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5)     

截教仙250000 字各位兄弟看著辦

沒錯,這就是有元神和沒有元神的區別!
    參悟同樣的古之烙印,闥非吃虧就吃虧在沒有元神上了!他也有三千不完整的大道,可連顯光芒于面部都費勁,就別說離體化形了。
    這時,二人又于混沌中相視而立,陳九公說了,這回不以分身欺負他。只是闥非意識到此時的陳九公,比之不久前交換古之烙印時有了很大的提升,當即收起輕視之心,將掌中錘一搖,整個人已出現在陳九公面前。
    一錘向自己胸口撞來,錘勢似緩實急,如鴻毛卻重勝泰山!
    陳九公將混元劍一抖,混元劍上迸射出耀眼的紫光。
    闥非只見紫光一閃,然后就覺得手上一麻,崐侖錘險些脫手而出。
    這時,陳九公與闥非腳下混沌炸開,風水地火向上涌。
    陳九公把手中劍一揮,萬丈紫光隨劍橫掃,所過之處,風水地火湮滅。
    眼見萬丈紫光向自己涌來,闥非向后猛退三步,退出三步之后,又向前沖,二目圓睜,雙手舉錘,狠狠砸出。這一錘看上去不再是輕飄飄的,錘風所至劃破混沌。
    砰!
    崐侖錘轟在紫光上,只聽得一聲巨響,紫光轟然崩碎,萬里混沌攪做一團,如漿糊一般。
    就在此時,混元劍至,正斬在崐侖錘上。崐侖錘剛剛破了紫光,被混元劍一斬,錘頭直落闥非腳下。
    闥非低吼一聲,將崐侖錘掄起,向陳九公砸去。
    陳九公右手持劍橫在胸前,左手屈指于劍身上一彈,一道紫光自劍上射出,擊中崐侖錘。
    撲……
    一聲悶響,這聲音卻如刺入血肉中一般。只見一道紫光刺穿崐侖錘,直射入混沌之中。
    “啊!”闥非怪叫一聲,飛身就退,將崐侖錘拿在眼前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震驚地望向陳九公道:“道友,這……這……”
    亙古恒寰孕育之神兵崐侖錘,雖不如四盤、五太。卻也能入得頂級之列。可此時卻被一道紫光射穿,闥非如何能不驚訝?
    感覺到了闥非的驚訝,陳九公哈哈一笑,將混元劍背于手臂后,向闥非道:“九公這一擊威力如何。還請道友品鑒。”
    “厲害!厲害!”闥非提錘向陳九公走來,來在陳九公面前,向陳九公伸出手。
    雖然闥非只伸手不說話,可陳九公卻知道他的意思,拿過混元劍交在闥非手中。
    闥非接過混元劍,拿在面前仔細端詳,只見他看看混元劍,又看看崐侖錘。之后將崐侖錘丟在一旁,抬手在混元劍上狠狠拍了兩巴掌。
    發現混元劍在自己手中并無甚神妙,闥非才將混元劍遞給陳九公。并向陳九公問道:“道友,此劍并不比崐侖錘強,為何卻能破崐侖錘?”
    陳九公接過混元劍,再次將劍背于手臂后,才對闥非道:“吾這混元劍非神兵,乃先天至寶!”
    “先天至寶?”闥非聽說過神兵、神珍,卻沒聽說過什么是先天至寶。
    見闥非不解,陳九公為他耐心解惑,道:“寶中有道,即為靈寶。而靈寶亦分三六九等。只有能從中尋到一絲大道的,才入得頂級。若寶中蘊含完整大道,則為至寶!”說到此處,陳九公道:“盤古斧。無上之至寶,內含大道,一化為三,為三大先天至寶!”
    “盤古斧……”闥非道:“五太、四盤,皆為亙古恒寰所孕育,此等神兵、至寶。闥非是無緣了。”說到此處,闥非彎腰,拾起腳前崐侖錘。“吾闥非欲效盤古,煉無上元神,修三千大道,成無上之力!神兵、神珍、至寶,不要也罷!”
