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879 混元劍戰崐侖錘毀滅之道引太虛

?
    (撲)與洪荒不同,亙古恒寰之混沌中,無有靈寶一說。只是這里除了神兵之外,還有一種特殊的存在,被稱作是神珍。像放岙手中的太虛印,就是千萬神珍中最頂級的存在,乃三太神珍之一。
    混沌魔神無元神,煉化神兵、神珍的方式也和洪荒修士祭煉靈寶的方法不同。洪荒修士是元神溫養靈寶,在寶物中留下自己的元神烙印。而混沌魔神呢,則是以自身與神兵、神珍相合。
    就像此時,太虛印出,放岙與印相合,橫沖直撞而來,所過之處,那道道紫光被其碾壓破碎。其勢一往無前,震懾人心。
    “太虛印……有些門道。”陳九公身經百戰,自然不會被他唬住,反而饒有興致地看了看太虛印。
    此時與放岙相合,太虛印如山岳一般,陳九公將混元劍交予左手,右手沖著那迎面轟來的太虛印一指,自陳九公右手食指指尖,一道混沌之氣飛出,凌空一轉,化作三十六品混沌蓮臺。
    三十六品混沌蓮臺迅速飛于太虛印上空,與太虛印一同迅速向陳九公移dòng的同時,混沌蓮臺直長至和太虛印一般大小,并垂下條條混沌之氣。
    那道道混沌之氣垂落太虛印四周,將太虛印裹住。這時,蓮臺上灑下陣陣靈光,落在太虛印上。
    不知道此時的太虛印是什么感覺,但見它不再向前,而是自下向上撞去,撞擊三十六品混沌蓮臺底部。
    見太虛印不再來撞自己,陳九公哈哈一笑,將身一晃,化作一道青光,直落在巨大的三十六品混沌蓮臺正中,盤膝而坐,頂上現慶云三花,滾滾青氣自三朵青蓮上垂下,鎮壓混沌蓮臺。
    混沌蓮臺底部。垂下無盡靈光,壓制太虛印不讓它上撞。在陳九公上清仙氣的灌注下,太虛印停在半空,上有靈光將它往下按。周圍又有混沌之氣裹著它,不讓它向下。一時間,太虛印上下不得。
    只聽一聲咆哮,如山岳一般的太虛印消失,只剩放岙沐浴在混沌靈光中。此時。在放岙周圍,還有條條混沌之氣,將他四圍罩住,不讓他走脫。
    陳九公雖在三十六品混沌蓮臺上miàn,但此時這蓮臺為他所有,陳九公就能知道蓮臺下放岙之處境。陳九公心中一喜,知道這是個好機huì,鎮壓放岙的好機huì!
    陳九公忙催動慶云三花,那三朵青蓮飛速旋轉,拼命地往出噴著上清之氣。這時。三花上空五道青氣向上沖起,遇混沌而倒卷向下,齊齊落在混沌蓮臺之上。
    三花聚頂,五氣朝元!此時此刻,陳九公動用全部法力鎮壓放岙。
    放岙手輪崐侖錘,不斷擊打四周混沌之氣,那混沌之氣被崐侖錘一打,雖會馬上散開,卻有能在放岙沖出去之前再次聚攏。
    而且,上空又有靈光如柱降下。全落在放岙身上。放岙只覺得自己手腳已經不靈活了,連揮錘都成問題,再這么下去,恐怕就得任人宰割了。
    放岙心知不好。當機立斷,張口噴出一道血箭,又張口,吐出一方小印,此印通體赤紅,即三太神珍之一的太虛印。放岙又連連張口。連噴三口血于太虛印上,那太虛印迸發出耀眼的赤光,將從上落下的混沌靈光擋住。
    噴出三口精血后,放岙面色慘白,一副十分虛弱的樣子,可卻振奮精神大聲道:“太虛無形,氣之本體,其聚其散,變化之客形爾。”
    嘭!
