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888 劍敗闥非論至寶為烙印合謀空桑

混沌之中有魔神,號空桑,身形高瘦,著大紅袍,面如藍靛,赤披肩。
    此時的空桑正于混沌中追擊一人,看那人樣貌很熟悉,不就是陳九公么?
    空桑覺得自己很幸運,幸運的遇上了盤古傳人,想到那古之焰,空桑就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
    陳九公曾就古之焰詢問闥非,問他為什么只求亙古恒寰之烙印,而不求古之焰。
    陳九公還記得,聽完自己這個問題后,那闥非臉上滿是嘲笑之色。
    闥非道:“相傳亙古恒寰四焰,乃亙古恒寰之源頭。然,何用也?”
    闥非這么一問,倒是把陳九公給問住了,是啊,這古之焰何用?作為古之焰的擁有者,陳九公都不知道。
    是的,古之焰曾焚燒那承載假的古之烙印,然后授予陳九公一番大機緣,。這之后呢?除了在眼睛里跳來跳去的,引人注目之外,還有其他用么?
    可是,大多的混沌魔神和闥非不同,他們恨不得將一切好東西都據為己有。這空桑就如此,否則也不會拼命追趕陳九公了。
    陳九公在前疾馳,空桑于后緊追不舍,眼看自己離陳九公越來越近,空桑心里急切,伸手一抓,一條白色細棍落于掌中。
    此棍乃空桑隨身神兵,夷雄棍是也!
    空桑抓棍在手,手上用力一捏,那夷雄棍于他掌中抖動。此棍本來就細,還是白色的,這一抖就像根面條一樣。
    空桑握棒的手臂一震,夷雄棍消失在手中,下一刻已出現在陳九公頭頂,真的好像變成了繩子一樣,在空中擰成了個套,向陳九公套去。
    這夷雄棍倒也稀奇,能直能彎,能剛能柔。從上落下直接將陳九公捆了個結實。
    “哈哈哈哈……”眼見自己夷雄棍建功,空桑哈哈大笑,抬手一招,那夷雄棍縛著陳九公來在空桑身前。
    空桑大手一抓。扯住陳九公腰間絲絳,將他提在空中。
    空桑抓著陳九公,心里極為舒坦,也不仔細看看,就要回自己老巢去。
    就在這時。那被夷雄棍捆著的陳九公身上紫光一閃,嘭的一聲炸開。
    空桑只覺得手上一輕,一股氣浪向自己涌來,連忙將身晃動,飛身躲閃。
    飛出百丈,空桑才停下觀看,只見自己的夷雄棍被一人抓在手中,而那人就是剛才被自己拿住的盤古傳人陳九公。
    空桑試著召回夷雄棍,那夷雄棍在陳九公手中掙扎,可見陳九公手上紫光一閃。夷雄棍瞬間老實下來。
    沒奪到古之焰,倒先丟了夷雄棍,空桑哪里肯依?將身一縱,赤手空拳地向陳九公撲去。
    空桑來勢洶洶,陳九公卻連動都沒動,站在原地笑吟吟的看著他。
    呼……
    突然,一陣惡風壓下,空桑頭頂混沌破開,闥非呼嘯而下,手掄大錘向空桑砸來。
    “啊!闥非!”見是闥非。空桑怪叫一聲,下意識地想要抵擋,卻現手中空空如也,才想到自己丟了夷雄棍。
    這空桑也是個狠人。此刻不但不退,反而度飆升,合身向陳九公撲去,是要擒拿陳九公,順便再將自己夷雄棍奪回。
    見空桑如此果斷,陳九公覺得他有趣。將繞在自己手上的夷雄棍一震,夷雄棍瞬間繃直,陳九公抖手一挽,夷雄棍直奔飛來的空桑打去。
    眼見陳九公用自己的神兵來打自己,空桑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雙臂掄開,雙拳轟出,迎上夷雄棍。
    “嗯?”這時,陳九公看到空桑那拳頭變作砂鍋大小。要知道,這空桑身高八尺,外形和正常人幾乎一樣,而此時他雙拳變大,非是現了什么真身,亦非法相天地之類的法術,而是由一種奇異的力量衍化而來。
    陳九公提高警惕,手中夷雄棍上紫光一閃,憑空又快了三分。
    砰!
