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1)     

截教仙874 毀滅玉碟合烙印轟殺窫窳一分身

在窫窳目光轉過來時,陳九公就知道不好,忙催動混沌珠往混沌深處扎去。p太素叉出,所過之處混沌分開,在太素叉前,只見那一顆龍眼大小的珠子正往前飛。
    陳九公自混沌珠內遁出,手持混元劍橫斬,一道紫色劍光斬向襲來的太素叉。而后,搖身化作一道青光,卷起混沌珠就走。
    窫窳大手一翻,那于虛空的太素叉一晃一刺,紫色劍光破碎。窫窳急速飛來,收太素叉入手,迅速向陳九公追去。
    陳九公于混沌中轉身,大手一揚,打出一道上清仙氣。上清仙氣一轉,一化為三,化作三清道人阻擋窫窳。
    窫窳張手,一太素叉于掌心轉動,同時聽得窫窳道:“太素之里,寂寂無表,無盡無虛。”窫窳話音剛落,那一起向他沖來的三清道人齊齊炸開,化作絲絲青氣溢散。
    窫窳將太素叉抓住,左右一蕩一掃,眼前青氣消失,可面前卻無了陳九公身影!?窫窳知道陳九公走不多遠,也知道他還藏在混沌珠內。不知怎的,此時窫窳好像有找到陳九公的方法。只見他目光向四周掃射,手持太素叉點出,混沌破碎,風水地火之間混沌珠上下沉浮。
    窫窳直沖入風水地火之間,雙叉交于右手,左手探出向混沌珠抓去。
    就在窫窳指尖碰到混沌珠時,混沌珠上迸射耀眼的紫光。窫窳只覺得手掌刺痛,連忙收左手,右手一揚,雙叉齊出。
    太素叉刺了個空,原來在窫窳收手時,那混沌珠就已扎入向遠處混沌中。
    窫窳一揚太素叉,那片混沌破開,可不見風水地火,只見一顆顆混沌珠,向四面八方疾走。
    窫窳一怔。緩緩閉上雙眼,不知是以什么手段感知那真正的混沌珠所在。
    窫窳猛地睜開二目,向左前方沖出,剛剛有兩顆混沌珠融入那片混沌中。在窫窳的感知中。那兩顆中有一個是那真正的混沌珠。
    “嗯?”窫窳扎入混沌,卻發現自己來在一奇異的空間內。這里地勢開闊,腳下是無盡的混沌之氣,可卻非亙古恒寰之混沌。
    窫窳騰空而起,懸于混沌之氣上。目光所至只見陳九公坐于一高臺上,身旁立著一劍,身后站著兩條大漢。
    窫凡舉槍,窫抵揚刀,兄弟倆怒視窫窳。此時此刻,已到了最危險的關頭,不說窫凡,就連窫抵也不怕了,拿起兵器要與窫窳拼命。
    “好!好!好個孽子!”窫窳連聲道好,可看他那咬牙切齒的樣子。就知道他心里是何等之憤怒?
    陳九公抬手發雷,雷光一閃,于上空炸響。混沌之氣浩浩蕩蕩,凝做道道混沌劍氣,向窫窳射去。
    窫窳目光一掃,見那些混沌劍氣足有上千之多,當即將太素叉一揚,也不見有什么動靜,成百上千的混沌劍氣就消失一空。
    這樣的攻擊對窫窳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現在一心想著。要讓陳九公和窫凡、窫抵死的很慘。可還沒等窫窳上前,更多的混沌劍氣從四面八方向他射來。
    窫窳使開太素叉,太素叉動,成千上萬的混沌劍氣還沒到他跟前就化為虛無。可是。方圓千里之內混沌劍氣無窮無盡,如潮水般不斷涌向窫窳。
    混元臺上,陳九公不斷催動大陣。此陣是他仿闡教混元一氣陣所成,那混元一氣陣以盤古幡鎮壓,凝聚混沌劍氣殺敵。陳九公此時無盤古幡,可周圍有無盡之混沌。衍化無窮混沌劍氣,愣是讓窫窳無法前進一步。
    窫窳只覺得這混沌劍氣是越來越多,無論自己怎么努力,都破之不盡。窫窳一咬牙,把身一合,只向前猛沖過去,雙手不斷揮叉開路,雖有道道劍氣打在窫窳身上,卻被窫窳硬生生扛下。