    放岙話音剛落,那太虛印炸開,連其發出的赤光也一起炸開。
    只聽一聲巨響,三十六品混沌蓮臺搖動,陳九公也隨之而動,起身向連臺下飛去。
    此時,三十六品混沌蓮臺垂下的混沌之氣盡碎,放岙趁機將身一縱,飛出蓮臺之下,又有道道赤光憑空而現,于他身前化作太虛印。只是此時的太虛印,和剛才相比似乎小了一圈。
    放岙張口一吸,將太虛印吸入口中,然hòu馬上將崐侖錘一橫,架住混元劍。
    放岙雙臂用力,嗑開混元劍,將崐侖錘掄開,只聽他道:“是以不過乎崐侖,不游乎太虛。”話音之中,千萬錘影出現,瞬間凝做一個個錘頭,齊向陳九公打來。
    陳九公向后飛退,將混元劍往空中一拋,翻手取出一品造化玉碟,將造化玉碟往上一舉,造化玉碟上射出一道紫光。
    紫光打在混元劍上,混元劍猛地一震,化作千萬劍氣,一道道疾射,迎上那一個個崐侖錘。
    嘭!嘭!嘭!嘭……
    嘭嘭聲不絕于耳,無數崐侖錘破碎在劍氣之下,一道道劍氣合于一處,凝做混元劍。
    放岙飛身向前,一錘砸出,砸向那浮于半空的混元劍。
    陳九公伸手一招,混元劍倒飛,飛回他手中。陳九公一手持混元劍,一手捧造化玉碟。將造化玉碟一推,造化玉碟離手,化作一道紫光,向放岙擊去。
    放岙張口吐出一道赤光,赤光中仍是那太虛印。赤光與紫光相碰,只聽轟隆一聲,赤光破碎,太虛印跌落混沌之中。
    “啊!”見自己太虛印被擊落,放岙怪叫一聲,可卻顧不得去撿跌落混沌中的太虛印,因為那造化玉碟所化紫光仍向他打來。
    “破!”放岙猛地大喝一聲,眼中精光爆射,周身褐衣鼓蕩,衣衫撕裂,只見其雙臂筋肉虬結,奮力將崐侖錘掄起,向造化玉碟所化紫光猛砸!
    轟……?一聲巨響,紫光迸濺,方圓數百里之境,混沌亂作一團,風水地火不斷涌出。
    陳九公大袖連揮,壓制風水地火,張手接住造化玉碟,飛身向前,揮劍斬向放岙。
    眼見一道劍光斬來,放岙自風水地火中躍起,飛身疾走。
    陳九公剛要動身去追,只覺得身后襲來一股惡風,陳九公轉身望去,見是那太虛印。
    陳九公大袖一揚,又是兩品造化玉碟從袖中飛出,凌空一轉,化作兩道靈光,纏住太虛印。
    太虛印上放赤光,不住地掙扎。這時,三十六品混沌蓮臺飛來,垂混沌之氣,降混沌靈光,強行將太虛印定住。
    陳九公招回那兩品造化玉碟,抬手將那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碟打出。
    造化玉碟化作一道紫光,轟在太虛印上。紫光過后,太虛印不再掙扎,安安靜靜地被混沌之氣裹著,被混沌靈光收入蓮臺之中。
    陳九公收了混沌蓮臺,迅速向放岙離去的方向追去趕。這放岙剛剛失了太虛印,又受了些傷,此時正是除他的最好時機。這些混沌魔神都是自己的敵人,陳九公萬萬不會手下留情。
    陳九公單手仗混元劍,不斷破開重重混沌,速度極快。而放岙,身上傷勢雖不重,但卻非全盛時期。又剛遭敗績,心神難免有些不穩,所以速度快不到哪兒去。
    陳九公撲捉放岙氣息,在混沌中不斷穿梭,追了足足三刻,才看見放岙身影。
    陳九公大喝一聲:“放岙,哪里走!”
    放岙聽見喊聲,回頭一看見陳九公追來,不禁心中暗恨。突然感覺到身旁混沌漸稀,放岙心頭一動,大喊一聲:“盤古傳人在此,古之焰在此!”
    “這放岙……該死!”陳九公眼中古之焰猛跳,將混元劍祭出,混元劍直奔放岙襲去。
    放岙將身轉過,揮錘抵擋混元劍,同時大吼:“盤古傳人在此,古之焰在此,亙古恒寰烙印在此!”
    混元劍上紫光大作,瞬間放岙吞沒,可就在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亙古恒寰之烙印!在哪兒?”(。)手機用戶請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