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7)     

截教仙920 九公強勢盤恒末路

“倚帝、石夷,爾等速速離去1p盤恒的聲音回蕩在天地之間,他聲音洪亮,可卻掩蓋不住語氣中的悲涼。p窮途末路,窮途或許不恰當,可末路卻是真的。
    聽到盤恒的聲音,倚帝口中發出咆哮,掌中太始劍扭曲起來,劍身上現銘紋游走。霎時間,距離倚帝最近的山河老祖、袁洪齊齊心頭一顫,一絲涼意纏繞心頭。
    倚帝要拼命了!
    就在這時,混沌珠憑空出現,陳九公的聲音傳入他們耳中,“此地不可久留!”
    聽到陳九公之言,袁洪、玉帝、山河老祖、地藏王佛、文殊廣法天尊、闥非相繼縱身,進入混沌珠內。
    眼看身旁無了眾人,倚帝大吼一聲,合身捧劍向陳九公刺去,卻被石夷攔住。
    “事不可為,走啊!”石夷沖著倚帝大喊一句,將身往上一拔,直沖而起飛上三十六天。
    “啊……”倚帝長嘯一聲,緊隨石夷之后。
    雙劍對斬,無一絲聲響,也無雜亂氣勁,不沾一絲煙火。陳九公、盤恒,各持萬丈巨劍,于億萬里蒼茫大地之上對殺,劍來劍去,劍劍相擊相碰,毫無花哨,毫無技巧。
    兩大強者之爭,看起來不激烈。可是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陳九公和盤恒此戰,無聲無息是力量達到一種境界的體現。他們舉手投足之間,無一絲一毫的力量外泄,既能保證招式威力之強大,又能保證不毀壞這初開之天地。
    二人相斗百招,盤恒感覺有些力不從心,他本來就沒有恢復。現在又與陳九公斗狠,哪里還吃得消?
    “罷了!罷了!”自盤恒驅趕倚帝、石夷離去之時起。其實他心里就已經知曉了自己的歸宿。
    此刻,與陳九公連連對轟,盤恒就知道自己必須要那么做了。否則,再斗上片刻的話,弄不好就得命喪陳九公劍下。
    “呼……”突然,盤恒將口一張。吐氣成風,向陳九公卷去。
    陳九公眉頭微蹙,但瞬間明了盤恒意圖,把混元劍一收,將身一縱,跳出戰團,直向天上飛去。
    陳九公并未入三十六天,在臨近天處停下,懸立于空。抬手抓住飛來的混沌珠。
    陳九公低頭,望著那腳踏大地而立的盤恒,輕輕一嘆,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嘆我陳九公要做一回小人了。”
    盤恒立于大地,手中混沌巨劍化作盤恒幡,被盤恒往地上一摔。直接于大地相融。
    “吾!盤恒……”盤恒開天說話,頓時有天地響應。三十六天閃爍光芒,大地上玄光陣陣。
    “哈哈哈……”盤恒仰天大笑,此時他已被天地光芒遮蓋。只是陳九公能看見,在盤恒頭頂,一團玄光現,呈人形。五官清晰明了,與盤恒一模一樣。
    此非元神,是恒之烙印參悟至極所成之神意。神意自盤恒頭頂躍下,一化為三,直入大地。
    又有一十八道血光其盤恒身體上飛出。直向四面八方,轉眼就不見了蹤影。
    “呼……呼……呼……”盤恒連連呼氣,氣化風云,充塞三十三天。
    盤恒一雙眼眶中齊射光芒,光芒一黑一白,懸于天上,一陽一陰,一曰至陽,一曰至陰,與洪荒太陽、太陰二星有相同之作用。
    毛發化星辰,血液成江河,手指、腳趾變作連綿山脈……
    盤恒,身化萬物,點綴著初開之天地。
    陳九公飛上天,這三十六天和洪荒三十三天不同,不是一層一層的,而是并列的合在一起。
    陳九公進入一天,見此處和洪荒天界無甚太大區別,微微點頭道:“此天名曰:洪荒大道天,為吾陳九公所有!”說著,陳九公揮袖,混沌珠自袖中飛出,灑下點點光芒,玉帝等人都落在洪荒大道天中。
    一出混沌珠,眾人都向四方觀望。此處雖是天地三十六天之一,但方圓不下億萬里,舉目望去不見邊際。
    陳九公讓他們在洪荒大道天中找地方修煉,沒有自己的命令不許出去。眾人無不聽命,各往各方,去找合自己心意的地方。
    ……
    天地成,盤恒化萬物,有日月數算時日,時間于天地間運行。使得季節有序,生機盎然。
    短短九年之間,天地間就多了八千萬生靈。如果比洪荒的話,這八千萬簡直不值一提,可對于初開之天地而言,這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天地生靈呈幾何式增長,日漸增多,越來越多。
    有過了三年,到了盤恒開天地之第十二年整。
    至陽星升起那一刻,一個聲音自天上傳下,傳遍蒼茫大地,傳入天地眾生耳中。
    整個聲音渾厚而威嚴,讓人聞之生畏。
    “吾,成道于洪荒,今于天地講道,凡有緣者,皆可前來聽講!”
    聲音降下,一股威壓隨之而降,籠蓋大地,那些生靈只覺得仿佛有泰山壓頂,一個個俯伏于地。
    話音落下,威壓隨之而逝,天地生靈相繼起身,回憶著那股讓人生不起一起反抗的威壓,不禁都為之心動,無不不想去聽那人講道。
    只是,那個聲音沒說他在哪里,只說讓人去聽講。
    關鍵,就在那“有緣”二字上,在天地生靈中,已有人起身,向天上飛去。
    三十六天中,有一天名曰:太煥極耀天。此天和大多無主之天一樣,里面無一絲生機。只是,此天內有人。
    黑衣白面,劍眉朗目,背背長劍,盤坐于虛空,不是倚帝還能是誰?
    聲音傳來,倚帝突然睜開雙眼,面色陰沉下去。
    這時,一個聲音自太煥極耀天外傳來,“那陳九公亂吾天地,這該如何是好?”
    倚帝站起身,道:“石夷,吾等聯手,不知能否將他打殺?”
    倚帝話音剛落,其身前空間一顫,石夷出現在倚帝對面,向他問道:“九份恒之烙印,汝參悟了幾份?”
    “這……五份。”
    石夷搖頭,道:“那陳九公參悟七份古之烙印,汝與吾聯手,也未必是他敵手。”
    倚帝聞言,雖知石夷說的不假,但卻又不甘心,“那就任由他肆意妄為?”
    石夷輕捋白須,眼中光芒閃爍,“若想將其打殺,除非能得到天地天象之力!”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