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885 尋闥非再遇窫窳洪荒仙術驚九兒

在被陳九公救過一命之后,闥非對陳九公印象大好,也不相信陳九公會害自己,便跟著陳九公一起進入混沌珠內。而后,混沌珠直入混沌,迅速與混沌融在一起。
    陳九公剛帶著闥非消失,窫窳就出現在他們剛才所在之處。
    看著地上那灘血跡,窫窳目中噴火,咬的口中牙吱吱作響,可卻找尋不到混沌珠之所在。
    混沌珠內部,闥非渾然不顧窫凡、窫抵異樣的目光,來回走來走去。闥非這是單純的好奇,他能看得出來,此地雖也是混沌,但卻與自己生長的亙古恒寰之混沌不同。
    這時,一道青光落在闥非身旁,化作陳九公。
    闥非向陳九公一揖,道:“救命之恩,實難相報,闥非愿送恒寰烙印予……”
    闥非話還沒說完,就見陳九公一擺手,道:“道友,且隨吾來!”
    “道友……”被陳九公由閣下改稱為道友,闥非先是一怔,而后感覺這個稱呼很別致,這時,闥非只覺得眼前一花,人已于陳九公所開之天地間。
    “啊!”闥非突然大叫一聲,仿佛受到了驚嚇一般,于四處亂飛。他哪里見過藍天白云?哪里見過青山綠水?他所處的環境,就是無盡的混沌,再就是自己以力量開辟之空間,俱是冷清幽寂,哪里比得上此處?
    一時間,闥非仿佛成了進入大觀園的劉姥姥,四處亂飛亂看,還不住的亂嚷亂叫。
    陳九公立于一云上,笑吟吟的看著闥非,就在方才,陳九公突然有了一個念頭,就是將闥非忽悠上自己的賊船……啊,不,是戰車!
    就算是氣度恢弘的儋耳,陳九公也沒想過要與他合作。可是闥非。就能入陳九公之法眼。原因無他,是因為這闥非太實在了,而那儋耳,陳九公怕自己控制不住他。
    闥非飛到陳九公身旁。激動地說:“道友,這里是何處?”
    陳九公抬手,一指頭頂青天,對闥非道:“此為天也。”
    “天?”闥非學著陳九公,大聲念道。此時的闥非。和與陳九公初見時,畫風截然不同,就像一個小學生一樣,跟著老師學認字。
    陳九公指了指自己腳下白云,道:“此為云也。”
    “云?”看著白色的云團,闥非一下子撲到陳九公腳前,伸手就抓。
    陳九公忙閃身讓開,將那團白云讓給闥非。
    闥非一把抓上,扯下一片云,捏在手里感覺軟綿綿的。忙將其放了回去,還在上面輕輕摸了摸。
    這時,闥非自云頭起身,腳踏祥云學著陳九公的樣子,于空中騰云飛向,并不住咧開大嘴哇哇大叫。
    似乎瘋的夠了,闥非才來在陳九公身旁,像陳九公問道:“道友,盤古所開之天地亦是如此?”
    陳九公搖搖頭,對闥非道:“九公神通不及盤古萬分之一。所開天地亦不及盤古所開萬分之一!”
    聽陳九公此言,闥非眼中流露渴望之色,搓手道:“聽道友此言,闥非著實想去看看盤古所開之天地!”
    “會有機會的……”陳九公臉上露出莫名的笑容。他說的這話倒是心里話,只是能入洪荒之闥非,必是聽話的闥非。
    見闥非還要四處亂跑,陳九公忙將他拉在自己經常閉關的山洞里。
    在未入洞前,闥非眼見仙鶴在半空中翱翔,好奇地想過去看個究竟。陳九公費了好些唇舌,才將他帶入洞中。
    就是入洞之后,闥非也很好奇,摸著冰涼的石壁,對陳九公道:“這么大塊靈石,都是道友的?”
