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877 我伴盤古走混沌我隨盤古開天地

望著那仙鶴用爪子在地上畫的三豎,陳九公點點頭,從袖中拿出兩粒金丹,塞入仙鶴喙中。p仙鶴一仰脖頸,將金丹吞入腹中,雙翅展開,以頭碰地,這是仙鶴在拜謝陳九公。
    陳九公一擺手,對仙鶴道:“去吧,好生修煉,來日自有你一番機緣。”
    仙鶴聞言,再拜,然后才振翅飛走。
    此鶴乃陳九公所養,陳九公以前就吩咐過它,只要自己一入洞,它就在外面替自己數算時日。剛才在地上畫了三豎,那就表示是三個時辰。
    陳九公轉身入洞,重新坐回蒲團上,閉上雙目,開始回憶自己于那亙古恒寰之初,所見到的古之烙印。和盤古弄出來騙人的不同,那才是真正的古之烙印。
    那段回憶好像是夢,可一幕幕就清楚地刻在陳九公的記憶中。只是當陳九公回憶那古之烙印時,身體微微一晃,面上一片潮紅。
    這時,陳九公腦后赤、白、青三光現,合在一處,為盤古開天之烙印。
    開天烙印中,盤古持斧而立,低頭看著陳九公。見陳九公面露痛苦之色,盤古微微昂首,手中斧向前一劃。
    赤、白、青三色光芒將陳九公籠罩,此時已經無了那盤古。
    漸漸地,赤、白、青三色光芒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時,陳九公臉上再無痛苦之色。只見他眉頭緊鎖,似乎在苦苦思索著什么。
    不知過了多久,陳九公猛地睜開二目,古之焰劇烈地跳動,呼之欲出。
    陳九公起身,來在洞外,張口喚道:“鶴兒!”
    陳九公話音剛落,就聽得一聲鶴戾,他養的那只仙鶴飛來,落在洞前,先是以它獨有的方式向陳九公一拜。然后用爪子在地上畫了五條橫線。
    一豎代表一個時辰,一橫代表一天,橫豎合于一起,則代表是十日。仙鶴畫五橫。代表陳九公此次閉關,前后五日。
    陳九公給了仙鶴兩粒金丹,飄然而去,離了洞府,出了自己所開之天地。來見窫凡、窫窳。
    這兄弟倆平日閑著沒事兒,就是比武角力。此時陳九公突然出現,直把那相爭的窫凡、窫抵嚇了一跳。但見是陳九公,連忙一起上前參拜。
    陳九公大袖一甩,一股輕柔的法力將二窫托起,陳九公問他們兄弟道:“爾等可知白於、堇理、放岙、空桑之下落?”
    “白於、堇理、放岙、空桑……”聽陳九公之言,窫凡念叨著這一個個響當當的名號,然后沉思片刻,對陳九公道:“啟稟教主,窫凡知放岙之所在。可那三位卻是從未見過。”
    放岙,名列十大混沌魔神之中,排在無皋之前,位列第八。
    聽窫凡知放岙之所在,陳九公一把抓起窫凡,拉著他出了混沌珠,讓他給自己帶路,去尋放岙!
    在去找放岙的途中,窫凡向陳九公問道:“敢問教主,您尋放岙何事?莫非……莫非他亦有亙古恒寰之烙印?”
    陳九公搖搖頭。淡淡一笑道:“非也,本教主此去,只為試劍!”
    “試劍?”窫凡聞言一怔,急忙道:“教主。那放岙雖無五太神兵,可三太靈寶之一太虛輪在他手中。”
    “放心,本教主心里有數。”陳九公對窫凡道。和盤古走了一遭混沌的陳九公,已經不需要再用別人為自己講解亙古恒寰之秘聞了。現在他雖不能說什么都知道,可有關那些強者的事,陳九公都了如指掌。
    亙古混沌。恒寰億萬,孕育四盤、八太,八太又分五兵三珍。五件神兵號稱五太至尊,為太易鞭、太初棒、太始劍、太素叉與太極槍。三珍,分別為太虛輪、太元印、太玄錐。
    混沌魔神放岙,掌太虛輪,排名更在無皋之上。可陳九公還要去尋他,不為別的,只為試劍!
