐下。這時,黃千目與丘引知道陳九公即將講道,連忙回到自己的座位。
    在所有人都坐正后,陳九公開口道:“所謂大道者,高而無上,引而仰觀,其上無上,莫見其首。上清者……”
    陳九公的聲音回蕩在玄穹宮,并傳出宮外。只是,于玄穹宮中,能將陳九公的話聽得清清楚楚。可若于宮外,就聽的斷斷續續了。
    不知是不是巧合,玄穹宮內三百天地生靈,而在玄穹宮外,大道天中恰好有二千九百七十人。架在一起,正是三千之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