    砰!
    空桑雙拳相繼于夷雄棍碰撞,空桑只覺得雙手劇痛無比,而陳九公卻覺得一股巨力順著夷雄棍傳至自己雙手,又順著雙手傳至自己全身。
    “哼!”陳九公冷哼一聲,周身紫光一閃,將身形定住。再看那空桑,雙手緊握,十指指縫間有白色液體流下。
    “道友且退!看闥非降他!”突然,只聽得一聲大喝,闥非沖至空桑背后,掄錘就打!
    空桑將身一擰,于空中轉身,張開雙手往上一推,是要以一雙肉掌硬接闥非手中崐侖錘。
    此刻,于一旁觀戰的陳九公,清楚地看到空桑那雙手變得如蒲扇一般大小,硬生生地將崐侖錘接在手中。
    砰!
    看自空桑手中流下的白色液體,陳九公知那是空桑血液。可是,這空桑真的是血肉之軀么?想當初,大日如來挨了無皋一棒,肉身直接破碎。而這闥非雖無太初棒,可他比無皋強不少,他這一錘更勝無皋破大日如來肉身的那一棒。
    可就是這樣一擊,愣是被空桑以一雙肉掌接下。
    陳九公自信能勝闥非,但也不敢這么接闥非一擊。而這空桑有這能耐,據陳九公猜測應該是源于亙之烙印!
    沒錯,聽闥非說,這空桑參悟的乃亙之烙印。而闥非就沒有亙之烙印,所以空桑才不肯將自己得到的一份古之烙印換給闥非。
    “難道亙之烙印修的是肉身?”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心想自己應盡快趕回洪荒。將自己新得到的亙之烙印、恒之烙印和寰之烙印傳于各教門人,就像自己門下袁洪,還有佛門孫悟空,他們修煉亙之烙印,明顯要比修煉古之烙印好!
    想到此處,心急的陳九公直接出手,揮動夷雄棍向空桑打去,這是要戰決了。
    不得不說,無了夷雄棍,對空桑的影響實在太大了,不然他也不用硬接崐侖錘。這時,陳九公從身后打來,空桑又氣又怒,再心里暗罵陳九公和闥非。他是忘了,不久前是誰在看到陳九公后,就對陳九公死追不舍。雖說那是陳九公給他下的套,但不能說他空桑就沒毛病。
    只是現在不是追究對錯的時候,空桑抵擋闥非都有些吃力,也不知道闥非是不是因為空桑不將古之烙印換給他而心生怨恨,只見他一錘錘猛砸,只打的空桑節節敗退。如今又多了個陳九公,空桑忙將身一晃,向戰團外跳去。
    陳九公、闥非布局拿他,魚已入網,又豈會叫他安然離去?就見陳九公左手甩夷雄棍,右手間現出混元劍,向空桑斬出一劍。
    一劍擊出,紫光萬丈!
    紫光所過之處,直接開辟空間,連風水地火都湮滅于紫光之下。
    空桑一見,不由得心里一涼。他想不明白,這盤古傳人不久前連無皋都拿不下,眼下怎會如此之強?
    拼了!
    空桑張口吐氣,滾滾白氣自空桑口中出,可從內向外出氣,空桑身子卻鼓了起來,身形暴長一倍有余,如炮彈一樣彈起,向紫光撞來。
    轟隆隆……
    響聲震穿混沌,不知驚嚇到多少混沌魔神,那些弱小的知有強者對戰,生怕遭受波及,紛紛遠遁。有些自以為自己很強的,則悄悄向這邊潛來,想趁機撿些便宜。
    道道紫光向四面八方迸濺,在紫光中心,陳九公一手提夷雄棍,一手持混元劍,此時的混元劍,劍刃正刺在空桑眉心處。
    劍雖未入肉,可他空桑若敢動彈分毫,頭顱必破于混元劍下。
    空桑咬牙切齒,沖陳九公怒道:“要殺就殺,爾等卻休想從吾這里得古之烙印!”
    陳九公聞言,微微一笑,將左手中夷雄棍丟給闥非,而后近身來在空桑面前,抬手一掌,拍在空桑頂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