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896 混沌劍陣阻窫窳古之烙印非永恒

蒼茫天地之間,有一仙山。
    往日此山山腰有霞光,山頂有祥云。
    可今日,陰風呼號,愁云慘淡,煞氣滾滾。
    山腰古洞中,陳九公盤坐于蒲團上,一道道紫光于其身外飛舞,若能一一數來,就知這紫光足足有三千之多!
    洪荒各教,道統皆傳承于天道,而天道來自盤古!盤古之道,就來自于古之烙印。在亙古恒寰之始,盤古見古之烙印全貌,煉得無上元神,身懷三千大道!
    而參悟古之烙印與悟道還不同,就拿陳九公修煉毀滅之道來說,起初是從紫電錘中悟得一絲,然后通過弒神槍、摧天杖,加上自己領悟,使那一絲毀滅之道完整,即為得道。
    那么參悟古之烙印呢,則是同時修煉三千大道,通過參悟古之烙印,將三千大道一起衍化出來,歸于己身,修得無上之力!
    這與洪荒的修煉體系是截然相反的,就說現在的洪荒,天道已破,洪荒修士可以通過努力,修煉三千大道。可他們也得一條一條的逐步修煉,就拿孔宣來說,他剛上天庭,從玉帝、王母那里借來太白錘、素色云界旗、金簪,閉關修煉庚金之道。如果能將庚金之道衍化完全,他才會再接著修煉壬水之道。
    那么,如果洪荒教主參悟古之烙印,又將如何呢?
    且看陳九公,身外環繞三千道紫光,那每一條紫光都是一條毀滅之道,只是在這三千毀滅之道中,只有一條是完整,其他二千九百九十九條,或許要等到陳九公集齊九份古之烙印,才有可能完全!
    三千道紫光旋轉中兩兩相合,最后合為一,進入陳九公體內。這時,陳九公頭頂現出慶云三花。那三朵青蓮仿佛是雪做的,竟然漸漸融化開來。
    在三朵青蓮消失之后,是那青色慶云,同樣融化。在此刻。慶云之下,雙目緊閉的陳九公,臉上竟流露出一絲哀傷之色。
    慶云和三花一樣,漸漸消失。此時,陳九公頭上空蕩蕩一片。那慶云三花不是被他收了,而是被毀滅之道化去了!
    遙想當年,陳九公于西岐,曾以九曲黃河陣削闡教十一金仙頂上三花,叫他們千萬年苦修付之東流。
    今日,陳九公以毀滅之道,削自己慶云三花,散數千載苦修之法力。
    如今,陳九公一身法力皆無,然。道尚在!
    只見陳九公頭頂紫光一閃,一片紫光如蓋,足有半畝之大,懸于陳九公頭頂三尺之上。
    眼下坐在此處運功的是陳九公,如果是盤古,那么懸在他頭上的光將是白色的,也就是那被陳九公破開的洪荒天道!
    片刻之后,紫光憑空消失,陳九公緩緩睜開了雙眼,二目中古之焰間。原來那絲紫光粗了一些,只是不明顯罷了。
    陳九公出洞,抬手一招,收了誅仙劍陣。這時。仙鶴落下,用爪子在地上畫了一橫一豎,代表陳九公此次閉關,足足用了十天。
    陳九公丟給仙鶴一粒金丹,離了此山去尋闥非。到了自己送給闥非那座山上,以神念一掃。卻不見闥非蹤影。
    此天地皆為陳九公所開,陳九公在這里,無所不能。心頭一動,陳九公落在山南一片密林中,那闥非正與此處游蕩。
    “道友!”見陳九公從天而降,闥非很是高興,連忙指著一槐樹向陳九公問道:“此為何物?”
    陳九公道:“此為槐樹,木之屬也。”
    “木?”闥非聞言,歪著腦袋似乎在思索什么。然后,將見他閉上雙眼,臉上不住地抽搐,好像在暗暗較勁兒一樣。
    突然,闥非臉上浮現一層青光,那青光一閃而逝,看得陳九公一愣。
    甲木之道!
