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903 九公回歸傳烙印誅仙劍陣出洪荒

“無時不生,無時不化。不生者疑獨,不化者往復,其際不可終。”
    伴隨著倚帝口中這段玄之又玄的話,太始劍刺出,一道道白色且透明的劍氣現于太始劍周圍,停滯瞬間后迅速向那毀滅之道所成紫光射去。
    這時,那被倚帝斬破的二千九百九十九條毀滅之道重聚,只是此次并非化作一個個陳九公,而是以一道道紫光之形,密密麻麻一層層環繞倚帝身外。
    砰!砰!轟!轟!砰……
    陣陣響聲不絕于耳,太始劍氣與毀滅之道相撞,齊齊湮滅于虛空。不過毀滅之道破而不滅,碎開后轉瞬就能重新凝聚成大道之形。而太始劍氣就不行了,破碎之后無法重舉,但這東西倚帝好像想要多少就能弄出多少來。
    陳九公大袖連連揮動,三千道紫光于倚帝身外飛動,紫光越來越盛,越來越耀眼,只見無盡的紫光連成一片,將倚帝罩在當中!
    倚帝單手持太始劍,周身袍服鼓蕩,一股無形的力量擴散開來,充斥倚帝身外十丈之內。
    這時,一直在旁邊看熱鬧的無皋似乎感覺有些不妥,一震掌中太初棒直奔陳九公打去。
    陳九公看了無皋一眼,飛身而起,躲過無皋一棒,直入那紫光所圍光幕之中。
    陳九公沒入紫光之間,那紫光瞬間擴散開來,籠罩方圓千丈之地!
    “這是什么?”無皋飛追陳九公,但見陳九公消失,急忙在紫光前止住身形。可那紫光向外一擴,直接將他給收了進去。
    在這里,無皋看見了天,看見了地,看見了山川河流,看見了許多許多他從前未見過的東西。這里沒有混沌,沒有亙古恒寰的氣息,雖然好。卻讓無皋覺得不踏實。
    “無皋!”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無皋耳中,無皋循聲望去,見是手持太始劍的倚帝。不禁心中大喜,連忙飛身過去。對倚帝道:“倚帝,此為何處?”
    “吾也不……”聽無皋之問,倚帝搖頭作答,可他剛說出第三個字時。掌中太始劍就隨之而出,直刺無皋肚腹。
    “啊!”無皋神通廣大,但也不知道什么叫胎化易形,根本沒想到有人能扮作倚帝,還扮的一模一樣。所以,當劍刺透皮膚的一剎那才堪堪反應過來。
    噗嗤!
    一道紫光貫穿無皋肚腹,一股血箭自其后腰射出,無皋大叫一聲,將太初棒掄起,一棒砸在那倚帝頭上。再看挨了一棒的倚帝,化作點點紫光散落大地之上。
    “是那盤古傳人!”如不是這點點紫光,無皋萬萬不會想到是陳九公。現在身受重傷,讓無皋又怒又氣,張口噴出一道白氣,白氣向下,朝著散落在下方大地上的紫光卷去。
    那白氣卷下,點點紫光滲入大地,白氣一卷,煙塵四起。可什么也沒卷到。
    無皋咆哮一聲,張口一吸,白氣入腹。就在這時,一個聲音自他身后傳來。“無皋,吾來也!”
    無皋猛地一回頭,又見一個倚帝手持太始劍向自己飛來。
    “這……”有了方才的教訓,無皋心里頓時有了防備,緊緊握了握太初棒,隨時準備出手。可就在此時。左邊又有倚帝的聲音傳來,“無皋當心,那是盤古傳人之詭計!”
