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888 古之烙印之所在九公定計賺二窫

但凡洪荒修士,哪個不知太極?誰人不曉太極生兩儀,兩儀四象分?
    這亙古恒寰之混沌中,也有太極?
    有!
    還要提一下洪荒修士們經常說的那句話:太極生兩儀,兩儀四象分……可是,別忘了。在太極生兩儀之前,還有一句:無極生太極!
    那么,洪荒億萬修士,為什么很少有人提及這“無極生太極呢”?
    因為,無極生太極,是在洪荒之外,于亙古恒寰之混沌中!
    無極生太極中,蘊含五個過程,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極,正對應那五太神兵。
    所以,太極就相當于一條分界線,太極之前在洪荒之外,太極之后在洪荒!而太極,兩邊都有。
    陳九公立于混沌中,左手提混元劍,右手掌心上浮著石榴大小的黑白二氣球。不,應該喚它作太極陰陽二氣球。
    想那食翥、食翥,兄弟聯手橫行混沌,靠的就是食翥的太極陰陽二氣,還有食庶的太極雙刀。也正是憑著這些,二食才敢與窫窳等更強大的存在叫板。
    可是,今日二食碰到的是陳九公,遇到了分陰陽,斷鴻蒙,破太極之混元劍,直接被克死了。
    此時,陳九公不禁感覺到可惜,可惜了食庶那雙刀。亙古恒寰之混沌中,神兵靈寶與洪荒中的不同,其中不含大道,那但那雙刀著實不錯,即使自己用不著,若能帶回洪荒賜予門人弟子也好啊。
    把太極陰陽二氣球放入袖中,陳九公曾與盤古走混沌,知道五太神兵之起源,知道這太極陰陽二氣球與那太極槍密不可分。也只有掌這太極陰陽二氣球,才能尋到五太神兵之首的太極槍。
    陳九公本來是想著去找十大混沌魔神之一的放岙試劍,可還沒等找到放岙,就有二食趕來給自己送寶,這也算是意外收獲了。陳九公欣喜之余。將窫凡、窫抵兄弟倆都放了出來,一行三人同往放岙之所在。
    在混沌之中一直走,陳九公也不知道過去了幾天,只是此時感覺周圍混沌越來越稀薄。有過經驗的他知道,前方是混沌魔神開辟的空間,想來就是那放岙老巢。
    “且慢!”陳九公喚住窫凡,問他道:“前方就是了?”
    “就是這兒!”還沒等窫凡說話,就聽窫抵大聲嚷嚷道:“教主。當初我與十哥躲避老賊追殺,曾與此地見過放岙。”說到此處,窫抵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咬牙切齒地道:“我兄弟曾求放岙救我等一命,可放岙怕得罪那老賊,不但不收留我等,還拿崐侖錘打我。”
    看著窫抵苦大仇深的樣子,陳九公暗暗搖頭,祭出混沌珠,命他們進到混沌珠內。
    就剛才窫抵那么喊。早就驚動了放岙。他也聽到了窫抵與陳九公說的話,心中不禁有了疑惑,“難道是那窫抵來找吾尋仇?還尋了幫手?”
    身為十大混沌魔神之一,放岙雖不如前五位那么強大,可也縱橫混沌億萬年,死在他太虛印下的混沌魔神不知幾許。此時,他也不怕窫抵找幫手來尋仇,因為在他看來,偌大之混沌,沒幾個人敢打到自己這里來。敢向自己出手的那幾位。也不是他個小小的窫抵能請動的。
    懷著這樣的想法,放岙拿了靈寶、兵器,出到混沌中。剛一出來,放岙就看見陳九公。
    “汝……盤古傳人!”放岙對陳九公的印象很深。準確的說應該是對古之焰印象很深。亙古混沌,恒寰億萬,只有四焰。其中三焰在三盤手里,只有古之焰在陳九公身上,放岙又豈會忘了陳九公?
    見到陳九公,放岙十分高興。不由得將那窫抵忘到腦后去了。在他看來,窫抵算什么東西,哪里有古之焰重要?
