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895 假倚帝劍刺劍砍斷臂無皋血與淚

太始劍,頂天立地!
    其長何止萬丈。
    作為太始劍之主,此時的倚帝于太始劍前,亦如那泰山前之螻蟻一般渺小。
    只是此“螻蟻”有毀天滅地之能!
    倚帝雙臂齊動,太始劍向左側傾斜,頂天之劍刃劃過青天,直接將天劃開個口子。
    太始劍劍刃所過,天,斷作兩半!
    劃破蒼天,太始劍倒轉,劍刃刺地,于蒼茫大地上劃過。
    地,分作兩邊!
    天開地裂,世界末日降臨于此,山崩云寂滅,石飛水倒流,蒼生輪,萬物湮滅。
    眼見倚帝施展無上神通毀滅這方天地,無皋單手提太初棒,冷眼看著這一幕。
    這方天地全部毀在太始劍下,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
    陳九公此陣不知有何名堂,可陣中天地被破,大陣不破,天地消失之后,倚帝、無皋落在一紫色世界中。
    這里無天無地,無有一切,似那亙古恒寰之混沌一樣,只是這里全是紫色,是無盡之紫氣。
    “倚帝,這”無皋神通雖不及倚帝,但冥冥之中察覺到一絲危險,心底有些不安。
    倚帝抬手,示意無皋不要說話,此時,倚帝憑借他敏銳的直覺,同樣感覺到了有些不對。
    倚帝左手伸出,一把抓住無皋,右手舉劍。可還未等他這一劍刺出,方圓百丈之內紫氣消失,百丈空間塌陷,一股龐大且無形的力量降臨在倚帝、無皋身上。
    那股無形的力量帶著毀滅一切的氣息,在這一刻,無皋感覺到了死亡的恐怖。
    倚帝面色微變,拉緊無皋,催動身上無質環,右手揮動太始劍。
    呲
    太始劍仿佛斬到了什么,出呲呲聲響,絲絲白氣、紫氣自太始劍旁散開。
    “呼”倚帝收劍。長出一口濁氣,二目中精光閃閃,對身旁無皋道:“無皋,有甚手段。就抖拿出來吧。”說著,一震掌中太始劍,一道白氣直至無皋面前,乃那先天一炁!
    無皋張口一吸,先天一炁入口。無皋單手舉起太初棒橫于胸前,對倚帝道:“倚帝,吾已知曉,且看無皋破他此術!”
    無皋話音剛落,還未有絲毫舉動,就聽轟隆一聲,方圓千里之內,滾滾紫氣爆開,萬道雷光自四面八方射來,那雷皆破混沌、開天地之盤古都天神雷。要看
    無皋將身一縱。單手把太初棒掄開,大聲道:“在昔太初,玄黃混并,渾沌鴻濛,兆朕未形。”無皋話音落下,億萬棒影條條。
    轟轟轟
    雷光遇棒影,轟鳴聲不絕不斷,齊齊泯滅。
    片刻之后,方圓千里之內為之一空,無滾滾紫氣。無都天神雷,無太初棒影,就如那混沌魔神在亙古恒寰之混沌中所開空間一般。
    而千里之外,仍是滾滾紫氣!
    “走!”無皋沖著倚帝大喝一聲。飛身向千里之外紫氣飛去。
    誰知,無皋剛剛動身,浩然毀滅之力降下,瞬間無皋吞沒。
    這是億萬都天神雷所蘊毀滅之力,雷破,力仍在!
    倚帝拼命催動無質環。卻無法護持無皋,眼睜睜地看著無皋化為飛灰,只有先天一炁繞著太初棒浮于空中。
    “無皋!”倚帝大喝一聲,奮力揮動太始劍。滅了無皋后,所有的毀滅之力全向他倚帝聚來,是要將他毀滅于此!
    在滾滾紫氣之間,陳九公盤膝而坐,頂上九道紫光盤旋,一道于中央,八道在八方,呈太極八卦之勢。
    沒錯,這九道紫光所成,即為陣圖!那天地、紫氣,盤古都天神雷,皆為陣,乃三千毀滅之道所成,為陳九公陣道之巔峰!
    陳九公沒有為這大陣取什么華麗的名字,在他看來,此陣既然是毀滅之道所成,那就叫作毀滅大陣。陳九公相信,待自己三千毀滅之道全部圓滿之后,所成大陣能毀滅一切!
    雖未圓滿,然大陣成形,必要有人祭陣!
    陳九公乃混元教主,此陣是他陣道之巔峰,所以這祭陣之人必須夠分量。原本陳九公是想拿窫窳祭陣,誰知那窫窳沒來,倒來了倚帝、無皋。十大混沌魔神,倚帝第四,無皋第九,祭陣足矣!
    無皋身死,陳九公猛然睜開二目,抬手一甩,一道道紫光向八方飛去,只有那完整的毀滅之道懸于他頂上。
    陳九公消失于紫氣之間,下一刻來在太初棒前,大袖一甩,將太初棒與那環繞棒身之上的先天一炁盡收入袖中。
    陳九公收太初棒、先天一炁,那倚帝就在不遠處,可他此時好是狼狽,身上袍服破碎,滿面是血!億萬都天神雷所蘊毀滅之力何等之強,那毀滅無皋的只是一少部分,剩下的大半瞬間爆開來,倚帝險些步了無皋后塵。
    此時此刻,倚帝再無往日風采,抬手撩開擋在眼前的染血頭,倚帝眼放寒光,注視著陳九公,問道:“此乃何等手段?”
    陳九公立于虛空,面帶微笑,應道:“此乃吾洪荒陣道,傳自太上無極盤古上清教主!”
    “陣道盤古”倚帝將弓著背直起,一圈圈無形的力量向四周擴散,手中劍遙指陳九公,道:“盤古傳人,還無皋性命來!”
    倚帝話音剛落,陳九公飛身暴退,因為他感覺到,有一道劍氣無形無影,向自己射來。
    陳九公身形一動,暴退千里,沒入那滾滾紫氣之中。
    緊隨陳九公之后,紫光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撕開,分開兩邊。
    倚帝舉目,盯著陳九公,下一秒人已出現在陳九公身前,太始劍狠狠刺向陳九公胸口!
    陳九公抬手一指,頂上紫光落下,直擊太初劍。
    光與劍相碰,周圍千丈之內,紫氣轟然炸開,滾滾毀滅之力瞬間將倚帝籠罩。
    此時,倚帝還哪里顧得上陳九公?反手將太始劍收,繞身就斬!
    呲
    又是那熟悉的響聲,是太始劍對毀滅之力,是毀滅之力戰無質環。
    陳九公消失在倚帝身前,此時身在滾滾紫氣之中,原來在他頭上盤繞之紫光已然不見,那毀滅之道已融入陣中。
    陳九公輕聲道:“滅于絳,一朝而毀!”
    毀滅大陣所占之地不過千里,可陳九公話音一落,整座大陣爆開!)
    ◆地一下云來.閣即可獲得觀.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