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891 睥睨諸強之盤寰好戲將拉開帷幕

混沌中,望著闥非離去的背影,陳九公不禁搖頭苦笑,自己這是被鄙視了么?p自己曾于洪荒稱雄,可這洪荒之外,強者輩出。單就這闥非,自己就不是對手。還有那被闥非承認比他還厲害的窫窳,想自己當初為了斬殺窫窳一分身,用盡各種手段,還設下圈套,才將其除去。
    再回想窫窳老巢前,盤寰那一刀。當時盤寰是沖窫窳出手,陳九公捫心自問,如果那一刀是奔著自己來的,恐怕就沒有了今日的陳九公。
    此時此刻,陳九公突然有一種緊迫感,迫切的想要提升自身實力。正好剛剛與闥非換了一份古之烙印,用來增強自身實力,卻是再好不過了。
    陳九公甩袖,祭出混沌珠,混沌珠直入混沌中,緊接著陳九公就消失了。‘
    混沌珠內,窫凡、窫抵還在比斗角力,陳九公也沒有去驚動他們,直接進了混沌珠內部天地。
    吩咐仙鶴為自己記著時日,陳九公直入洞中,開始回憶闥非展現給自己的古之烙印。
    凡事開頭難,這一次參悟古之烙印,對陳九公而言,難度就沒有第一次那么大了。
    只見陳九公坐在蒲團上,盤膝閉目,面色如常,不似上次那般痛苦。
    金烏落,玉兔升,各經三起三落。洞中,陳九公靜坐,身外浮有道道紫光,如能一一數來,即知共有三千之多!
    三千道紫光繞著陳九公轉動,兩兩相合,片刻之后,僅剩一千五百道。再次兩兩相合,很快就只有七百五十道……
    最后,只有一道紫光,直沖陳九公頭頂,自其頂門而入。
    陳九公周身紫光一閃,瞬間又消失得無影無蹤,陳九公睜開二目。眼中古之焰跳躍,其中能見一絲細細紫光。
    陳九公飛身出洞,見仙鶴飛來,陳九公二話不說,直接拋出一粒靈丹,然后也不等仙鶴告訴他閉關了幾日,就起身飛出這方天地。
    陳九公出到混沌珠外。將混沌珠拿在手中,化作一道青光于混沌中疾馳。
    陳九公飛了好久。突然見前方一片開闊,仔細看去其中有赤、白、玄黃三色神光流轉。
    這三色光幕之下,即為洪荒!
    青光于三色光幕前一轉,陳九公現身。緊隨陳九公出現的,還有老子。
    見陳九公歸來,老子大喜,急忙向陳九公問道:“教主,這么快就尋到亙古恒寰之烙印了?”
    陳九公微笑著點點頭,翻手取出一塊白玉。在其上一撫,然后將白玉交在老子手中。
    老子接過白玉,以元神向內一探,臉上瞬間露出欣喜之色,連聲道:“好!好!好!當真玄妙!”
    見老子如此,陳九公向他問道:“太清道祖,三清得盤古之記憶。在那些記憶中,難道就沒有古之烙印?”
    老子搖搖頭,有些遺憾地說道:“吾兄弟三人平分開天烙印,卻未能平分盤古記憶,各只得了一少部分,合起來也不完整。其中只有一些瑣碎事,并無古之烙印。”
    聽老子這么說,陳九公就沒再多問,而是向老子道:“九公此次歸來,一為將此烙印遍傳洪荒,讓我洪荒億萬修士都知大道始源。二為向我師祖借誅仙劍陣,好與那窫窳做過一場!”
    “教主此舉功德無量。太清代洪荒生靈,謝教主大恩!”老子聞言激動萬分,躬身向陳九公一揖。
    陳九公哪里敢受老子大禮?連忙閃身讓開,伸手虛扶道:“道祖折煞九公也!”