    沒錯,放岙也想奪陳九公的古之焰。似乎,凡是見過陳九公的,除了三盤,就沒有不想殺陳九公奪古之焰的。就像是無皋、窫窳、二食,還有這放岙。他們不敢去找三盤,可卻敢對陳九公下手。只是以前陳九公躲在洪荒,他們進不去。現在看到陳九公出現在自己面前,放岙欣喜若狂,翻手間一柄大錘現于掌中。
    錘為長錘,錘如瓜,桿長丈八,通體烏黑,雖不如五太,卻也是了不得的神兵,名喚崐侖錘。
    放岙提錘在手,一步步向陳九公迎面走來。
    陳九公靜靜地看著放岙,手中混元劍緩緩抬起,遙指放岙。之前斬二食,主要依仗的是混元劍之妙用,有違自己試劍之初衷。正好此時遇放岙,可試自己參悟的古之烙印,也不枉自己千里迢迢來尋他一場。
    見陳九公舉劍,放岙停下腳步,雙手持錘橫在自己胸前,注視著陳九公。此時此刻,放岙能夠感覺得到,今日之陳九公,比上次見他和無皋、窫窳爭斗時要強得多。
    兩大強者相視而立,誰也不肯先行出手。僵持許久之后,那放岙突然無了蹤影,消失在原地。
    陳九公眼中古之焰跳動,手揚劍撩,自左下向右上方撩去。
    在混元劍上空,崐侖錘現,與劍相擊。
    嘭!
    一聲巨響,崐侖錘起,在陳九公身前一丈處,放岙面色猙獰地掄錘,悍然向陳九公頭頂砸下。
    陳九公也不施展防御手段,雙手持劍自下向上迎擊,抵擋崐侖錘。
    “嗯?這是……”混元劍起,放岙卻見那混元劍劍身不斷地扭曲,開始模糊起來。
    放岙也曾參悟過亙古恒寰之烙印,此時看到混元劍如此,不禁心頭一凜,連忙用力止住下砸的崐侖錘,雙手掄錘甩動一圈,才再次砸下。
    這一錘,和剛才一錘大有不同。這一錘下,陳九公仿佛有了一種天塌地陷的感覺,整個人竟有一種要舍身撐天的沖動。
    錘下劍起,碰擊在一起,只聽一聲悶響,以陳九公和放岙交手處為中心,方圓千里之混沌盡破。緊接著,一股無形的力量擴散開來,將洶涌而出的風水地火一掃而空。
    這時,一聲脆響自放岙身后傳來,他那盤踞了多年的老窩,也被二人一擊余威碾碎。
    放岙雙手握錘,陳九公雙手舉劍,混元劍硬是將崐侖錘托住,離陳九公額頭只有半寸。
    “起!”陳九公低喝一聲,混元劍上沖起萬丈紫光,沖擊崐侖錘。
    放岙收錘,一錘向前直搗,錘搗入紫光中,紫光散開,崐侖錘正遇刺來的混元劍。此時在放岙眼中,混元劍似蛇,蜿蜒而動。
    當混元劍刺在崐侖錘上的一剎那,混元劍不再扭曲,古樸的劍身上紫光流轉。再看崐侖錘,通體烏黑,仍無一絲光彩。
    一道道無形的氣勁如劍,向左右疾射,射入千里之外混沌上,開出一個個窟窿。
    陳九公將劍一搖,飛身向后暴退。而放岙,好像一開始也想退,可見陳九公一退,他直撲上前,雙手將錘高舉,暴喝一聲:“死!”
    陳九公止住身形,望著那兇狠殺來的放岙,輕輕一震手中混元劍,劍身上放射億萬紫色毫光,那一道道紫色毫光似箭,如萬箭齊發,瞬間將放岙籠罩。
    此時,陳九公使出毀滅之道。自參悟了古之烙印后,陳九公在對毀滅之道的使用上,也有了很大的進步。這不是道行上的增進,而是對“力”的體悟。
    周身四外被紫色毫光籠罩,放岙連忙頓在半空,將身一晃,整個人變了模樣。
    不是像那貳負、泰逢之流,放岙并無什么真身,他這一變,化作一方大印,通體赤紅,大如山岳,碾過億萬紫色毫光,轟向陳九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