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94 離地焰光旗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始;有名……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
    《道德經》乃老子教化人族千萬年來所悟,上篇開篇講道,言宇宙本根,含天地變化之機,蘊陰陽變幻之妙,故稱為《道經》。下卷開編論德,言處世之方,含人事進退之術,蘊長生久視之道,是為《德經》。
    這《道德經》雖只有五千字,但卻為人教教義之根本。
    今日就在這兜率宮中,已有萬年不曾講道的太清圣人老子為玄都、多寶、孔宣三人講經。
    老子講道亦如其人,并不像其他圣人講道時香氣彌漫、金蓮遍地,整個大赤天與往日一樣,無有任何異象,但卻使玄都三人如癡如醉,難以自拔。
    講盡五千言《道德經》,在此經之中,聽上去是以王朝興衰成敗、百姓安危禍福為鑒。但在玄都三人耳中,這就是圣人大道,是天地至理。
    半響之后,多寶、孔宣齊齊睜開雙眼,起身向老子一拜,“多謝圣人傳法。”
    心中對老子對截教的所作所為有怨言不假,但傳道之恩不得不謝。在修仙問道之人眼中,朝聞道,夕死足矣。傳道之恩是為最大,所以修士最敬授道恩師。
    看著身上光華流轉的多寶。孔宣二人,老子輕嘆一聲,“通天收的好徒弟啊。”
    說完,老子的目光望著西面,一時間放佛看到了正在漸漸興盛的佛門。“汝二人也屬玄門,如今佛門當興,吾欲使汝師兄弟二人化胡為佛分薄佛門氣運。”
    “任憑圣人差遣。”因果既已欠下,就需得償還。況且圣人因果,若不想法還上,等待大劫來臨之際,恐怕就要拿命來還了。所以,對老子命二人前往西方立教一事,多寶、孔宣雖心中不愿,但為償還因果不得不應。
    “玄都,牽為師青牛來。”
    “老師……”玄都聞言一愣,道祖當日曾言非天地大劫圣人不可現于洪荒,這還要牽牛干嘛。
    “速去!”
    “是。”圣人做法可是自己可以揣測得了的?玄都連忙起身出了兜率宮,將老子青牛牽至宮外。
    這時老子帶著多寶。孔宣已至宮門外,突然老子身上赤光大作,玄都等人只覺得眼前一片紅光閃爍,直晃得三位大羅金仙也睜不開雙眼。
    當紅光散去,玄都、多寶、孔宣睜開二目定睛觀瞧,只見一老道出現在青牛之上。
    這老道面容與老子有七八分相像,頭戴紫金冠,身穿赤色八卦袍,手持拂塵,腰系絲絳,一副有道全真的樣子。可令人驚訝的是,這老道全身上下竟然沒一絲法力。
    “日后還要有勞道友坐鎮天庭。”老子向這老道打一稽首。
    “你我一體,何須如此。”這老道正是老子分身太上老君。如今天庭被玉帝、陳九公把持,元始符召在天庭已經不管用了。雖然需要他們對抗佛門,但也不能讓其實力增長太快。所以老子決定派一分身前去天庭坐鎮,就算無有一絲道行、法力,你玉帝和陳九公也不敢不把太上老君放在眼里。
    太上老君淡淡一笑,對多寶、孔宣道:“隨吾下界往西方一行。”
    “是!”多寶、孔宣在演義中都是敢向圣人出手的人,說白了,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欠下圣人因果,終要償還。
    ……
    紫微宮中,一身紫龍袍的陳九公站在一旁,坐在龍椅上的是一個碧衣少女。
    “小師侄,你這紫微宮不錯嘛。”
    “師叔若是喜歡,九公就將這紫微宮送給師叔了。”
    “真的。”碧霄聞言眼前一亮,面露喜色。
    這紫微宮對于陳九公來說,根本就是可有可無。此時陳九公不但有峨眉山,還有北俱蘆洲一州之地等著自己去治理。平日在這紫微宮中留下一道分身,只是為了調動星辰之力。而瓊霄、碧霄都是是自己師叔,而且和無當圣母不同,二霄乃老師親妹,關系自是不比他人。
    二霄被封感應隨世仙姑,并不像金靈圣母那樣執掌金闕,坐鎮斗府,居周天列宿之首,有自己的宮殿。二霄乃女兒身,天庭多為男子。若是能居住在師侄的紫微宮,當然是最好。
    陳九公這道分身跟那太上老君一樣,都沒有道行、法力,平日這分身幫助陳九公調集星辰之力都要靠宮中禁制相助。如今紫微宮多了兩個金仙,而且還都屬于自己最親的人,陳九公肯定非常放心。
    將紫微宮的禁制、陣法全部告知瓊霄、碧霄,如此陳九公連分身都不打算留下了。兩位師叔畢竟是女兒身,自己又是晚輩,若是同在此處,無論紫微宮中宮殿樓閣無數,但也是不好。
    就在瓊霄、碧霄歡喜之時,門外傳來了太白金星的呼喊聲,“帝君!帝君!”
