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5)     

截教仙893 分身巧取太極槍九公以一戰三千

九公只身出洪荒,三千混元掃亙古!
    三千多混沌魔神并非都是弱雞,其中各個層次的都有。有些并不至于被秒殺,還有能力反擊,甚至將陳九公的毀滅分身打殺。
    可陳九公的那些毀滅分身都是不死之身,即使被打得粉碎,也能很快就會重聚在一起,繼續投入戰斗。
    所以,在廝殺、混戰許久之后,陳九公的二千九百九十九個分身一個不少,而混沌魔神呢,死傷過千,太極槍出世所成千里之境,已被他們鮮血染成了五顏六色。
    混沌魔神中,有名白於者,還一方強者。手持一口單刀,于戰團中縱橫馳騁,凡遇到他者,不管是混沌魔神,還是九公分身,無不被其掌中刀劈做兩半。
    在遠處觀戰,陳九公也注意到了白於,對身旁闥非、空桑問道:“那白於掌中刀,可否就是神魁?”
    聽陳九公之問,空桑頷首道:“然也,太玄者,神之魁也!太玄錐、神魁刀,一珍、一兵,都在這白於身上。”
    “太玄錐……神魁刀……”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五太神兵、三太神珍,自己已有太極槍、太虛印,可是這好東西,誰也不會嫌多啊。特別是陳九公這掌大教的教主,門人弟子數萬,只要是寶貝,還會怕沒人用么?
    陳九公又向空桑問道:“空桑,這白於有如此神通,想來必定身懷亙古恒寰之烙印吧?”
    “然也!”空桑再次肯定了陳九公的猜測,道:“據傳言白於曾得恒、古之烙印!”
    空桑話音剛落,就聽那邊闥非大叫一聲:“古之烙印!這白於有古之烙印?”
    聽闥非大叫,陳九公心中暗暗發笑,對他道:“有九公替道友壓陣,道友還等什么?”
    陳九公此言一出,就聽闥非怪叫一聲,一震掌中崐侖錘,龐大的身軀卻輕如雨燕,直沖出去。殺入戰團,錘起錘落,將一個個混沌魔神打殺,奔赴白於所在之處。
    這時。陳九公再次對身旁空桑問道:“吾曾有耳聞,說白於之所在,必現白菅,可是如此?”
    空桑聞言,就明白陳九公是什么意思。當即一抖掌中夷雄棍。應道:“教主放心,那白菅就交給空桑了!”
    見空桑如此識相,陳九公淡淡一笑,就沒有再說話。而是將身一晃,消失在空桑身旁。
    身邊突然不見了陳九公,空桑不由得大吃一驚,暗暗猜測陳九公是不是跑了。
    此時陳九公已躲入混沌珠內,悄悄觀察四周情況,就在剛才,陳九公心血來潮。冥冥中感覺到一絲不妥,想到趕來之時,闥非曾見窫窳,陳九公才隱于暗中,觀事態發展。
    只見那闥非已與白於戰在一起,崐侖錘會神魁刀,殺得難解難分。在他倆交戰之處,方圓百丈之間,再無一混沌魔神,也無一陳九公分身。
    再看那空桑。也沒閑著,掄夷雄棍正與一黑衣女子打斗。細看那黑衣女子,容顏丑陋,面如鍋底。身材矮胖,正是混沌魔神白菅。
    這白菅手中一對短劍,殺伐悍勇,絲毫不在空桑之下。
    “那是……”當陳九公目光掃過右前方時,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倚帝、無皋。
    這倚帝、無皋關系還真好。走到哪里都是一起。此時倚帝、無皋于戰場外站定,觀那二千九百九十九個陳九公屠殺眾混沌魔神,無皋將太初棒往身旁一立,對倚帝道:“那盤古傳人,著實有些手段。”
    倚帝目光自那戰場上掃過,將戰況盡收眼底,眉頭微蹙,道:“吾聽聞古之烙印應三千之數,這盤古傳人分身卻不足三千,想來本尊就藏匿在周圍。”