    見陳九公不受自己之禮,老子也沒堅持,只是拉著陳九公道:“教主既然有事,那我這就送教主回洪荒。”
    老子說完,陳九公只覺得身子一輕,整個人就出現在三色光幕的另一頭。
    這里依舊是混沌,洪荒混沌!可是,就是不知道為什么,陳九公在這里覺得無比舒坦,比在洪荒之外,強上千萬倍。
    陳九公別了老子,下混沌,從天界降下,沒回金鰲島,而是先往北俱蘆洲上清殿。
    上清殿中,通天教主坐于云床之上,并未參悟大道,而是在思索著什么。
    通天教主雖經輪回轉世,可道行不失,所修殺戮之道已至盡頭。在天道破后,洪荒修士雖能修煉多種大道,可是通天教主沒有。他這半年都在修煉九轉玄功,在錘煉自己肉身。
    難道通天教主還想以力證道?非也!通天教主如此,只是想找到戰勝混沌魔神的方法。別忘了,他轉世后的肉身,乃十二都天神煞大陣所凝盤古真身,可謂是得天獨厚。可是,通天教主卻覺得怪怪的,好像這具肉身有無窮的潛力,而自己卻發揮不出來,還不知道原因所在。
    三個月前,也就是陳九公離開洪荒的第一百天,通天教主曾往西牛賀洲,上靈山會準提佛母,向他討教**玄功。準提佛母沒有藏私,將**玄功完整的交給了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歸來后,將**玄功修煉了一遍,卻也沒感覺對自己有多大作用。
    就在通天教主苦惱之時,突然察覺到一個熟悉的氣息,通天教主有些不敢相信,下一秒人已消失在上清殿中。
    九霄云頭,通天教主果然見到了陳九公。見陳九公向自己行禮,通天教主連忙扶住他,問道:“九公,可有所獲?”
    陳九公又拿出一塊白玉,將兩份古之烙印全刻在玉中。
    通天教主接過白玉,拿在手中一捏,白玉上青光一閃,就見通天教主眼前一亮,接著陳九公又聽到了自己師祖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好!好!好!吾道成矣!”
    聽通天教主之言,陳九公微微一怔,心中暗道:“您老人家都得道多少年了,怎么還成道呢?”
    這時,通天教主雖然高興,可卻也沒忘了陳九公。只聽他對陳九公道:“九公安然歸來,我也就放心了,洪荒雖無大事,但截教也不能無教主坐鎮,快回金鰲島吧。”說著,通天教主就要離去。
    怎么感覺師祖是在攆自己走呢?還有事要和通天教主說的陳九公,連忙出言喊住急匆匆的通天教主,“師祖,且慢!”
    “嗯?”通天教主止住腳步,回身望著陳九公,問道:“怎么?九公,還有事?”正所謂:朝聞道,夕可死。此時的通天教主,有一種感覺,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初悟殺伐之道的時候,這種感覺,真是太美妙了!
    陳九公也看出通天教主有些著急,忙長話短說:“師祖,九公需誅仙劍陣,往那……”
    陳九公話還沒說完,就見通天教主大袖一甩,一張陣圖裹著誅仙四劍出現在陳九公身前。之后就聽通天教主問道:“可需無尾幡?”
    “無尾幡,不用……”
    通天教主點點頭,然后沖陳九公一揮手,道:“那就回東海去吧!”說著,整個人化作一道青光而逝。
    被通天教主丟下,陳九公無奈地搖搖頭,翻手間七道青光飛出,三道飛向靈山,一道飛向黑云山,一道飛向終南山,一道飛向錦繡天,一道飛向大赤天。
    而后陳九公回金鰲島,悄悄潛入碧游宮,同樣將兩份古之烙印刻在玉符中,叫姚少司傳于截教門人。截教上下,無論輩分高低,無論修為高低,都可參悟這古之烙印。當然,陳九公也沒忘囑咐姚少司,叫他派人上天庭、萬壽山,請玉帝、王母、鎮元子來此,同享機緣。
    交待好一些之后,陳九公又與姚少司道別,再次動身,出洪荒,征亙古恒寰之無盡混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