    耗用整整五日,陳九公參悟自己所得古之烙印,開始時并不順利,多虧有盤古開天烙印相助,陳九公才成功參透了古之烙印。但是,那開天烙印卻消失了。
    陳九公并不為開天烙印而感覺可惜,因為他很清楚,那不過是外物罷了。雖然開天烙印一現,陳九公就能發揮出威力巨大的招式,但那終究是外力,不是自己苦修來的。只能依仗一時,卻不能依靠一世。用開天烙印換自己對古之烙印的領悟,陳九公認為值得!
    突然,在前帶路的窫凡停下腳步,回身對陳九公道:“教主,前方好像有……”
    陳九公一擺手,示意窫凡不要說話,然后一揮袖子,混沌珠出,將窫凡收入珠內。
    這時,前方混沌分開,一個熟人出現在陳九公眼中。
    食翥,二食之一,那個曾與陳九公交過手的。不知這食翥出來做什么,可他一見陳九公就大喊一聲:“二弟,那盤古傳人來也!”
    陳九公右手一翻,混元劍現于掌中。陳九公提劍在手,腳下不停,直向食翥走去。
    這時,食翥身后混沌分開,那個與食翥長得一模一樣的食庶現身,與食翥并肩而立,看著迎面走來的陳九公。
    走至二食前方百尺之處,陳九公停下腳步,將手中混元劍一震,劍刃上現出三寸紫色劍芒。
    食翥、食庶都死死地盯著陳九公二目,他們全神貫注在古之焰上。看著他們貪婪的目光,陳九公輕聲道:“今日本打算尋放岙試劍,不想卻碰上了你們兄弟倆。也罷,殺誰不是殺呢?”
    陳九公此言一出,二食先是一愣,而后齊齊冷笑。這兄弟倆一向話不多,也不與陳九公分說,食翥先動,緊接著食庶起身,一前一后向陳九公沖來。
    食翥于急速飛行之中,雙手揚起,一黑一白兩道光華如匹練,向陳九公沖擊。
    黑白二光一出,陳九公眼中古之焰跳動,抬手將混元劍一點,一道劍光射出。紫色劍光穿透黑白二光,直擊食翥面門。
    眨眼之間,劍光至眼前,食翥情急之下,右手一把抓出,將紫色劍光攥在手中。緊接著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響聲中還伴著一聲慘叫。
    “啊!大兄!”見食翥右手被炸得血肉模糊,食庶大叫一聲,但沒去食翥身邊,而是沖向陳九公。在食庶雙手之中,各有一口彎刀,一黑一白。
    “來得好!”陳九公暴喝一聲,掄混元劍于頂上一轉,才向食庶斬去。
    正迎上陳九公這一劍,此時揮刀沖來的食庶,只覺得無形中自己的身體慢了下來,而那一劍,來勢又猛又快,讓他有一種無法抵擋的感覺。
    食庶有心想躲,卻他的心清楚的告訴他,這一劍,躲是躲不過去了。
    生死存亡之際,食庶不敢怠慢,將手中雙刀一合,高高舉起迎上向自己劈來的混元劍。
    咔嚓!咔嚓!
    噗……
    混元劍斬,雙刀碎;劍直下,硬生生地將食庶劈成兩半。
    “啊!二弟!”眼見食庶身死,兄弟情深的食翥顧不得身上傷勢,直奔陳九公殺去,是要為他死去的兄弟報仇。
    這食翥真是拼了命了,只見他將身一晃,肉身嘭的一聲炸開,化作黑白二氣,一纏一繞一擰一轉,凝聚成球,向陳九公撞來。
    “真是太極?”眼看向自己迎面撞來的黑白二氣球,陳九公持混元劍向前一指,手松開,劍于掌中轉,化作一道紫光迎擊。
    黑白二氣球與紫光在空中相遇,被紫光穿透,黑白二氣散開,形似長蛇分左右撲向陳九公。
    陳九公抬手往頭上一指,頂上現慶云三花,滾滾上清仙氣凝作兩只大手,將那黑白二氣拍在混沌上。這時,混元劍飛回,被陳九公接在手中。
    望著那不斷掙扎的黑白二氣,陳九公微微一笑,“莫說是爾等,就算是鴻鈞老賊的太極之道,本教主照樣破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