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921 盤恒只身化萬物九公傳道于天地

洪荒大道天,玄穹宮。?陳九公端坐云臺之上,下方一個個蒲團,坐著玉帝、山河老祖……鄧蟬玉、龍須虎,不止截教弟子,各教門人都在。p“吾等與鴻鈞不同!”陳九公對眾人道:“鴻鈞,只圖一己私利,實乃大盜也!吾等傳道,揚各教道統,亦予這天地眾生一絲機緣,為善也!”
    眾人齊齊開口成善。坐在第一排,第三個蒲團上的地藏王佛起身,雙手合十,念聲佛號:“南無阿彌陀佛,教主大善之舉,功德無量,貧僧代我佛門拜謝教主鴻恩。”
    地藏王佛話音剛落,山河老祖、文殊廣法天尊、廣成子、彩鳳仙子,相繼起身向陳九公道謝。
    對洪荒各教而言,道統至關重要,洪荒四界已經被各教分得差不多了。這初開之天地,就是一塊從未被開墾過的處女地,在此傳道對各教而言,大有裨益。
    就像陳九公剛才說的第一句話,他們和鴻鈞不同,鴻鈞之于洪荒,就像寄生蟲一樣,一味從洪荒汲取養分。而陳九公等人不同,他們要這在天地間所為,和他們在洪荒中做的一樣,是傳道,是教化億萬蒼生。
    這時,陳九公感覺有人進了洪荒大道天,便喚道:“千目!”
    陳九公話音剛落,黃千目起身,向陳九公一揖,“弟子在。”
    陳九公抬手,向宮外一指,吩咐黃千目:“前去宮外,迎往來有緣之人。”
    黃千目領命離去,前往玄穹宮外。
    洪荒大道天,經陳九公布置一十二年,其中有山川河流,草木精靈。世間萬物,應有盡有。
    黃千目于宮外站定,舉目向四方望去。還真看到有人進到洪荒大道天中,從四面八方往玄穹宮趕來。
    “哦?”突然。一白一黑兩道光華出現在黃千目視線內,這兩道光華后發先至,其速度極快,轉眼間已經超過了很多人,當先來在玄穹宮前。
    黑白二光落下,化作一男一女,他們樣貌俊美,男著黑衫。女穿白衣。見黃千目立在宮前,忙向黃千目一拜,那男的開口,向黃千目恭恭敬敬地尋問道:“可是至人老爺?”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圣人無名。
    在洪荒,最強大的存在被尊稱為圣人。而在這天地間,則被尊稱為至人。也不知道“至人”這個稱呼是誰最先提出來的,只是在這天地之間,一直流傳著至人永恒不滅這樣的傳說。
    黃千目聞言。微微一笑,和顏悅色的對他們說道:“至人不見,唯見吾師!二位道友。請入宮就坐!”
    黃千目此言一出,可是把那兄妹倆嚇了一跳絕魅狂骨。至人不見,唯見吾師。難道此處主人比至人還強?
    雖然心中有疑惑,但想到股覆蓋全地,令億萬蒼生俯首的威壓,兄妹倆便不再多想,再次齊齊向黃千目一揖,才滿懷著憧憬和盼望,走入玄穹宮中。
    兄妹倆進到宮中。看見宮中坐了不少人。當然了,只要不傻。就能看明白,玄穹宮地位最高的。肯定是那坐在云臺上的陳九公。
    兄妹二人跪在地上,向陳九公拜道:“京丘、京巳,誠心求法,懇求老師收我兄妹為徒!”
    陳九公眼力何等敏銳,一眼就看出這兄弟二人乃天地初開,先天精氣化形,如果硬要找個對比的話,那他們之于這天地,就相當于洪荒的伏羲、女媧。
    天地妖族之祖,資質就不用說了。只是,陳九公靜靜地看著他們,半響沒有說話。
    陳九公一沉默,京丘、京巳著急了,都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仰頭望著陳九公。
    云臺下,玉帝微微一笑,對陳九公道:“先天生靈,得天獨厚。此等佳徒,教主怎可拒之門外?”
    聽玉帝之言,陳九公輕輕搖頭,道:“早年收宋度時,吾已有言在先,再不收門人弟子。況且……”說到此處,陳九公看了看袁洪、常昊等人,才繼續道:“今非昔比,吾若再收門人,那吾教千萬弟子頭上豈不又多了兩個長輩?”
    陳九公這番話說出口,就聽京丘哀呼一聲,語氣中飽含濃濃悲意,道:“我兄妹誠心前來,只求拜在老師座前修無上*。”說著,連連叩首。在他身邊,京巳和哥哥一樣,在向陳九公懇求。
    兄妹倆剛磕了兩個頭,就有一層白光出現在他們額頭下,將其托住。
    京丘、京巳抬起頭,向前望去,只見一白衣老者起身,向陳九公道:“教主,此二子根腳非凡,教主若是不收,在座的諸位,恐怕也沒人敢收他們入門。”
    這白衣老者不是別人,正是人教副教主山河老祖。他這是在幫京丘、京巳說話,只是聽在那兄妹耳中,卻是把他們嚇壞了。他們怕真如山河老祖所言,陳九公不收他們為徒,別人也不敢收下他們。
    山河老祖說完,又有袁洪起身,向陳九公道:“老師,難得此二人有向道之心,老師何不賜他們一絲機緣?”
    “也罷!”陳九公像是被山河、袁洪說動,對那京丘、京巳道:“既然如此,那吾就收爾等入吾截教門墻!”
    “多謝老師,多謝老師!”兄妹倆大喜,再向陳九公叩首,這回就無白光阻攔了,兄妹二人連向陳九公磕了九個響頭。
    看出京丘、京巳是真心歡喜,陳九公淡淡一笑。他起初拒絕,后又答應收徒,這不是他矯情,更不是他做作,而是要讓他們兄妹知道,求道難,機緣更難得!
    這時,有丘引走到京丘身旁,微微低身輕聲道:“師弟,師妹,師伯乃混元無極太上教主,這拜師之禮可是怠慢不得。且雖師兄往那邊就坐,待今日事畢,再準備拜師之事。”
    “多謝師兄!”京丘向丘引道謝,從地上起來,并拉起自己妹子,跟著丘引一起走過去。
    玄穹宮中,蒲團是有數的。現在只有兩個空著的蒲團,一個是黃千目的,一個是丘引的。就在京丘、京巳不知所措時,丘引伸手連指,兩道青光落地,化作兩個蒲團。
    丘引抬手,向京丘、京巳示意。
    師妹二人大喜,忙向丘引道謝,都覺得這個師兄很好,是個大好人。只是他們不知道,他們剛拜的老師陳九公看到這一幕,卻有些奇怪,以前的丘引好像不是這個樣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