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914 九象圖現護窫窳九公返洪荒求助

陳九公別過山河老祖,離了大赤天,沒直接下混沌往靈山或是黑云山。而是在混沌中行走,去往女媧娘娘之錦繡天。p與大赤天不同,大赤天即使玄都大法師閉關,還有山河老祖坐鎮。錦繡天女媧娘娘座前,只有彩鳳仙子一人當得上洪荒強者之稱。可就算是彩鳳仙子,也未證混元,感應不出是否有賓客到來。
    所以,錦繡天終年有女仙迎客,以免怠慢了貴客。
    彩鵲仙子,女媧娘娘座前心腹侍女,在錦繡天中地位雖不如彩鳳仙子,但也差不太多。眼見混沌中出現了陳九公的身影,彩鵲仙子連忙下拜,高呼:“彩鵲,拜見教主,教主圣壽!”
    “免禮。”陳九公抬手虛扶,向她問道:“娘娘可在宮中?”
    彩鵲仙子先是點點頭,然hòu又搖搖頭,道:“回教主,娘娘確在宮中,只是教主來得不巧,娘娘三日前閉關參法悟道,至今尚未出關。”
    “也罷!”陳九公從袖中取出一塊白玉,拋給彩鵲仙子,然hòu轉身就走。
    彩鵲仙子下意識地伸手,接住陳九公拋來的白玉,耳邊就傳來了陳九公的話:“有勞仙子,將此玉置于媧皇宮前。”
    “謹遵教主吩咐,彩鵲恭送教主!”
    ……
    往錦繡天,沒看見女媧娘娘,陳九公下了混沌,入得洪荒天界。
    想那玉帝、王母皆已證得混元道果,陳九公便來在南天門外。
    駐守南天門的,依舊是魔家四兄弟。這看門的差事也算清閑,四兄弟閑來無事,聚在一起說說笑笑。恰巧魔禮紅無意間一抬頭,就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往這邊走來。
    魔禮紅大驚,有些不敢相信地擦了擦雙眼。自洪荒大劫后,各教教主紛紛閉關修liàn。傳說截教教主陳九公更是兩年未出碧游宮半步。
    “二哥,你怎么了。”見魔禮紅發呆,魔禮壽在后面推了他一把。
    魔禮紅被自己那個坑貨弟弟推了一個踉蹌,順勢下了臺階,跪在下方,向陳九公大聲道:“截教門人魔禮紅,拜見教主,教主圣壽!”
    魔家三兄弟被魔禮紅弄得一愣,齊刷刷往那邊望去,看清來人樣貌。一個個慌慌張張地撲到魔禮紅身旁,齊聲高呼。
    “無需多禮,都起來吧。”陳九公沿階而上,道:“大天尊已知吾到來,就免了通稟吧。”說著,陳九公已入南天門中。
    陳九公走后,魔家兄弟才紛紛起身,向南天門內望了一眼,魔禮海驚yà地說道:“教主何時出關?怎么一點征兆都沒有?”
    魔禮壽搖搖頭。甕聲甕氣地說了一句:“難道又出了什么大事不成?”
    魔禮壽腦子不怎么靈光。可此時他此話一出,他那三位哥哥紛紛以目相視,心里都不約而同的有些擔心。
    陳九公入了南天門,徑自往凌霄寶殿走去。一路上所遇宮娥仙女見陳九公,紛紛于兩旁跪拜。
    凌霄殿前,一身淡灰色的道袍的玉帝見陳九公,大笑著迎上。“教主駕臨,有失遠迎,萬望恕罪。”
    陳九公淡淡一笑。搖手道:“大天尊與九公相交多年,這些俗禮就都免了吧。”
    玉帝聞言一怔,他了解陳九公,他知道陳九公沒事兒不會來天庭,更知道陳九公很善談,如果話少了,那就是出大事了!
    想如今洪荒無戰事,各教一家親,連天地氣運都不爭了,各教門下隨意在地仙界傳道,彼此間亦無摩擦,能有什么大事?能讓陳九公如此嚴肅的,就只有那些混沌魔神了。
    想到上一次洪荒大劫的慘烈,玉帝不禁有些擔心,對陳九公道:“教主且入宮稍坐,待我去喚師妹出關!”玉帝的師妹,自然是那王母無yí。原來,王母得陳九公所傳亙古恒寰之烙印,參悟寰之烙印有所悟,已閉關九日。
    “不必了!”陳九公搖搖頭,攔住玉帝說道:“娘娘參悟機緣能有所收獲,就是她一番機緣,不可打擾。九公此來,也無甚大事,只是想請陛下出洪荒,助九公一臂之力!”
