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923 交易成一換四洪荒將有大難

棗仙茶,黃花觀中獨有。不,應該說是黃千目之獨有。茶中棗分紅黑二色,紅棗可助轉精化氣,增進法力。黑棗則是穿腸毒藥,服之七步必亡。p陳九公初見黃千目時,就喝了他一杯劇毒無比的黑棗仙茶。也是那杯茶,讓陳九公、黃千目師徒結緣。
    時至今日,黃千目早已不拿仙棗害人,聽陳九公之言,不禁會心一笑。
    陳九公入了黃花觀,見觀中供奉著自己的泥象,便走在泥象下,坐在那蒲團上。
    黃千目走在陳九公身邊,微微一躬身,小聲問道:“老師,您來弟子這里,可是有事吩咐?”黃千目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他早年不更事服了不少血食,雖有陳九公為他消去一身血氣,可道基搖動,花了不少工夫才恢復如初。這么一耽誤,本事難免有些不濟。所以,在黃千目看來,如果老師有什么事需要弟子服其勞,有那么多師兄可以差遣,怎么也不會輪到自己頭上。況且即使有事,派個童子來知會一聲也就罷了,哪里要親身前來?
    陳九公向黃花觀中打量一番,發現這觀中一切都和當年一樣,只是供奉的泥象由三清變成了自己。自己這個徒弟,還真是一心向道。
    “千目,這些年教中大小事無數,為師倒是忽略了你。”
    “老師!”黃千目大呼一聲。
    陳九公抬手,攔住要跪下的黃千目,對他道:“明日往花果山,會同你幾位師兄,隨為師出洪荒走走。”
    “弟子謹遵師命!”
    “好生準備準備,為師回金鰲島了。”陳九公緩緩起身,對黃千目說道。
    ……
    陳九公離了八妖山,回金鰲島,入碧游宮。將此次出洪荒新得的幾份烙印交予姚少司,在得知孔宣參寰之烙印有所領悟后,陳九公搖搖頭。喚來金霞童子吩咐他:“且往北俱蘆洲祖巫殿,請平心、嬴政、項羽、白起、呂布來此!”
    聽陳九公要請祖巫,還是要請十二祖巫中那幾個有元神的祖巫,姚少司就明白要有大戰事發生。當即湊到陳九公身旁,問道:“師兄,出了什么大事了?”
    “無甚大事。”陳九公笑道:“只是為兄想帶些人出洪荒,為我洪荒各教爭一絲興盛之機緣。”
    “那我與師兄同去!”聽陳九公之言,姚少司當機立斷的說道。
    “不可。不可。”陳九公連忙拒絕姚少司,道:“師弟不可擅離金鰲,否則何人坐鎮教中?”
    姚少司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我教同門知師兄閉關,就從未有人來叨擾。況且可命金霞扮作師兄樣子,坐鎮碧游宮。”
    “不行!”陳九公再次拒絕姚少司之意,正色道:“師弟,這萬萬使不得!”
    “師兄……哎!罷了!”姚少司還想說些什么,但見陳九公面色堅定,就不再堅持,只是姚少司也有自己的主意。“我不與師兄同去可以,但必須讓我門下丘引追隨師兄左右。”
    “丘引……”陳九公一怔,隨即應道:“可以!”
    “好!”聽陳九公答應,姚少司淡淡一笑,眼中神色變幻,不知在尋思什么。
    陳九公也看出姚少司心中有些小算盤,但是并沒有多問,在這世上,姚少司是他最信任的人,無論他做什么。陳九公相信姚少司不會害自己。
    ……
    第二天,陳九公帶著袁洪、常昊、吳龍、戴禮、楊顯、黃千目,在東海之濱等候。他們等的不是別人,正是姚少司門下丘引。
    不是丘引要弄什么幺蛾子。而是姚少司將他叫上了金鰲島,閉了碧游宮大門。也不知道兩師徒在談論什么,只知道丘引這么久都還沒有出來。
    又過了許久,才見一道青光自東海海面劃過,至近前化作丘引。
    丘引一現身,倒頭就拜。
    陳九公大手一揮。一陣紫光將丘引托起,“走吧,莫讓人等急了。”
    陳九公帶著門人弟子直上三十三天,又穿過混沌,來在三色光幕前。
    此時,各教門人都已到來。山河老祖、長眉真人,代表人教。而那彩鳳仙子,身旁帶著錦繡天幾個女仙,雖然和山河、長眉靠得很近,但雙方并未合在一起,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反觀玉虛宮一脈,有廣成子、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慈航道人、玉鼎真人,二代弟子就來了五個。三代弟子中,金吒、木吒、韓毒龍、薛惡虎、******鄧蟬玉、龍須虎,人來的是真不少,只是不知他們哪幾位代表闡教,又有哪幾位代表魔教。
    佛門來人也不少,而且各個都是強者。大乘佛教玄奘、孫悟空、優婆離如來、大目犍連尊者,小乘佛教無天、狻猊、敖正、敖方。只是,當今佛門三大教主之下,第一強者地藏王佛未至。
    見陳九公到來,各教門人弟子紛紛向他行禮。
    “諸位免禮。”
    見陳九公,無天上前,向陳九公微微一揖,面露難色,道:“教主,地藏王佛說他有些瑣事在身,恐怕要晚些能來,還望教主海涵。”
    無天此言一出,在場眾人無不大驚。都在想地藏王佛膽子也太大了,敢讓陳九公久等,這不是要出亂子么?
    就在這時,地藏王佛的聲音從混沌中傳來,“要諸位久等,皆乃地藏之罪,萬望諸位恕罪!”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地藏王佛架金光而來,在地藏王佛身旁,還跟著個紅衣小童。讓人驚訝的是,這小童竟然陳九公門下弟子紅孩兒牛圣嬰。
    見地藏王佛領著紅孩兒,在場所有人都十分震驚,特別是袁洪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以為自己是在夢中。
    地藏王佛雙手合十,向陳九公道:“教主,此次出洪荒,請將門下高足借予地藏。”
    陳九公似乎一點也不驚訝,笑著應道:“能得佛祖看中,實乃此子之福緣。”說到此處,陳九公喚道:“圣嬰!”
    “弟子在!”聽陳九公剛才那話,是要把自己交給地藏王佛,紅孩兒那紅潤的小臉頓時垮了下去,有氣無力地應道。
    陳九公眉頭一皺,指著紅孩兒,喝道:“孽徒,好生于佛祖身旁修行,他日自有你一番機緣!”
    “弟子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