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907 盤寰刀一化九劍玄黃九天十八澤

“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1p聽著盤寰口出玄妙之言,陳九公微微搖頭。這些混沌魔神明明不知大道,卻能說出許多蘊含大道至理的話來,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就像“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就暗合玄門大道,二五即陰陽、五行。整個亙古恒寰,也只有有一太極陰陽二氣球能和陰陽扯上關系,卻從來沒出現過五行之說。這盤寰又是怎么知道的?
    隨著盤寰話音落下,陰陽、五行憑空而現,陰陽之精華、五行之靈氣匯聚,化作七道靈光分散在玄黃世界之中。
    不用多說,那七道靈光一定是七件了不得的寶貝。猛然之間,陳九公有一種搶奪靈寶的沖動。特別是盤寰辟玄黃,無數混沌魔神尸身化作靈寶,這些靈寶在初成之玄黃世界皆屬先天,若在洪荒,就是不可多得的先天靈寶!
    陳九公想看看這玄黃中的先天靈寶和洪荒靈寶是否相同。因為,洪荒乃盤古所開,盤古參悟古之烙印,成就三千大道,洪荒之先天靈寶中就蘊含大道。
    而盤寰參悟寰之烙印,不修三千大道。那么,她所開之玄黃中的先天寶物,是否內蘊大道呢?
    此時,儋耳已亮出太易鞭,身子向前傾斜。只要陳九公有什么動作,他即刻就會出手。
    玄黃世界中,盤寰腳踏大地,將無極劍插在背后,張手一抓,將九劍中那把黑劍拿在手中,朗聲道:“亙古混沌,恒寰億萬,大道無極,此劍無方!”說完,將手一抖,無方劍離手!
    無方,成變化無窮之意。劍出。下刺大地,貫穿而下,刺穿十八澤。在十八澤之極,一個巨大的黑洞出現。有滾滾黑氣,凝做一只巨眼,只是這巨眼不睜,一直緊閉。
    玄黃九重天上那只巨眼,與洪荒之太陽星有異曲同工之妙。那么。十八澤下這只巨眼呢?
    無方劍倒起,貫穿大地,飛入盤寰掌中。盤寰接劍在手,又道:“無所不通之謂圣,妙而無方之謂神!”話音落下,無方劍放億萬神光,無方劍于神光中不斷變幻形狀,時而成刀,時而化槍,時而變錘……
    片刻之后。神光散盡,盤寰將無方劍插在背后,隨即招手,九劍中那口玄劍入手,盤寰道:“亙古混沌,恒寰億萬,大道無方,此劍無象!”
    無象劍放射萬丈玄光,玄光起,層層直上九重天!玄光散。九重天內多了許多東西,好像星辰,卻又與洪荒之周天星斗不同。
    盤寰搖劍,輕吟道:“繩繩兮不可名復歸于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象之象是謂忽恍。”
    盤寰話音落下,無象劍消失。
    這時,陳九公再也無法淡定了。盤寰后來這句話,乃洪荒三千大道之一,無象之道本意!
    陳九公向儋耳一拱手,正色道:“得罪之處。還望閣下海涵!”說完,手中現出混元劍,直奔玄黃世界沖去。
    見陳九公出手,儋耳也不廢話,太易鞭點出,直點在混元劍上。
    混元劍外生紫光,太易鞭上起金光。紫光、金光相撞,齊齊爆開!
    儋耳一抖雙肩,背后沖起三道光芒,呈赤、白、青三色,化作三大分身將陳九公圍住。
    儋耳招出三大分身,讓陳九公感覺十分熟悉,這好像是盤古神通一氣化三清。只是想想儋耳與盤古的交情,陳九公就想通了。
    不過陳九公既然選擇出手,就不會善罷甘休。你儋耳有分身,我就沒有么?
    陳九公將身一搖,一道道紫光自陳九公體內飛出,化作千百毀滅分身,一擁而上,瞬間將儋耳三大分身淹沒在人海之中。
    陳九公縱身飛向玄黃世界,見過盤古開辟洪荒的他知道,眼下玄黃雖辟,但未圓滿,不能像洪荒一樣,與亙古恒寰隔開。但若等盤寰將玄黃世界衍化完全,再想進去恐怕就難了。盤古能以古之烙印化天道,封鎖洪荒。想來參悟了完整寰之烙印的盤寰,也有能力將她所辟玄黃護住。
    借著一千毀滅分身阻擋儋耳,陳九公直入玄黃世界。立在玄黃天地之間,陳九公感覺到這里的氣息和亙古恒寰截然不同,倒是和洪荒差不多。
    “嗯?那是……”感覺到下方大地上有動靜,陳九公低頭望去,只見道道靈光糾纏在一起,化作人族,其中有男有女。
    陳九公大驚,可同時卻恍然大悟,喃喃道:“二五!二五!二五之精,妙合而凝,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陳九公頓悟,他記得在來洪荒之前,曾看過一書,那本名著家喻戶曉,喚作《紅樓夢》。其書作者,曾以“二五”隱喻薛寶釵、賈寶玉婚后X生活美滿。此處二五,已非陰陽五行,而是八八六十四卦之卦爻,即一卦六爻中之第二爻、第五爻。二爻陰、五爻陽,陰陽和合,繁男衍女。
    這時,一道道紫光自陳九公背后飛來,相繼進入他體內。
    儋耳持鞭至陳九公身旁,見陳九公未奪玄黃世界中靈寶,也沒有打擾盤寰,只是在看那些靈氣繁衍人族男男女女,這才沒有動手。
    陳九公沒有轉身,也沒有側目,用手往下方一指,問道:“此不為道,為何?”
    “不錯,此非道也!”聽陳九公之問,儋耳頷首,道:“此為陰陽之源,乾坤之源。”
    “源……不是道么?”陳九公淡淡一笑,目光所及,只見一方石碑懸于南方不遠處,大袖一揚,那石碑憑空向他飛來。
    見陳九公之舉,儋耳就要出手阻攔。在他看來,這玄黃世界中的所有,都是自己和盤寰的,莫說是這寶貝,就是一草一木,也不容他人染指。
    在儋耳將太易鞭揚起時,耳邊傳來陳九公的聲音,“借寶一觀,稍后奉還。”
    儋耳聞言收鞭,可還想不放心似的,目不轉睛的看著陳九公。
    “果然不同!”陳九公摸著身前石碑,在其上未能發現一絲大道之氣息,倒是有一絲奇異的力量,可能就是儋耳所說的“源”吧?
    陳九公微微側目,向儋耳望了一眼,見他目光炯炯地盯著自己,陳九公淡淡一笑,擺手道:“當日一見,閣下風采蓋世。今日,怎變得這般小家子氣?”
    聽陳九公此言,儋耳應道:“玄黃乃盤寰所辟,吾自當為她守住這些靈珍。”
    “靈珍?”
    “不錯!此乃先天靈珍也!”
    PS:“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出自宋代周敦頤《太極圖說》,《紅樓夢》中,曾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隱喻寶哥哥、寶妹妹生活圓滿。
    “無所不通之謂圣,妙而無方之謂神。”出自唐韓愈《賀冊尊號表》
    “繩繩兮不可名復歸于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象之象是謂忽恍。”出自:《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