    “出洪荒?”聽陳九公說要出洪荒,玉帝不禁有些詫異,心想既然已有亙古恒寰之烙印,那不在洪荒參悟烙印精進神通,出洪荒去作甚?只是,面對陳九公,玉帝將一切懷疑都拋到了腦后,當即應道:“教主言出法隨,昊天自當隨從!”
    陳九公聽玉帝此言,心里未免有些感動,他和玉帝,算不上是知己,但絕對可以稱作是至交。陳九公也不說什么客套話,直接取出一白玉玉符,遞給玉帝道:“此玉內承亙古恒寰之烙印。”
    玉帝也不和陳九公客氣,接過白玉納入袖中,然hòu向陳九公一拱手,就算是謝過了。
    陳九公微微頷首,向玉帝抱拳,“大天尊,明日于太清道祖之處,吾等一起出洪荒,入那亙古恒寰之混沌,與那些混沌魔神爭個高下!”
    “教主放心,昊天記下了!”
    陳九公在玉帝陪送下,出了凌霄殿,一直來在南天門前,陳九公止住腳步,向玉帝道:“大天尊留步,九公去也!”說完,整個人化作一道紫光,飛出南天門。
    “教主慢走!”
    “魔禮青(魔禮紅、魔禮海、魔禮壽),恭送教主!”南天門外,魔家四兄弟一起拜倒,向陳九公離去方向叩拜。
    南天門內,玉帝目送陳九公離去后,就徑自前往瑤池。在瑤池蓮花潭上,立著四塊大石碑,上miàn分別承載亙古恒寰之烙印。玉帝祭煉陳九公所遺白玉玉符,將里面所記的幾份烙印分別刻在幾塊石碑上。
    刻完最后一幅寰之烙印,玉帝朗聲道:“太上無極混元教主截教教主,賜下無上法門,凡天庭所屬,皆可至瑤池,尋各人之機緣。”說完,玉帝轉身回凌霄寶殿去了。
    玉帝的聲音傳遍整個天界,過不多時。瑤池之上人頭攢動,聚集了好多人。
    ……
    陳九公下天界,正落在東勝神州之上,他化作一道黑光,飛至黑云山,順兩界通道進入魔界。
    陳九公入魔界后,沒直接上三十三天去玉虛宮找元始天尊。而是以元神探查魔界九方魔土,喚道:“廣成!文殊!”
    刷!
    刷!
    陳九公話音剛落,就有兩道黑光疾速向他飛來,至他近前停住。凌空轉動之后,化作廣成子和文殊廣法天尊。
    廣成子、文殊廣法天尊皆向陳九公一揖,齊聲道:“見過截教教主!”
    “無需多禮!”陳九公抬手虛扶,示意二位魔主免禮。
    廣成子和文殊廣法天尊直起身,由廣成子向陳九公問道:“教主此來魔界,可是有事?”
    “確實有事!”陳九公毫不隱瞞,直接點頭應道。
    聽陳九公說有事,廣成子與文殊廣法天尊相視一眼,文殊廣法天尊開口。向陳九公道:“教主所是有事,盡管吩咐。老師坐關之前,曾有法旨賜下,但凡教主之命。玉虛門下莫有不從!”
    陳九公聞言,遙向三重天上一拱手,道:“天尊高義!”說完,陳九公對廣成子、文殊廣法天尊道:“吾欲率各教門下出洪荒。一揚洪荒修士之強,二傳吾洪荒道統于亙古恒寰之中!玉虛宮門下,魔界、終南二脈。皆可派遣門人弟子,隨吾同去!”
