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909 萬源衍千山萬水玄黃之力排九公

被玄黃之力排斥出玄黃世界,陳九公再望去,眼前只有混沌,而無玄黃。陳九公知道,玄黃世界就在前面,只是看不見罷了。剛才將自己推出玄黃世界的玄黃之光,就好比是曾經的洪荒天道,是護持玄黃世界的至高存在。
    陳九公張手,混元劍現于掌中,手腕用力,震動混元劍。
    一道銳利的劍氣自劍刃射出,直射而出。劍氣射在陳九公前方混沌中,并無混沌撕開,更無風水地火涌出。只見劍氣停在混沌前,無法前進一絲一寸。
    陳九公飛身過去,抬手震碎劍氣,接著伸手向前一摸,就好像前面有一堵墻。
    陳九公收手,知道玄黃世界就在面前,只是能摸到,卻看不到罷了。想想洪荒于亙古恒寰中,似乎也是如此,想從亙古恒寰之混沌進入洪荒,只有那一條路可走。
    陳九公動身,向上方混沌中扎去。此刻,他要去尋進入玄黃世界的通道。
    陳九公已經下了決心,誓必要奪那七彩虹光。其實,倒也不是那寶貝對他多么重要。而是陳九公清楚,玄黃、洪荒并立,早晚必有一戰。自己作為洪荒教主,就應該削弱對手實力。想來此刻,那強大的盤寰已轉化成另一種形式的存在,在初生的玄黃世界,只有儋耳一個強者,只要以三千毀滅之道布下毀滅大陣,完全有誅殺儋耳的可能。
    陳九公一直向上,穿過重重混沌。據他猜測,玄黃和洪荒應該差不多,入口應該在上。
    “盤古傳人!”
    突然,一個聲音傳入陳九公耳中,陳九公止住身形,循聲望去。
    兩個熟人,一個是盤亙,一個是窫窳。想當日窫窳還為了太始劍,和盤亙拼命呢。誰想今日。窫窳就像衷心服侍主子的奴才一樣,低眉順目的跟在盤亙身后。
    見是他們兩個,陳九公微微一笑道:“玄黃初成,盤寰已去。不若吾等聯手。破了這方天地,奪其力,爭其寶,如何?”
    陳九公此言一出,就見窫窳眼中精光一閃。一副很動心的樣子。
    盤亙搖頭,道:“盤恒已至,恐怕是不成了。”
    “盤恒?”陳九公聞言,向四方觀望,視線透過重重混沌,掃視方圓萬里之混沌,卻沒發現盤恒蹤影。
    感受到陳九公疑惑的目光,盤亙道:“參古之烙印,煉元神,修三千大道;參寰之烙印。凝靈識,尋萬物之源;參恒之烙印,成神意,追萬法之極。那盤恒若有心隱匿身跡,無人能尋其跡。”
    盤亙話音剛落,在陳九公左邊千丈之外,混沌分開,盤恒帶著倚帝,自混沌間走出。
    陳九公眼中古之焰跳躍,原來這盤恒就在自己身邊。可方才遍觀萬里之境,也沒能發現盤恒和倚帝行跡。
    盤恒目光自陳九公身上掃過,途經窫窳,最后落在盤亙身上。只聽他道:“誰敢壞儋耳機緣。且試吾斧之利!”說著,盤恒翻轉手臂,將盤恒斧從背上摘下。
    面對盤恒威脅,窫窳看了盤亙一眼,又看向盤恒道:“盤古傳人方才所言,想必汝已知曉。莫非合吾等之力,還對付不了汝與倚帝?”
    **裸的挑撥!
    沒錯,窫窳這就是挑撥!
    聽窫窳此言,盤恒冷哼一聲,右手持斧,左手指著陳九公,向盤亙道:“此子不可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盤古的原因,盤恒一看陳九公就來氣,那次要不是有盤亙阻攔,他早就對陳九公下手了。
    盤亙聞言,淡淡一笑反問道:“不可留?”
    “不可留!”盤恒斬釘截鐵地道:“此子狡詐至極、詭計多端,留之必是后患!”
    聽到此處,陳九公忍不住了。誰知道盤亙會不會被盤恒說服,萬一一個不好,四大強者一起對付自己,那麻煩可是大了。
    陳九公道:“盤恒,想保盤寰所辟玄黃,直言就是,何必在此挑撥?”
    “挑撥?”盤恒眼中恒之焰猛跳,沖盤亙道:“盤亙,吾要斬他于斧下,如何?”
    “與吾何干?”盤亙反問一句,一把拉起窫窳,向后飛退。
    “不好!”陳九公曾試探盤亙、盤寰,可他知道盤恒是真的想殺自己。所以此刻盤亙一退,陳九公忙化作一道紫光扎入混沌中。
    “哪里走!”倚帝大喝一聲,飛身就追。雖然一直沒說話,可倚帝才是最想殺陳九公的人。他至交好友無皋死在陳九公手中,他那神珍無質環被陳九公搶去了。最重要的是,如果不是傷在毀滅大陣之中,現在怎么會被盤恒控制?
    倚帝滿腔仇恨挾劍而出,只見那混沌分開,一顆龍眼大小,灰蒙蒙的珠子向遠方疾飛。
    “想走?”看到混沌珠,盤恒將身一晃,瞬間來在混沌珠前,張手向混沌珠抓去。此刻盤恒沒選擇揮斧,而是想要將陳九公生擒。
    混沌珠上迸發出耀眼的紫光,紫光之勢不高,可一道道細細如針,銳利之極!
    盤恒反應極快,在手觸到紫光前翻掌拍出。
    紫光被盤恒一掌拍碎,混沌珠旋轉著飛出,融入混沌之中。盤恒抬手一指,那一大片混沌破碎,混沌珠懸于風水地火之間。
    倚帝剛要進招,卻被盤恒一把拉住。
    倚帝一怔,不明白盤恒為什么會攔著自己誅殺陳九公。可見盤恒向前一指,倚帝順著望去,只見一股陰風毫無征兆地出現,陰風所過之處,混沌破碎,無風水地火,卻有朵朵黑云匯聚,煞氣充斥云間,殺氣彌漫。
    呼……
    陰風席卷,凝做條條黑龍,迎面撲向盤恒、倚帝。
    倚帝冷哼一聲,舉臂揮劍,條條黑龍破碎,碎作絲絲陰風消散。
    陰風散去,四大混沌魔神向那滾滾煞氣之間望去,只見四道劍光縱橫,煞氣凝聚于劍外,形成四門!定睛向門中望去,卻看不分明。
    這時,陳九公的聲音從對著四大混沌魔神的絕仙陣門內傳出:“直觀恒寰千千萬,莫看亙古臨殺伐!此乃吾截教鎮教大陣誅仙劍陣,哪個有膽,盡管入陣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