    又來一個倚帝,同樣是那讓無皋也分不出真假的形象,手持太初劍。
    就在此刻,迎著無皋飛來的“倚帝”突然出手,手中長劍一遞,直奔無皋胸前刺來。
    無皋怪叫一聲,將太初棒使開,只見道道棒影自太初棒上飛出,將這“倚帝”打爆,化作點點紫光散開。
    這時,無皋才向左邊望去,只見倚帝飛在自己近前,細看去只見倚帝同樣受傷,左肩肩頭有一道三寸長的傷口。
    感覺無皋目光落在自己肩上,倚帝冷哼一聲,望著四周道:“好個盤古傳人,本事不成,手段著實隱現。也不知道他以何手段,化作汝無皋之模樣……”
    聽倚帝說到此處,無皋就知道倚帝的遭遇和自己一樣,想想也是,如果不是被人出其不意的襲擊,憑倚帝的本事豈會受傷。
    想到此處,無皋才想起自己所在這方天地,這里與亙古恒寰完全不同,不知是否有什么玄機。
    就在無皋剛想向倚帝出言詢問之時,卻見一道劍光閃爍。
    “啊……”無皋的慘叫在天地間回蕩,只見一條長長的手臂飛起,似乎除了手掌過膝的無皋,很少人有如此之長的臂膀。
    左臂被人齊根斬斷,無皋慘叫一聲,只能仗僅剩的右臂掄開太初棒,將這個還是假的“倚帝”打殺。
    “啊……啊……啊……”見那“倚帝”在自己棒下化作點點紫光消散,無皋心中沒有絲毫的得意,而是立在空中放聲大叫。
    “無皋!”
    又是一個熟悉的聲音,雙眼通紅的無皋循聲望去,見倚帝向自己飛來,此時的他卻眼放兇光,面露冷笑。
    “無皋,這……”飛來近前,倚帝眼見無皋無了左臂,不禁大驚失色,急忙加快了速度,來看無皋傷勢。
    當倚帝進入無皋十丈之內后,只聽無皋大吼一聲,右臂一甩,太初棒向倚帝橫掃。
    “無皋……”倚帝大驚,此時那太初棒已無了蹤影。這一棒,與當日破大日如來肉身那一棒有異曲同工之妙!
    倚帝不知無皋為何會向自己出手,此時沒有防備的他只能催動無質環,瞬息之間,一股無形的力量擴散開來,周圍空間一顫,那太初棒顯現出來。
    “無質環,汝真是倚帝……”太初棒被無質環擋住,無皋微微一愣,連忙將棒收回。無皋知道不管陳九公有什么手段,即使他們變作倚帝模樣,卻也施展不出無質環之神妙!
    “無皋!這是作甚?”倚帝哪里知道無皋被陳九公給騙慘了,剛剛險些在無皋手中吃虧,使他不禁勃然大怒,沖著無皋怒吼一聲。他剛才在千里外,聽見了無皋嚎叫,生怕無皋有事,才急速趕來。誰知剛一見面,無皋就拿太初棒招呼自己。
    “啊呀呀……倚帝啊!倚帝……”無皋哀嚎一聲,眼中流出兩滴血淚,撲到倚帝身旁,將自己被假倚帝劍刺劍砍的過程一一道出。
    聽完無皋之言,倚帝眼中寒光爆射,身上白衣無風自動,獵獵作響,口中不住唾罵陳九公,“卑鄙!無恥之徒!端得不為人子!”說著,倚帝拉過無皋,對他道:“莫惱,莫怒,看倚帝替汝出此惡氣!”
    “出氣?汝有那本事么?”倚帝話音剛落,就聽到一個聲音于天地間回蕩。倚帝、無皋雖都不曾與陳九公有過太多交流,但能聽出這聲音的主人就是陳九公!可無論倚帝、無皋向八方觀瞧,也只能聞聲,卻不見陳九公其人。
    “哼!”倚帝冷哼一聲,右手持太始劍豎立胸前,對身旁無皋道:“無皋,先天一炁來!”
    “好!”無皋知道倚帝要做什么,狠狠一咬牙,張口噴出一道白氣,乃太初棒之應生神珍先天一炁是也!
    太初者,大初也,氣之始,成先天一炁!
    先天一炁自無皋口中出,長約八尺,迅速在太始劍上一圈圈纏繞。當先天一炁全部纏在太始劍上后,倚帝手中太始劍不見了。
    倚帝緩緩閉上雙眼,雙臂自然垂下,片刻之后,輕聲吟道:“此皆一炁之初,因夫自然,馴致如是,而非太始之本然也。”
    話音落下,一劍現于天地之間,此劍上頂蒼天,下觸茫茫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