    “哦?”聽倚帝之言,無皋舉目向四周觀望,可是混沌珠早與混沌相融,他無皋也尋不到陳九公下落。
    見無皋收回目光沖著自己搖頭,倚帝眼中寒光一閃,飛身而起,直入戰場。
    倚帝出,許多混沌魔神都看到了他,紛紛向四方奔逃。
    倚帝抬手,背后太始劍出鞘,直入倚帝手中。倚帝持劍在手,一劍斬出。
    劍起無光無芒,然劍前無論是混沌魔神,亦或陳九公分身,無不破碎開來,那一個個混沌魔神化作漫天血肉,陳九公分身則化作點點紫光。
    倚帝擊出一劍后,收劍立于虛空,向四方觀望。此刻,他仿佛發現了什么,銳利的目光盯在混沌珠之所在。
    混沌珠內,見倚帝這般,陳九公就心知不好。連忙召喚眾分身攻擊倚帝,如潮水一般自四面八方向倚帝涌去。陳九公寧可放那些混沌魔神,也不敢放任倚帝隨意出手。
    眾毀滅分身個個持劍殺向倚帝,那些混沌魔神卻不趁機和陳九公糾纏,而是紛紛向四方逃竄。倚帝之名,亙古流傳,敢與倚帝相爭者,無幾。
    混沌魔神們逃出戰團,四下奔逃。無了混沌魔神糾纏的二千九百九十九個毀滅分身將倚帝團團圍住,道道紫光劍光縱橫交錯,向倚帝疾射而去。
    倚帝將身一抖,一股無形的力量自倚帝體內散出,將來在倚帝身前的劍光盡都絞碎。
    “這莫非就是那無質環?”陳九公已出在混沌珠外,手持混元劍直奔無皋而去。只是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奇異的力量,才止住身形向倚帝望去。
    沒錯,陳九公猜的沒錯,那股無形之力正是無質環所化。太始,形之始而未有質者也。
    倚帝一劍斬出,瞬時間他面前上百毀滅分身齊齊破碎,大片紫光散落,煞是好看。
    倚帝向左右連出兩劍,瞬間四外一片空曠,百丈內都無陳九公之毀滅分身。
    那毀滅分身被破,很快又凝聚成形,不依不饒地再戰倚帝。可那倚帝攻擊之強,舉手連出九劍,瞬息之間將二千九百九十九大毀滅分身全部斬殺殆盡,只見漫天紫光散落,倚帝仗劍立于紫光之中,睥睨八方,虎視陳九公。
    陳九公與倚帝對視一眼,見倚帝向自己沖來,連忙抬手就招。
    這一招,一道紫光自空桑體內遁出,正是陳九公所修,唯一完整的毀滅之道!
    毀滅之道離體,空桑只覺得身上一松,頓時就知發生了什么。當即就想擺脫白菅,或是離去,或是對陳九公、闥非落井下石。
    可是,讓空桑郁悶的是,自己一心想要罷戰,那白菅卻不干了,也不知道她是殺紅眼了,還是怎得,將雙劍使開,拼命纏住空桑。
    白於、白菅,一體所出兄妹,攜手縱橫亙古多年,相互扶持。白菅哪里知道空桑想的什么,還以為他要擺脫自己,然后去對付白於呢。兄妹情深的白菅哪里能容,這才更加拼命,與空桑纏斗不休。
    就在此時,無皋也看到了陳九公,可無皋卻是笑笑,并未出手。在他看來,將陳九公交給倚帝對付,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和無皋一樣,倚帝也是這么想的,手持太始劍一步步向陳九公走來。突然,見一道紫光飛來,倚帝抬手一劍,向紫光刺去。
    嘭!
    虛空中發出一聲悶響,仿佛有什么炸開一般,那狂暴的氣勁向四散擴散,至倚帝身旁才被無形之無質環所阻。
    見那一道紫光繞著自己猛飛,倚帝眼中寒光閃爍,方才他連出九劍斬殺陳九公近三千分身,也無半絲聲響,可這道紫光,卻超乎了倚帝的想象。
    倚帝將太始劍豎立胸前,口中輕聲道:“無時不生,無時不化。不生者疑獨,不化者往復,其際不可終。”言語間,太始劍出,直奔那旋轉不定的紫光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