    沖至混元臺下,窫窳暴起,抬手一叉,太素叉自窫凡胸前刺入。窫窳這一擊乃含恨而發,太素叉穿透窫凡胸膛,帶著窫窳左手也扎入窫凡胸口。
    “嗯?”這時,窫窳才覺得不對,抬頭一看,只見窫凡目光呆滯,毫無生機。突然手上一青,那窫凡身體上溢出絲絲青氣,青氣之間,一草人掛在窫窳手上。
    “啊!”窫窳大叫一聲,狠狠一甩手臂,草人破碎開來。窫窳不知道什么是草,可卻知道自己被人耍來。
    再看看右邊不遠處,同樣一動不動的窫抵,窫窳飛起一腳,只聽嘭的一聲,那“窫抵”粉碎成灰。
    “哈哈哈……”一陣笑聲自混元臺上傳下,應該是在嘲笑窫窳的愚蠢。
    窫窳縱身躍上混元臺,就看見“陳九公”化作一縷青煙消散在他面前。
    “啊……”窫窳大聲嘶吼,此時仍有不盡之混沌劍氣射來,窫窳將身一晃,一道道人影自窫窳身上飛出,乃窫窳六大分身。
    窫窳原有九大分身,如今僅剩六個,足見窫窳今日之悲慘遭遇。
    窫窳放出分身,像發瘋一樣于陣中掃蕩。陳九公這混元劍陣,并非自成天地,而是直接融入混沌之間。想要破陣而出,就得破開這方混沌,否則就會有無窮的混元劍氣。
    片刻之后,窫窳周圍已不見了混元劍氣。自他之外,方圓千里之地,再無混沌,窫窳此舉可以說是直接開辟了一方空間,以后在此安家都沒問題。
    只是窫窳現在哪里有這個心思,看著那飄落在自己腳前的破爛陣圖,窫窳怪叫一聲,把手中太素叉丟開,抓起那張陣圖,將其撕得粉碎。
    突然,窫窳停止瘋狂,伸手一招,太素叉一起飛入手中。抓叉在手,窫窳沖出自己剛開辟好的這片空間,沖入混沌中。
    太素叉一劃,混沌整齊的分開,一桿沾血的長槍扎在混沌中。
    窫窳怪叫一聲,太素叉掄出,那長槍嘭的一聲炸開,化作細細粉末散落。
    混沌中,一顆龍眼大小的珠子無聲無息地移動,此珠內部自成一界,與亙古恒寰之混沌并無差別。
    這就是混沌珠內部,仍是混沌一片。此時陳九公就在此處,與窫凡、窫抵說著什么。
    不知道為什么,比起紫炁,陳九公更相信窫凡
    、窫抵兩兄弟。眼下那紫炁仍被封印在混沌蓮臺中,窫凡、窫抵卻在這里,陪著陳九公說話。
    窫凡似乎還有些心有余悸,長出一口氣道:“多虧教主明察秋毫,否則那老賊又得追來。”
    聽窫凡這么說,窫抵連連點頭,但想起那被陳九公丟棄的長槍,不禁道:“只可惜了十哥的無鋒槍。”原來剛才窫窳能準確找到混沌珠所在,原因就在窫凡那條槍上,因為窫凡曾以那槍刺窫窳之分身。與混元劍不同,此槍沾染窫窳血后,那血就沾在槍上,任陳九公以三光神水洗刷,也未能擦去。
    所以,在布下混元劍陣后,陳九公當機立斷,將無鋒槍丟入混沌中,這才擺脫了窫窳。
    見窫凡一臉懊惱之色,陳九公微微一笑,對他說:“不就是一條槍么,且待過上幾日,本教主為你祭煉一條,讓你兄弟也見識見識我洪荒靈寶!”
    聽陳九公這么說,雖然窫凡還沒見到陳九公許諾的力量,可也連忙向陳九公道謝。
    陳九公擺擺手,指指四周對窫凡、窫抵道:“你兄弟暫于此處歇息。”說著,陳九公起身,就要離去。
    看到陳九公要走,窫凡急忙問道:“教主,您可是要去參悟古之烙印?”
    陳九公聞言一怔,反問道:“是又如何?”
    窫凡怕陳九公誤會自己對古之烙印有非分之想,連忙道:“教主,古之烙印并非永恒,只是承載于那靈石上,不知何時就會消失。教主若是想參悟古之烙印,當需盡快。”
    “竟有此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