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899 有八份亙之烙印的盤亙


    “等等!”眼見紫光如繩似線,于空中簡單勾勒出一幅圖案,是一份亙之烙印的一小部分,盤亙猛地大叫一聲。
    陳九公不知盤亙之意,向他望去,只見盤亙指著陳九公身后的闥非、空桑道:“吾等交換烙印,留他們在此作甚?”
    聽盤亙此言,陳九公大喜。他雖與闥非數次聯手,可卻有不少事瞞著闥非,就拿古之烙印來說,自己就比闥非多得一份。如果讓闥非在一旁,觀自己與盤亙交換,事后闥非肯定會找自己理論。
    還好此時有盤亙出言,陳九公順勢轉過身,翻手祭出混沌珠,對闥非點點頭。
    闥非很想在此見證陳九公與盤亙交換亙古烙印,只是他怕盤亙向他出手,只能任由陳九公將自己收入混沌珠中。
    而空桑呢,他反對與否,根本不重要,緊隨著闥非入了混沌珠。
    “這是什么神珍?”見陳九公之混沌珠神妙,盤亙出言問道。
    陳九公還指著混沌珠在亙古恒寰之混沌中保命呢,哪里會應盤亙之問?所以,這一刻陳九公就像沒聽見盤亙的話一樣,自顧向那紫光一指,紫光繼續變幻,勾勒亙之烙印。
    沒能從陳九公口中得到有關混沌珠的信息,盤亙也不在意,眼下他最在乎的還是亙之烙印。只是看到紫光構成的圖形,盤亙微微搖頭。
    見盤亙搖頭。陳九公并未多想。如果真像盤亙所言,他有八份亙之烙印的話,那自己手中這四份肯定會有和他一樣的。
    陳九公抬手,沖著那紫光一指,紫光瞬間動了起來,形成另一份亙之烙印的一部分。
    紫光還在動,盤亙就出言道:“也不是這一份。”
    陳九公再指,紫光又動。可盤亙還是搖頭。
    這時,陳九公才想到那被自己收入混沌珠內的空桑,難道盤亙所需,真是空桑那份?
    原來,陳九公剛剛與盤亙展現出來的三份亙之烙印,全是得自盤寰之處。此時陳九公手中只剩一份亙之烙印,就是從空桑那里威逼得來的。
    當紫光第四次勾勒成型時,就見盤亙眼中亙之焰幾乎跳出眼眶。
    陳九公一笑,將袖一揚,那幅圖形散開。化作一道紫光直入他袖中。
    “啊!”眼見亙之烙印消失,盤亙大叫一聲,差點追著紫光撲向陳九公。可卻想起剛才和陳九公的約定,盤亙止住去勢,對陳九公道;“就是這份,吾與汝換!”
    盤亙話音剛落,就聽陳九公大聲道:“且慢!”
    “怎么?”盤亙有些不解,忙陳九公道:“有何不妥?”
    看著滿臉急切的盤亙,陳九公笑道:“這亙之烙印是沒問題了。那么與其作換的古之烙印呢?”
    “什么?”
    見盤亙還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陳九公道:“吾等有言在先,汝盤亙出古之烙印三份,換此亙之烙印。只是古之烙印。吾已有四!”
    “這個……”陳九公此言一出,盤亙隱隱覺得麻煩了。自己手中有三份古之烙印,可卻不知道這三份古之烙印是不是陳九公所需要的。如果這三份烙印中,有陳九公已有的。那這交易還能成么?
    看到盤亙面色一沉,陳九公微微一笑,對盤亙抬手示意。
    盤亙點點頭。眉心處飛出一連串的白色光點,好像一群螢火蟲,在空中組成圖形。
    此時陳九公很驚yà,一是因為那些白色光點,似乎是一種奇異的力量。二是因為展現在自己前面的這部分古之烙印,應該是自己最初得到的那份。也就是在亙古恒寰之始,陳九公看到的那一份。
    見陳九公不說話,盤亙心中暗喜,只是下一秒,陳九公輕輕搖頭,讓盤亙心中之喜煙消云散。
    “這……”盤亙似乎有些不甘心,你要說你有,剛才至于那樣么?
    陳九公面色一正,抬手一指,對盤亙道:“吾已有之!”
    盤亙是不甘,但還能說什么?大手一揮,那點點白光散開,又重新凝聚成形。
    又是一份古之烙印的一部分,盤亙帶著期盼向陳九公望來,可這一看,盤亙的心不禁一涼。
    此時陳九公的目光根本不在那份古之烙印上,而是沖著盤亙微微一笑,問道:“此二份古之烙印,可是來自盤寰?”
    “啊!”盤亙聞言,不禁一愣,自己不久前剛和盤寰互換烙印,當時只有儋耳在場,這盤古傳人是怎么知道的?
    看著盤亙一副茫然的樣子,陳九公輕輕搖頭,道:“吾曾以二份古之烙印,自盤寰處換得亙之烙印三份、恒之烙印二份。”
    “啊?”聽陳九公這么一說,盤亙卻好像更不明白了,只聽他向陳九公反問:“汝要亙、恒之烙印何用?”
    “吾要……”盤亙這么一問,還真把陳九公給問住了。是啊,亙、恒之烙印與己身何用?只是,現在重要的是這個么?
    見陳九公眼中古之焰猛跳,盤亙哈哈大笑,指著陳九公道:“又是一個被盤寰唬了的。”
    又?又是什么意思?看來那盤寰平時就不少蒙人啊,陳九公看那盤亙笑的開心,不禁有些無語。你說這盤亙愚吧,可真是傻的話,怎能有這般神通?你要說他聰明,看他現在這副樣子,嘖嘖……
    陳九公輕咳一聲,道:“三份古之烙印,就此作罷,吾,去也!”說著,陳九公轉身就走。
    只顧著大笑,盤亙連陳九公說什么都沒怎么聽清,可看到陳九公要走,盤亙的笑聲戛然而止,急喊陳九公:“盤古傳人,莫走,莫走!”
    聽盤亙呼喊,陳九公連身都不轉,只是扭過頭,向盤亙問道:“怎么?莫非汝還有三份古之烙印?”
    “這……吾還有一份……”盤亙剛說到此處,就見陳九公抬腿就走,連忙出言挽留,“吾雖只有一份古之烙印,可吾有八份亙之烙印、六份恒之烙印……”
    盤亙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陳九公打斷了,只聽陳九公淡淡道:“吾要亙、恒之烙印何用?”
    “何用……”盤亙聞言語塞,這話好像是自己剛才問他的,怎么被對方反問回來了?
    其實,盤亙不知道的是,就在交換烙印的過程中,陳九公一直觀察盤亙舉動。這亙古恒寰遵循的法則,與叢林法則極其相似。而且看盤亙截倚帝、降窫窳之手段,絕非善類,可他為什么不向自己出手,強搶那份亙之烙印?
    就在盤亙無語,陳九公暗自思索之時,盤亙身后混沌破開,一身紅衣,身背大斧的盤恒大步踏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