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901 交易小能手盤寰盤亙盤恒之詭異

亙古混沌,恒寰千萬,孕育生靈無數,只是這些混沌魔神如一盤散沙,沒形成任何勢力。p看今日盤亙截倚帝、降窫窳,盤恒用古之烙印換取倚帝,陳九公隱隱覺得不妙。作為亙古兩大強者,如果盤亙、盤恒一心發展自己的勢力,能夠預料得到,兩大勢力即將崛起。對于洪荒而言,此絕非好事。
    陳九公不動聲色,將身微微一動,想著趁那盤亙、盤恒不注意,自己就走!那古之烙印也不要了,盤亙有沒有三份自己需要的古之烙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決不能讓盤亙集齊全部的亙之烙印。為此陳九公都動了殺念,準備把那空桑、闥非一一滅口。
    這時,盤恒從盤亙手中接過太始劍,提著倚帝大步離去。在臨走之前,還瞪了陳九公一眼。
    盤恒剛走,盤亙就急切地向陳九公道:“古之烙印還差一份,待吾……”
    “盤亙!”陳九公突然開口,將盤亙的話打斷,只聽他向盤亙問道:“汝截倚帝、降窫窳何用?”
    盤亙聞言一怔,冷聲道:“汝來自盤古所開之洪荒,哪知亙古恒寰之奧妙?無需多問,日后便知。”
    聽盤亙就這么把自己拒絕了,陳九公借機將面色一沉,裝作不悅的說:“事先說好,三份古之烙印換一份亙之烙印,既然湊不齊三份,那這交易就作罷!”
    “且慢!”見陳九公要走,盤亙連忙開口,對陳九公道:“吾雖只有二份古之烙印,然吾有亙之烙印份、恒之烙……”
    陳九公面露冷笑,再次將盤亙的話打斷,“亙、恒之烙印雖好,但與吾無用,吾要它作甚?”亙、恒之烙印與陳九公沒有么?現在看來,的確如此,可卻對洪荒億萬修士有用。全文閱讀如果有可能的話,陳九公不介意多換一些,帶回洪荒傳于各教門人弟子,只是這盤亙現在已經如此之強大。要是真讓他得到了完整的亙之烙印,那還有誰能治得住他?
    所以,陳九公準備找各種理由推脫,就是不與盤亙作交換。而且,陳九公要趁機試探盤亙底線。看看他為何這般縱容自己。
    盤亙也不惱怒,只是靜靜地看著陳九公,正色道:“亙、古、恒、寰齊聚,有無上之機緣!”
    陳九公聞言,什么也不說,只是搖頭冷笑。這盤亙,不久前還問自己要亙、恒之烙印何用,現在又有無上機緣了,真拿自己當傻子唬弄么?
    見陳九公如此,盤亙道:“吾盤亙從不說假話。此無上機緣,只臨于四人,此四人為吾、盤古、盤亙、盤寰所選!”
    陳九公眼中古之焰猛地一滯,通過盤亙這句話,陳九公想到一件事,如果亙、古、恒、寰齊聚有無上機緣是假的,那盤寰還換古之烙印作甚?那古之烙印,又與她何用?難道就是為了與別人做交易?那她得多閑的慌啊!
    見陳九公沉默,盤亙道:“此時為盤恒所言,應當不會有假。”
    陳九公微微點頭。他倒不是贊同盤亙的話,而是終于知道了盤亙剛才和盤恒私底下談論了什么。
    這時,盤亙抬手一指那窫窳,對陳九公道:“盤恒擇倚帝。盤寰選儋耳,吾就選他窫九兒。”說完,盤亙指著陳九公道:“而汝,則是盤古所選!”
    “那又如何?”聽盤亙此言,陳九公反問道。
    “如何?”盤亙哈哈一笑,大聲道:“盤寰已聚齊九份寰之烙印。不日汝那洪荒就有大禍。”
    “哼!”陳九公冷哼一聲,將大袖一甩,轉身就要離去。
    見陳九公不為自己之言所動,盤亙面色一沉,雙手緊緊握拳,身上灰色袍服鼓蕩,好像要向陳九公出手一樣。
    此刻,陳九公反倒停下腳步,轉過身看著盤亙。
    二人對視片刻,盤亙長出一口氣,松開緊握的拳頭,向那邊的窫窳走去。
    陳九公突然開口,問道:“盤亙,既欲求那份亙之烙印,為何不出手搶奪?”
    盤亙停下腳步,微微搖搖頭,指了指腳前窫窳,才望向陳九公,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這窫九兒,才是汝之對手!”
    “嗯?”陳九公心頭一動,再問道:“那倚帝、儋耳也是?”
    “倚帝、儋耳……”盤亙想了想,道:“倚帝未必,可儋耳一定是!”
    “二份古之烙印,份亙之烙印、六份恒之烙印,再來上四、五份寰之烙印,吾就將那亙之烙印予汝!”
    聽陳九公此言,盤亙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指著陳九公哈哈大笑。
    雖然盤亙好像是在嘲笑自己,可陳九公臉上神色不變、他這就是獅子大開口,但不怕盤亙不從,因為他盤亙所需,只有自己那一份亙之烙印。
    半響,盤亙止住笑聲,對陳九公道:“盤古傳人,可知何為平衡?”
    “平衡?”陳九公怎能不知道什么叫平衡,以前天道還在時,洪荒教主們經常說天道最重平衡,那也是鴻鈞忽悠洪荒眾生的手段之一。
    盤亙自顧道:“亙古混沌,恒寰千萬,唯重平衡耳!那盤古,得完整古之烙印,才會開辟洪荒。而那洪荒,內含三千大道,生靈出世就有元神,故當遭劫難,此皆為平衡耳!”說到此處,無數的點點白光自盤亙眉心飛出,于空中形成四幅圖案。
    陳九公能看的出來,前兩份都是古之烙印,還都是自己沒有的。而后兩份,一亙、一寰,同樣是自己沒有的。
    將完整的四份烙印呈現于陳九公面前,盤亙什么都不說,就那么靜靜地站著,靜靜地看著陳九公,一副胸有成足的樣子,似乎根本不怕陳九公不將那份亙之烙印交給自己ra;。
    陳九公將四份烙印記在心里,把左手一抬,食指一點,一道紫光自指尖出,長至三丈來長,將那份亙之烙印呈現在盤亙眼前。
    有了這份亙之烙印,盤亙就集齊了全部的亙之烙印。可此時此刻,盤亙面上無絲毫喜悅、激動之色,只是將窫窳提起,向那邊混沌走去。
    這時,在盤亙身后,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亙古恒寰,唯重平衡。汝與盤寰都得了完整之烙印,可會隕落?”
    盤亙頭也不回,口中出言,反問道:“盤古可曾隕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