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891 換烙印千年之約再回洪荒傳烙印

“師兄,這次回來就不走了?”
    碧游宮中,姚少司向陳九公問道。
    陳九公搖搖頭,道:“師兄還有些瑣事在身,還要離開一些時日,金鰲島還得由師弟坐鎮。”?此時,截教千萬弟子已聚集在金鰲島四方,觀看亙古恒寰之烙印。古之烙印雖好,但不適合所有人,就像袁洪,他對古之烙印就一竅不通。
    聚在碧游宮四周的截教弟子越來越多,陳九公也不著急離去,他想要看一看截教門人在參悟了亙之烙印、恒之烙印和寰之烙印以后,是否會有什么奇效。
    那闥非說,參悟了亙古恒寰之一后,就無法再參悟其他三種。除非聚集亙、古、恒、寰各一份,才能破解亙古恒寰之奧妙。陳九公曾參悟兩份古之烙印,發現確實如闥非所言,無論是亙之烙印,還是恒之烙印、寰之烙印,自己都參悟不得。
    而且,自己取亙、古、恒、寰各一份,放在一起也看不出絲毫端倪。
    所以,陳九公想著能不能從截教這些門人弟子身上看出什么端倪來。因為就算是同樣參悟亙之烙印,截教弟子和空桑都不一樣。原因無他,唯元神耳!
    就像陳九公和闥非,只因為一個有元神,一個無有元神,參悟同樣的古之烙印,卻有截然不同的效果。
    這時,一道五色光華落在碧游宮前,截教副教主孔宣現身。
    孔宣先是向碧游宮微微一揖,才向宮前那承載著亙之烙印的大石碑走去。
    孔宣所過之處,眾多截教門人紛紛向孔宣行禮,孔宣道:“這些虛禮就都免了吧,且看教主所賜無上機緣。”說著,孔宣已來在亙之烙印前。和袁洪一樣,孔宣同樣沒能參悟那兩份古之烙印。
    碧游宮中,陳九公感應到孔宣的到來,同樣很感興趣。此時的孔宣,已將善、惡、自我三尸合一。成就混元大羅,為洪荒教主。
    所以,陳九公很想看看,孔宣能參悟亙、古、恒、寰哪一種。參悟之后又能有什么奇效。
    孔宣來在石碑前,看著那三份亙之烙印,二目中五色光芒輪轉。半響之后,孔宣搖搖頭,向南方恒之烙印走去。
    恒之烙印有四。幾乎占據了整塊大石碑的一半,孔宣目光從上向下,將四份恒之烙印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最終還是搖搖頭。
    孔宣環繞碧游宮行走,路過古之烙印時,孔宣沒有停下。上回陳九公傳回的兩份古之烙印,孔宣研究了好幾天,可都毫無頭緒。今天也不再浪費時間,徑自來在寰之烙印前。
    寰之烙印只有一份,只在石碑最頂端有一幅圖案。可當孔宣目光投在上面時,不禁深吸一口氣。
    霎時間,孔宣背后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沖出,于孔宣身外旋轉。
    陳九公起身,向碧游宮外走去,想要看看孔宣的具體情況。可就在這時,一個細微的聲音傳入陳九公耳中,“九公,那闥非于洪荒外喚你!”
    陳九公微微一怔,聽出這是老子的聲音。連忙轉身對姚少司說:“師弟,為兄去也!”
    “師兄且去,此地有我。”聽陳九公之言,姚少司當即應下。
    ……
    陳九公直上混沌中。來見老子。
    老子一見陳九公,當即道:“九公,那闥非在外喚你,似乎有急事。”
    “好,待我出去一看究竟。”
    在老子幫助下,陳九公來在洪荒外。見闥非正在三色光幕前徘徊,一副很著急的樣子。
    “道友,何事如此焦急?”
    聽到陳九公的聲音,闥非急忙回頭,見是陳九公,急忙向他走來,對陳九公道:“道友,快看!”
    “哦?”陳九公順著闥非所指望去,目光所及還是那厚厚混沌,只是在混沌內隱隱有黑白二色光芒。?“那是……”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心念急轉之間,想到了一件神兵,“太極槍?”