    “額……”陳九公打定注意,一會兒就下界給兩位師叔找尋幾個不錯的童女在宮中服侍,并從峨眉山中火龍兵抽調五百,在此守衛。省的這紫微宮連個傳話的人都沒有。
    手捧一托盤的太白金星立于紫微宮外,見宮門突然敞開,太白金仙知道這是帝君讓自己進去,此次奉玉帝之命前來,太白金星不敢怠慢,連忙托著玉帝命自己帶來的東西就進了紫微宮。
    “拜見帝君!”進到宮中,先拜陳九公,但太白金仙一抬頭,卻見感應隨世仙姑正坐在龍椅上,而紫薇帝君在一旁站著,卻是讓太白金星一愣。
    淡淡一笑,陳九公指著二霄道:“這是我兩位師叔。”
    “見過兩位仙姑。”以太白金仙在天庭的地位,其實不需要向瓊霄、碧霄見禮。但這二位竟然是紫薇大帝的師叔,而且能在紫微宮中坐在帝君的龍椅上,那這關系絕不一般。
    雖然有些任性,但碧霄也知禮數,連忙起身和姐姐一起還禮。
    “太白,大天尊命你前來有何要事?”看著太白金星手捧托盤,盤上蓋著山河錦繡圖,看樣子不應該是蟠桃,那會是什么呢?
    緊走兩步,將托盤奉在陳九公面前,“帝君,大天尊命老兒將此物送至紫薇宮。”
    揭開錦繡圖,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此物正是那打神鞭。
    明白玉帝是什么意思,陳九公拿起打神鞭,對太白道:“汝且為吾轉告大天尊,此等恩情,我截教上下銘記于心。”
    “尊帝君之命!”
    太白金星就是個傳話的,而且讓他傳話的這兩人都不是一般身份,太白金仙也不敢多做揣測,只能回去如實稟報。
    見太白金星離去,碧霄又恢復了小魔女的本性,來在陳九公前,一臉期盼的說道:“師侄,可否將這打神鞭借給師叔玩上幾日?”碧霄還記得當日在封神臺上的姜子牙,就是拿著這打神鞭威脅截教弟子、如今眾神歸位,但只要名字在封神榜上,就要受這打神鞭節制。看著打神鞭,碧霄不禁想起,在天**還有黃龍真人等闡教門下,這絕對是出氣的好機會啊。
    “額……”陳九公不由得一陣頭大。這碧霄是老師生前最寵愛的小妹。如今老師已去,陳九公將對老師趙公明的思念全部轉到這二霄身上。若是別的要求,陳九公肯定盡全力滿足她們,但這打神鞭嘛。陳九公不是怕別的,就怕碧霄拿著打神鞭去收拾天**的闡教門徒。雖然陳九公也想對付黃龍真人等人,可此時天庭三百六十五位周天星君不全都是截教和闡教弟子,還有不少普通的將領。因為有聞太師在,殷商一方將領自是不用多說。但那西岐文武,若能爭取,還是盡量爭取過來的好。陳九公不想因為無故欺負黃龍真人他們,導致他人對截教有什么別的看法。
    “師侄,要不師叔拿金蛟剪跟你換?”
    見陳九公有些為難,瓊霄淡淡一笑,拉過碧霄,“妹妹,莫要讓九公難做。”
    “姐姐……”
    碧霄仍不死心,還要說什么,卻被瓊霄打斷。“妹妹,如今我截教與天庭結盟,大天尊將此物送至九公手中,其中用意頗深。若你硬要持此物去教訓闡教弟子,恐讓大天尊輕看我截教中人。”
    聽瓊霄這話,陳九公眼前一亮,沒想到這瓊霄師叔雖然脾氣火爆,但很是明理。
    這時的碧霄聽姐姐這么說,想了一想,覺得是有道理。也不再嚷著要打神鞭了,不過一雙秀目仍然盯在打神鞭上,“師侄,要是那闡教弟子欺負師叔,你可要幫師叔我出氣啊。”
    “你不欺負別人就不錯了。”心里這么想,但陳九公可不敢這么說。
    此時紫微宮有瓊霄、碧霄坐鎮,這道分身的使命也就完成了。與瓊霄、碧霄告別,這道分身化作一道青光卷起打神鞭直往峨眉山而去,留下了一臉失望之色的碧衣少女長吁短嘆。
    自天庭三百六十位周天星君歸位以后,天庭氣運、勢力大漲,玉帝、王母又有陳九公支持,截教弟子也十分配合,根本沒有聽封不聽調的情況出現。上朝之日,截教眾神從未有一人遲到或是空缺,按時點卯,絲毫不差。
    截教如此,那黃龍真人等闡教門徒就更是小心翼翼,生怕被玉帝抓住把柄以打神鞭懲治。這還是黃龍等人不知道玉帝已經將打神鞭交給了陳九公,不然更得擔驚受怕。生怕哪天這位紫薇帝君又起了什么歹毒心腸,找自己麻煩。
    有了截教眾神鼎力相助,玉帝、王母放開手腳,在三界招募百萬天兵。洪荒生靈無數,凡有九竅者皆可煉氣修道。天庭本就是道祖親封的三界正統,如今勢力如此龐大,許多散修自愿響應玉帝旨意上天為官。
    至于天兵,更是好辦。在天庭中,有一至寶,乃道祖立天庭時以大法力凝聚的化仙池。顧名思義,只要凡人入此池內,仙體自成。有此寶在,玉帝還招募許多人間精壯士卒,通過化仙池轉化仙體,一時之間,天庭氣運大增。
    峨眉山中,一道青光閃過,正出現在陳九公手中,陳九公將打神鞭收起,望著西方輕輕一嘆,“師伯師叔西行,九公豈能不送上一送?”
    ~~~~~~~~~~~~~~~~~~~~~~~~~~~
    日后每日3000字兩更,2000字兩更,一共還是一萬字。本章正文字數3400,晚上六點一更也是3000+。
    十分感謝國家電力公司大大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