    聽闥非這么一說,陳九公不由得想起自己與他初見時,這闥非就將崐侖錘隨手丟給自己。從那一刻開始,陳九公就知道,這闥非以后成就絕不可限量。
    這時,闥非對陳九公道:“闥非勸道友一句,外力不可持,至寶雖好,但卻與自身無益。”說到此處,闥非一指陳九公手中混元劍,繼續道:“道友若能聽闥非一言,就棄此劍專心參悟古之烙印,他日成就三千大道,享無上之力,豈非大善?”
    陳九公聽闥非一番話,不禁心頭一顫。闥非此言,著實是發自肺腑。陳九公也能聽得明白,其實不用闥非說,陳九公也懂得這些道理。只是……
    陳九公翻手,將混元劍橫在眼前,此時混元劍仿佛感覺到了什么,微微一顫,劍身上紫光流轉。
    一時間,陳九公眼前出現了這樣一幕,那是在洪荒,是在南瞻部洲峨眉山上空,陳九公與鴻鈞對立于云巔,橫劍在胸前,大聲宣告:“然,此劍就是我陳九公之至寶!”
    陳九公搖搖頭,伸出左手輕輕在劍身上撫過,抬起頭望著闥非道:“道友之言,大善!然,此劍就是我陳九公之至寶!”
    陳九公此言一出,混元劍綻放璀璨光芒,將陳九公撫劍之手包住。
    神劍有靈!至寶有靈!
    陳九公微微一笑,仿佛是對闥非說,也仿佛是對混元劍說,“陳九公曾棄此劍一次,就不會負它第二次!無上之力,好!他日吾陳九公成就無上之力,此劍亦為無上!終有一時,此劍將更勝盤古斧!”
    陳九公話音落下,混元劍顫動,發出聲聲劍鳴,似乎在與陳九公呼應。
    闥非深深地看了陳九公一眼,又低頭看了看那放光芒的混元劍,卻沒有再說什么。
    陳九公翻手間混元劍化作一道紫光消失,陳九公問闥非道:“道友,你我參悟的都是古之烙印,只是不全,如何等修得無上之力?九公想問道友,可知還有誰曾得過古之烙印?”
    闥非搖頭,無奈地道:“知道是知道,只是那幾位都奸詐得很,道友想與他們換古之烙印,怕是不成。”
    聽闥非此言,陳九公微微一笑,道:“道友何時聽九公說要與他們做交換了?”
    “那道友是要……”闥非有些驚訝,疑惑地望著陳九公。
    此刻,闥非只見陳九公眼中寒光一閃,低聲道:“如果換不來,那就搶來如何?”
    “搶……”闥非微微一遲疑,就道:“那怕是也不成。”
    “哦?”陳九公一怔,以為闥非想錯了,忙道:“道友,以你我之力,只要不遇上三盤,就是對上窫窳,怕是也有得一拼吧?”
    不是闥非想錯了,而是陳九公會意錯了,闥非向他解釋道:“空桑者,有古之烙印。只是此人性情剛烈,恐怕就是死不會將古之烙印交予你我。”
    “什么死不死的,道友想到哪里去了?”陳九公一擺手,向闥非問道:“道友可還記得那窫凡、窫抵?”
    闥非點點頭,卻不知道陳九公為什么提起他們兄弟倆。
    陳九公道:“九公有一秘法,只要能將那空桑制住,吾就能讓他交出古之烙印!”
    “道友還有這等手段?”闥非二目精光閃爍,激動地直搓手,“那道友還等什么?快隨吾去尋那空桑!”
    這闥非性子還真急,和陳九公說完,也不等陳九公響應,就向左邊混沌中扎去。陳九公一抬眼,見他已扎入那片混沌中,面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并動身向闥非追去。?陳九公并不是要坑害闥非,只是要想法子將他收服罷了。而闥非心志堅定,非是窫凡、窫抵,所以萬不能用兩儀之氣控制他,只能拿利益來影響他。去降空桑取古之烙印,就是陳九公的第一步計劃。
    如果順利的話,一能得古之烙印,二能降服空桑,三能潛移默化的影響闥非,如此豈不是一舉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