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90 元始無義

昔日通天教主以萬仙陣加持自身,又以六魂幡算計四圣,眼見勝利在望,卻不想那西方二圣突然之間改西方為佛,使得通天教主功虧于潰,不由得大呼‘神通不及天數’!
    正所謂:天心難測,說的也是這個道理。可是,在這世上,還有比天心更加難以測度的東西,就是人心。
    今日封神已畢,云中子、南極仙翁和姜子牙回昆侖山向掌教元始天尊復命。
    從姜子牙手中接過杏黃旗,元始天尊對姜子牙道:“汝在齊地可享三十年榮華,為師傳你一陣,你將其布在王宮之下,可聚集龍氣。”
    姜子牙也在昆侖山上學道四十載,雖仙道難得,但那是天數。不過,什么是龍氣,姜子牙可是知道。
    “多謝老師厚愛,弟子定當遵命!”
    “嗯,去吧。”
    姜子牙起身出了玉虛宮,下昆侖山,先回西岐,暫且不提。單說玉虛宮內,元始天尊將杏黃旗轉交給云中子,“從今日起,汝即為闡教副教主。”
    “啊?”
    云中子聞言大驚,雖然燃燈道人此時法力全失,但若是如此就將其副教主之位剝奪,是不是有些……
    云中子這樣想,可卻不敢說。圣人,即為人,則有人性。不論是昔日的盤古三清,還是女媧娘娘,亦或是西方二圣,無論是哪一個,在性格上都有缺點。
    太上無情,元始無義。老子無情,卻有義。在演義之中,老子從未傷截教門下一人。元始無義,卻有情。只不過元始天尊的情只對自己門下這幾個教導多年親傳弟子。
    別說那燃燈道人如今修為盡損,就算他還是大羅金仙,元始天尊也會罷免其副教主之位。只因如今闡教氣運大盛,副教主可享受一部分氣運,對修為增進大有裨益。這種好事,當然要給親傳弟子了。
    雖然心中有些不安,但老師的話,無論如何,云中子也不敢反駁,連忙躬身領命。
    這時元始天尊從袖中取出混元盒,交給南極仙翁,“如今你師兄們閉關修煉,爭取早日恢復修為。吾闡教在未來的一段日子,就靠你二人,日后要好生輔佐你師弟。”
    “弟子領命!”南極仙翁在闡教中一向是個老好人,雖然自己是師兄,但南極仙翁知道以如今闡教的情況,還得師弟云中子這個大羅金仙才能頂起闡教的大梁。
    看著門下唯一可用的兩個弟子,元始天尊還是很滿意的。云中子掌盤古幡、杏黃旗,一攻一守。南極仙翁持三寶如意、混元盒,雖比云中子差上許多,但也足夠了。
    就在元始天尊封云中子為闡教副教主之時,靈鷲山圓覺洞燃燈道人頓時有了感應。氣運這東西,雖然聽起來虛無縹緲。但凡是大神通者,在氣運加身或是消散之時,都能感覺得到。此時的燃燈道人并沒有絲毫惱怒,只是冷笑一聲,從袖中取出一枚金色蓮子。“如此也好,我燃燈不再欠你闡教什么了。”
    當日萬仙陣一戰,西方二圣對截教弟子所作所為敬佩不已,曾親口稱贊通天教主。這在元始天尊眼中,無疑就是在反襯自己闡教弟子不如截教門徒。
    所以在眾弟子出陣后,元始天尊沒有和弟子們說什么就自顧離去了。當時燃燈道人身受重傷,修為盡損,卻沒有從元始天尊這里得到一絲安慰。
    因為身受重傷,行動不便,西方準提佛母以順路為由將燃燈送回靈鷲山,并在臨走前給燃燈留下一枚十二品金蓮所結蓮子。
    燃燈不收,但準提佛母將其留下便化作金光離去。燃燈無奈,只能將此物暫且收下,只等日后再找機會歸還。可是,今日元始天尊竟然罷免了自己副教主之位。對此,燃燈不服。
    入闡教多年,燃燈道人盡心竭力,不但以壯大闡教為己任,還要照顧十二金仙。最后弄得自己修為盡損,元始天尊不但沒有安撫,還如此行事,怎能不讓燃燈心生憤恨?
    “老爺!”
    “童兒何事?”在靈鷲山中,只有一個童子與燃燈為伴。見其在洞外呼喚,燃燈知道定有要事,強壓制怒火開口問道。
    “四位老師來了。”
    “快進!”
    這童兒說的四位老師不是別人,正是那闡教懼留孫、文殊廣法天尊、普賢尊者和慈航道人。
    進到洞中,雙方互相見禮,各自落座。在闡教之中,這四人素來與燃燈交好,今日得到白鶴童子送來元始符召,得知云中子接任闡教副教主之職,讓文殊等人如何能服?
    圓覺洞中,五人都不知如何說起。正所謂:子不言父,徒不言師。文殊四人是覺得元始天尊如此做法,對燃燈有些不公,但無論怎樣,元始天尊都是自己的老師。而燃燈道人此時雖有離開闡教之心,但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一絲凄涼,這么多年的付出,沒想到最后竟是這般結果。
    許久,燃燈道人長嘆一聲,微微一笑道:“幾位道友,你我相交萬年,實乃燃燈之幸。日后若是再相見,動起手來,還望四位道友念及往日情義,手下留情。”
    “啊?”文殊四人聞言一愣,懼留孫急道:“燃燈老師,你這是什么話?”
    “哎……”燃燈道人長嘆一聲,搖頭道:“如今闡教已不容我燃燈,貧道欲往西方一行,去看看能不能有恢復修為的法子。”
    一聽燃燈此言,文殊等人頓時眼前一亮,霎時精神一震,普賢真人急問道:“燃燈老師有甚法子?”作為修士,而且還是金仙頂峰的強者,突然有一天修為俱損,這心情絕不會好受。
    普賢這么一問,只見燃燈面露難色,普賢不禁有些著急。“燃燈老師,不管別人怎樣,我師兄弟四人一直視你為長,多年來從未有不敬之處。老師若有妙法,一定要告之我們啊。”
    “是啊!”這時慈航道人也急了,“燃燈老師,還記得當年我們師兄弟跟著您下山去輔佐人皇,還是您從那蚩尤手中將我救下,此事慈航永記于心。”
    看著滿臉通紅的四人,燃燈面上露出一絲苦笑,搖頭道:“相交萬年,你們視我燃燈為兄,我燃燈也把自己當做你們的兄長。若是法子可行,但卻不適合你們。”
    “老師可否言明?”剛剛燃燈還說要去西方尋找恢復修為的方法,怎么這么一會兒又不知道法子不適合自己了。文殊心頭一動,追問燃燈具體辦法。
    燃燈雖然不想說,但怕四人對自己心生間隙,無奈之下,只能開口說道:“當日萬仙陣一戰,西方兩位教主舍利、金身之法,你們也見過,此法即可助我恢復往日修為。”
    ~~~~~~~~~~~~~~~~~~~~~
    感謝哈哈書蟲大大的打賞和更新票支持,感謝所有兄弟們,有你們在,我會好好努力,爭取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