    “這個……”陳九公此言一出,廣成子沉吟道:“教主之命,玉虛門人自當遵從。只是此事事關重大,由何人隨教主同去,還請教主容我師兄弟商議一番。”
    “理所當然。”陳九公先是點點頭,然hòu抬手一指文殊廣法天尊,笑道:“只是文殊道友,必須與吾同去。”
    “哈哈……”陳九公話音剛落,就聽廣成子笑道:“教主放心,不光師弟會去,貧道也會隨教主一起。”
    “好,好。”陳九公連道兩個好字,翻手間一方白玉直上魔界三重天。而后,陳九公向廣成子、文殊廣法天尊告辭,在二魔主陪送下出了魔界。
    ……
    離黑云山,陳九公橫跨人間,來在西牛賀洲靈山。有地藏王佛將他請上山,入得大雷音寺中。
    和玄都大法師、元始天尊一樣,準提佛母閉關之前,曾吩咐佛門大乘、小乘二教,命他們聽從陳九公調遣。只是地藏王佛沒想到,陳九公真的會來。
    陳九公沒入大赤天,也沒上玉虛宮,卻在到靈山后,入了大雷音寺。
    “教主來靈山,不知是否有何吩咐?”請陳九公坐下后,地藏王佛小心翼翼地問道。
    聽地藏王佛之問,陳九公便將那套說辭道出,說予地藏王佛。
    地藏王佛聽完陳九公這番話,當即應下,并說要與小乘佛教主事的彌勒尊王佛、無天商量商量。派人隨陳九公同去是肯定的,只是要商討一下該由誰去。
    說完了正事,陳九公在地藏王佛陪同下出了大雷音寺,陳九公駐足,回身望著地藏王佛,眼中閃著莫名之色。
    地藏王佛一怔,忙問道:“教主還有何吩咐?”
    陳九公道:“封神劫后,吾與阿修羅族冥河老祖交好,今日想起老祖手中所出阿修羅族已去,心中未免有些難過。”
    洪荒大劫后,地藏王佛道行突飛猛進,成就混元道果。只是此時聽陳九公這番話,臉色瞬間煞白。
    見地藏王佛神色大變,陳九公問道:“佛祖出身幽冥血海,無論得何等機緣,都不應當忘本!”
    地藏王佛稍稍向后退了一步,深吸一口氣。地藏王佛已證混元,三尸皆斬,自然是無了執念。只是他地藏出自冥河老祖之手,背叛阿修羅族投靠佛門,永yuǎn是扎在他心頭的一根刺。
    見地藏王佛不言不語,陳九公將袖一揚,一道白光直至地藏王佛身前,化作白玉玉符。
    地藏王佛伸出雙手接住玉符,再抬頭時眼前已無了陳九公蹤影。
    此時陳九公已出靈山外,祭出一道白光向北方后,直接飛回東海。
    在東海之濱,有仙山無數。在距離花果山不遠處,有一座山,名喚八妖山。
    試想,能在東海之濱,還在花果山近前,必然是截教弟子道場無yí。既然如此,那此山不該稱作八妖山,應該喚作八仙山才是。
    原來,此山中有師兄妹八人,一個師兄帶著七個師妹,他們都是截教門人不假。可是,在她們入截教前,曾在西牛賀洲為妖,將自己修道之所命名為八妖山,是要時刻告誡自己莫要忘本,更不要忘記今日得道之不易。
    八妖山不高,也無奇峰峻嶺,在山中有一觀、一莊隔泉相對。
    此山之主,不喜奢華,那觀、莊并沒有什么奇特之處。只是這口泉,可真是了不得!
    陳九公落在泉前,望著溫泉四外密森森蘭蕙,低聲喚道:“千目吾徒。”
    陳九公話音剛落,一道青光自那觀中飛出,直至陳九公腳前,俯伏于地,叩首道:“弟子黃千目,拜見老師!”
    這自號黃千目之人,面如鐵瓜,目若朗星,頭戴臧鐵冠,身著烏皂袍,腳踏云頭履,腰系呂公絳。正是昔日西牛賀洲之大妖,千年蜈蚣精,黃花觀觀主百目怪是也。
    遙想當年,百目怪拜師,千萬刀兵臨身,去一身血氣,重塑肉身。正是:百目已去,千目再生!世間已無百目怪,只有截教黃千目。
    “起來說話!”陳九公少有的彎腰,將黃千目從地上拉起。
    “老師!”黃千目起身,無比激動地望著陳九公。
    陳九公目光落在黃千目臉上,見他臉上有若隱若現的光華,喜道:“好!好!大羅已成,機緣一至,就可斬尸。”
    千百年前,陳九公收黃千目入門時,叫他受千刀萬仞之苦,曾有言在先,只要他受了此劫,大羅道果可期!
    此時,黃千目也想起陳九公昔日教誨,心中感慨萬千,屈膝跪下向陳九公拜道:“弟子之所以有今日,是因老師點化。若非老師至西牛賀洲,豈有今日之千目?”
    “癡兒,起來說話。”陳九公伸出手,在黃千目頭頂一撫,笑道:“為師今日來你山中,并非是想聽你說這些話。還不前面帶路,好讓為師再嘗嘗你黃花觀中棗仙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