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93 長眉交易

西方二圣有大宏愿,大毅力,可惜缺了氣運。
    昔日道祖紫霄宮分封圣位,其中女媧娘娘行造化之道,最先成圣。然后三清各自立人、闡、截三教,教化洪荒生靈,借立教功德證道成圣。
    而當時的接引、準提卻遲遲未能成圣,只因西方人煙稀少,靈氣散淡,遠遠不及東方寶物天華,俊杰輩出。乃知生靈為立教之本,靈寶又為大教之氣,哪怕他二人功行圓滿,神通之日。可是不立教始終證不得混元,此乃鴻鈞所定的天數,是以兩人立教之時,生生慢了三清許多時光,也是無奈。
    當年的西方教雖屬玄門,但無論是三清,還是女媧都不承認。在他們看來,只有東方四圣才是玄門正宗,西方不過旁門罷了。
    西方貧瘠,少有靈寶,東行又有四圣為難。無奈之下,西方二位圣人以大智慧創出西方獨有的舍利、金身之法。
    舍利子和金身皆乃西方寂滅佛法凝聚念力而成,其中蘊含與本尊道行相同的法力,可做為靈寶,也可斬去化身。像多寶道人入佛門后斬去的善尸多寶如來,就是以金身作為寄托,將善念斬去。
    懼留孫等人也曾聽說過西方的功法,但在老師元始天尊口中,西方手段不過旁門而已。只不過上一次萬仙陣一戰,闡教門下發現了西方教并非是老師口中的旁門,當日要是沒有準提金身相助,闡教眾門徒恐怕沒有一人能從萬仙陣中活著走出來。
    在西方有一至寶,名曰八寶功德池。從此處可直通六道輪回轉世,轉世后竟可以保存前世道行。燃燈言入佛門修煉寂滅佛法,以念力凝聚金身舍利,然后再通過西方八寶功德池轉世,重生之后煉化前世舍利。這就是燃燈道人恢復修為的辦法。
    燃燈道人說完這些,洞中文殊四人默不作聲,燃燈知道他們在想什么,也不出言打擾,靜靜地坐在蒲團之上,不知在想什么。
    半響,慈航道人站起身來,望著三位師兄,開口道:“吾意已決,跟隨燃燈老師一起拜入佛教。”
    “什么!”文殊等人聞言大驚,這三人雖也動心,但卻割舍不下闡教。與燃燈不同,作為親傳弟子,老師元始天尊對他們可都不薄。好歹萬年教誨,多年的同門情誼,并不是那么容易說舍下就舍下的。一入西方,就相當于叛教,也就再無了回頭的可能,此事不得不慎重考慮。
    見文殊等人遲疑,慈航道人冷哼一聲,“闡教不公,燃燈老師多年來為闡教盡心竭力,經落得如此下場。況且教中紛爭,師兄弟不和,我早就受夠了!不管怎樣,我慈航決意跟從燃燈老師。你們也別忘了,這些年要是沒有燃燈老師,你我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慈航道人這話說的不假,自天皇年間便入闡教,在巫妖大戰之后,燃燈一直相當于闡教十二金仙的保姆。這些年來,燃燈道人對每一個闡教弟子都有救命之恩,而且還不止一次,但在闡教之中,又有幾人會感激燃燈恩德呢?
    聽慈航道人之言,文殊等人不由得陷入沉思。是啊,同門不和,嫉妒紛爭。整個闡教二代弟子滿打滿算不會超過二十人,但卻分成了四派之多。那截教萬仙來朝,也沒分的這么細致啊。
    長出一口氣,懼留孫起身對燃燈一拜,“燃燈老師,我懼留孫愿隨你西行。”
    “我普賢也愿意。”
    見三位師弟皆有此心,文殊搖了搖頭。燃燈走了,三位師弟走了,這一派就只剩下自己一人,就算留下,日后在闡教之中,不定要怎么受廣成子他們的氣呢。想到此處,文殊廣法天尊長嘆一聲,“那就同去吧。”
    最終是這樣的結果,燃燈微微一笑,如此也好,日后到了佛門也好有個照應。
    突然,燃燈想到了什么,連忙起身道:“事不宜遲,吾等速速趕往西方。”
    燃燈這么一說,文殊四人才反應過來。是啊,自己師兄弟四人叛教,老師怎能不知?若是派云中子前來清理門戶,這五人法力盡失,怎么是云中子的對手?
    當即五人出了圓覺洞,借土遁之術全力往西方飛去。雖然幾人法力全失,但道行未損,簡單的運用遁術還是可以的。
    靈鷲山地處西賀牛州,離靈山不遠、這五人一路借遁術疾馳,不一會兒就到了靈山腳下。燃燈道人抬頭一看,只見一佛陀正立在前方笑吟吟的望著自己五人。
    “南無阿彌陀佛,貧僧藥師奉老師、師叔之命在此恭候多時了。”正是西方佛門首徒藥師王佛。
    燃燈上古佛歸位,懼留孫佛歸位,文殊、普賢、慈航佛門三大士歸位。佛門氣運頓時有所增長,此消彼長之下,玉虛宮中元始天尊騰地一下從云床上站起身來,面色鐵青,怒吼道:“燃燈,汝不為人子!”
    佛教、闡教氣運變化,眾圣都有感應,西方二圣自是欣喜。燃燈就不用說了,那是當年洪荒第一拼生靈,跟自己一樣同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的上古大神通者。而闡教四金仙都是元始天尊從千萬人中選拔出來的,能夠入闡教門下,資質上肯定沒得說。只不過在準提佛母看來,是元始天尊不會教徒弟,才使得門下弟子雖有資質,但心性不足,鮮有成器者。
    媧皇天中,女媧娘娘冷笑不已,當年巫妖大戰之時,三清堵門,卻是讓女媧娘娘顏面盡失。這次量劫之中,截教先滅,闡教又損,著實讓女媧娘娘出了一口惡氣。
    與女媧娘娘不同,本該幸災樂禍的通天教主輕嘆一聲,微微搖頭,“元始,引狼入室,苦果自吃。”
    大赤天兜率宮中,老子從入定中睜開二目,喚來玄都道:“去將那二人帶來。”
    “這……”玄都聽老師吩咐,卻未曾動身。
    老子眉頭一皺,“怎么?”
    “老師,那兩位道友平日從不言語,恐怕不會跟弟子來此。”
    老子聞言無語,這截教門下怎么都跟通天教主一個性子?這二人在兜率宮中也有些日子了,最初幾日這二人竟敢出演謾罵,若不是老子性情淡然,而且這師兄弟二人另有用途,恐怕讓他們輪回轉世,都是老子仁慈。
    老子心神一動,那多寶、孔宣二人就出現在兜率宮中,但他們兩人仍舊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