    混沌中,無草木,石頭倒是有一些,可卻比神兵、神珍還要珍貴。因為那些石頭,都是用來承載亙古恒寰之烙印的。不然,窫窳也不會被盤古騙了二十幾個元會。
    “此非靈石,為山也!”說到此處,陳九公微微一笑,大袖一揚,豪爽的說:“吾所開之天地,雖不如洪荒,但卻有千山萬水。道友若是喜歡,可選一處開辟道場。”
    “道場……”闥非第一次聽到這么新穎的詞匯,但卻能大致聽懂陳九公的意思,一想到自己能有那么大一塊靈石,闥非喜笑顏開,只是他那張奇怪的臉,笑起來實在是難看。
    這時,闥非似乎想到了什么,伸開雙臂,左右手一起在石壁上劃動。片刻之間,兩副圖案自闥非指下出現,刻畫在石壁之上。
    畫完后,闥非收手,對陳九公道:“這兩份烙印,前者為恒,后者為寰,卻不及道友兩次救命之恩。”
    “哪里,哪里。”陳九公伸手,輕輕摸著闥非刻在石壁上的烙印,心中暗喜。這兩份烙印得的真容易,還交下了闥非。最重要的是,亙古恒寰四大烙印,最少都有一份,或許自己能從中參悟出一些別的東西來呢。
    “道……道友……”
    這時,聽到闥非在喊自己,陳九公轉身一看,只見闥非扭捏地看著自己。陳九公一怔,忙問道:“道友可是有事?”
    “這……”闥非好像很不好意思張口,小聲地道:“道友,吾那道……場……”
    “啊!原來是這個啊,道友與九公來!”
    闥非樂顛顛地跟著陳九公出洞,由陳九公帶著他遍觀整個天地,最后來在北邊一座山中。見闥非漫山遍野亂竄,陳九公無奈地搖了搖頭,喚住闥非叮囑他道:“此山就贈予道友開辟道場,只是山中生靈,還望道友憐惜。”
    “放心,放心!”聽陳九公此言,闥非忙像陳九公保證,道:“闥非非嗜殺之輩,這方天地即為道友所開,闥非就決不傷任何生靈性命!”
    聽闥非說他自己非嗜殺之輩,不知為何,陳九公突然想起了那被他踩碎腦袋的放岙,那家伙可是死的夠慘的。
    這闥非,耿直卻不愚,似乎能看出陳九公心中所想,當即道:“好叫道友知曉,那放岙曾騙吾恒之烙印,吾才取他性命。”
    “原來如此,那放岙該死!”此時,陳九公想起一事,簡單地將放岙之死一語帶過,然后向闥非問道:“道友,參悟古之烙印,育元神,成三千大道。而那恒、寰之烙印,若是參悟,又會有何收獲?”
    “不知!”闥非很干脆的答道。
    “不知?”
    闥非點點頭,對陳九公道:“莫非道友不知……”
    ……
    片刻之后,陳九公將闥非獨自一人留在那山中,任他自個折騰去了。而陳九公,則返回自己洞府。
    坐在洞中,陳九公沉思片刻,大手一揚,誅仙劍陣陣圖裹著誅仙四劍飛出洞去,布下誅仙劍陣護住此山。
    擺下劍陣之后,陳九公才封了洞府,將自己所得二份亙之烙印、三份恒之烙印和二份古之烙印一起刻在石壁上。
    陳九公曾隨盤古走過很長一段歲月,可他只見過一眼古之烙印,其他的亙、恒、寰之烙印,也都沒見過,知道盤古也沒得到過這些。
    所以,陳九公不知道,原來參悟了古之烙印后,就只能繼續參悟古之烙印。什么亙、恒、寰,全參悟不得!除非,聚齊亙、古、恒、寰四大烙印各一份,才有機緣得知四大烙印之密。
    這就是為什么,盤寰不惜以二換五的原因。如果沒有陳九公的古之烙印,那她盤寰的亙恒之五份烙印全都沒用!
    亙、古、恒、寰,四大烙印,各有九份,四九共三十六份。曾于無盡之混沌中出現過四十五次,可很少有誰能亙古恒寰具備,無他,只因他們不會互通有無。
    站在石壁前,陳九公面露喜色,雖然自己未能將所有的三十六份烙印全部湊齊,可亙、古、恒、寰全都有了,這就是混沌魔神力量的根本。自己將它們送回洪荒,叫洪荒修士全能得無上之大機緣。而混沌魔神,能有此機緣者,能有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