    就在剛才瞬息之間,陳九公真實的感受到了甲木之道的氣息。
    這時,闥非睜開二目,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向陳九公問道:“可是此木?”
    陳九公點點頭,對闥非道:“不錯,此即為木?!”
    闥非眼中精光閃爍,向四周觀望,見那天那地,那山那水……面露向往之色。
    而陳九公則在想剛才闥非臉上一閃而逝的青光,闥非參悟古之烙印育元神,修三千大道。只是他只有二份古之烙印,還沒能修煉出完整的元神,那未成形的三千大道也不能現于體外。自己就不同了,不說三千毀滅之道是否完全,最起碼自己有完整的元神。
    想到此處,陳九公不由得想起了盤古,不知道這是否就是盤古之所求?
    “道友!”這時,闥非將望向四周的目光收回,喚了陳九公一句。等陳九公目光轉來,闥非再道:“道友參悟古之烙印,可有所悟?”
    陳九公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見陳九公頷首,闥非瞬間起了興致,“道友與闥非,所悟皆源于古之烙印,不若互相印證一下,可好?”
    “好!”聽闥非說要比劃比劃,陳九公并無異議,一口應下,只是指了指周圍,才道:“此地經不住吾等神通,不若往亙古恒寰之混沌,吾等方能放手一戰!”?“那是自然!”
    陳九公抬手一劃,撕開身旁空間,向闥非道:“道友,請!”
    闥非也不客氣,一步踏出,出現在混沌珠中混沌間,對那窫凡道:“將崐侖錘借吾一用!”
    這時,陳九公現在闥非身后,將窫凡向自己投來詢問的目光,陳九公點頭示意窫凡將崐侖錘交予闥非。
    闥非接錘在手,拿在手中掂量掂量,隨著陳九公一起出到混沌珠外。
    闥非持崐侖錘,陳九公亮混元劍,二人相隔十丈。見闥非沒有先出手的意思,陳九公道:“道友,小心了!”
    闥非一手提錘,一手向陳九公擺了擺,示意陳九公不必留手。
    見闥非如此,陳九公將身一晃,只見一道道身影出現在陳九公四面八方,漸漸向外擴散,越來越多。
    闥非往四周掃視一眼,眼見自己周圍已有不下百個陳九公,這不是比窫窳的分身還多么?只是,闥非并未在意,將崐侖錘掄開,橫掃出去。
    崐侖錘所過之處,那一個個陳九公被錘打散,可錘一過,又重新現身。眨眼之間,上千個陳九公將闥非圍在中央。
    這些個陳九公都未出手,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任由闥非揮錘打殺。可即使被打得碎做點點紫光,只要崐侖錘一離開,紫光就會重聚。
    這時,離闥非最近的十個陳九公一起出手,同時揮劍向闥非刺去。只見他們行動間步伐一致,招式一樣,就連那劍刺出的幅度也相同。
    闥非猛地一震手中崐侖錘,崐侖錘向正前方輕輕點出。錘點在虛空,卻發出嘭的一聲悶響。再看向闥非出手的十個陳九公,一起爆開化作點點紫光。
    緊接著,又是十個陳九公出手,齊齊出劍,從四面八方向闥非攻來。闥非剛一收錘,那飄散于混沌中的點點紫光迅速凝聚在一起,直接化作十個陳九公。
    “不打了,不打了!”闥非大叫一聲,將手中錘往身旁混沌中一扎。此時,向他殺來的十個陳九公齊齊收劍,化作道道紫光倒飛。不只是這十個,其余陳九公俱化作紫光,飛至一人體內。
    收了千余分身,陳九公哈哈一笑,搖著手中劍來在闥非身前,問道:“道友,九公之手段如何?”
    闥非搖搖頭,甕聲甕氣地道:“著實了得!單一雖不如窫九兒之分身強大,但勝在多而不死!”說到此處,闥非的郁悶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急向陳九公問道:“道友,這是什么神通?”
    陳九公道:“道友亦參悟古之烙印,莫非不知?”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