    “不錯!”闥非拽著陳九公袖子,大聲道:“道友,那是太極槍啊!太易出,太極現,雖不知太易鞭落入何人手中,可這太極槍卻是五太之首,其威蓋壓易、始、初、素!”
    聽闥非說真是太極槍,陳九公想起自己斬殺食翥所得太極陰陽二氣球,此物可以算得上是神珍,是收那太極槍之關鍵。這五太之首,自己是非奪不可了。
    只是看闥非那激動的樣子,陳九公有些好奇地問道:“道友,怎么也對那太極槍感興趣?”
    闥非搖搖頭,對陳九公說:“道友知吾闥非只求亙古恒寰之烙印,五太神兵與吾無用。闥非只是想到,那爭奪太極槍之人中,必有身懷烙印者,到時……”
    陳九公聽闥非這么說,一下子就樂了,笑道:“好!好!就依道友!”
    闥非咧開大嘴一笑,朗聲道:“既然道友并無異議,那吾等盡快前往太極槍現世之處!”
    “好!”
    陳九公、闥非一起動身,沿著那黑白光芒,穿過層層混沌,去尋太極槍下落。
    五太神兵,皆號至尊,其中又以太極為首尊。今日太極槍現世,雖還未見其尊榮,但就觀它這傳遍亙古恒寰之異象,就知此神兵之不凡。
    一路行去,陳九公看到好些混沌魔神和自己一樣,從四面八方順著黑白之光飛去,陳九公和闥非都沒急著出手,畢竟眼下當務之急是趕到那太極槍前。
    “窫窳!”突然闥非一聲大叫,陳九公看也不看,大袖一甩,混沌珠自袖中飛出,直入混沌之間,于四方混沌融于一起。
    陳九公拉起闥非直入混沌珠中,催動混沌珠于混沌中飛速前行。
    陳九公一邊催動混沌珠,一邊召喚那空桑。
    自從遇見那窫窳之后,陳九公就預料到今日之戰一定是萬分兇險。與闥非所求不同,陳九公主要目標是那太極槍。
    “教主!”空桑現身于陳九公身后。
    陳九公一揚大袖,夷雄棍自袖中飛出,落在空桑眼前。
    “呀!”見陳九公把夷雄棍還給了自己,空桑十分高興。說真的,如果當日有這夷雄棍在手,空桑自認自己不會比那闥非差,起碼能和他斗個旗鼓相當。
    陳九公轉過身,面向空桑,對他道:“太極槍現世,稍后隨本教主爭奪那五太神兵之首!”
    “啊?”空桑聞言,不禁大驚失色。在亙古恒寰中生存多年,空桑豈會不知五太神兵之威名?同樣,他更知道,每次伴隨五太神兵出世的,都是血雨腥風,滾滾人頭!
    當初太始劍出世,空桑曾去爭奪,卻見倚帝一人一劍,狂屠三百混沌魔神,嚇得空桑連上前爭奪的勇氣都沒有。
    太素叉出世,窫窳攜八大分身入戰場,橫掃四方,殺得千百混沌魔神膽寒,才取太素叉歸去。
    一想起這些,空桑不禁暗吸一口涼氣,就想著找個理由拒絕了陳九公。
    可還沒等他空桑說話,就聽陳九公道:“空桑,你我早有約定,供本教主驅使百年。如若違反約定,休怪本教主無情!”
    空桑臉色一沉,剛要說話就覺得身上有些不對勁,想到陳九公打入自己體內的那道紫光,空桑狠狠一跺腳,恨道:“好!好!空桑從了教主就是!”
    “好!”聽空桑答應,陳九公道了聲好,即刻又嚴厲的喝道:“空桑,本教主可不是好糊弄的,丑話說在前頭,汝若敢出工不出力,本教主隨時取汝性命。”
    空桑一愣,才知陳九公已猜出自己心意,不禁默然無語。
    陳九公瞥了空桑一眼,沒再理他,而是對窫凡道:“窫凡,將崐侖錘與闥非道友。”此戰萬分兇險,窫凡、窫抵是不起什么作用了,陳九公也沒打算讓他們充當炮灰。
    聽陳九公吩咐,窫凡將崐侖錘遞給闥非,而闥非也未曾拒絕。
    這時,陳九公對闥非、空桑道:“二位!吾等此去,誓要取那太極槍歸來!”(。)
    PS:有一本洪荒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