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872 窫窳舉石抬九公

窫窳手中太素叉真厲害,雙叉一立一刺,風火湮滅,雷散水斷,山消澤枯,天地破碎。p此時窫窳已明悟,這手段不是混沌魔神能使出來的,二目中寒光閃閃,向周圍觀望。
    眼前上空一道青光閃過,窫窳飛身而立,直奔上方飛去。
    只聽窫窳大喝一聲,手中太素叉齊齊祭出,刺穿八卦陣,窫窳飛身而出。
    “不好!”窫窳出了八卦陣,卻大叫一聲不好。他原本以為陳九公在八卦陣外,出了八卦陣就能看見陳九公。可一出八卦陣,卻一頭扎入另一座大陣之中。
    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護化。五行迷陣之中,窫窳瞬間迷失了方向,在不斷變幻形態的迷宮中根本找不到出路。太素叉依舊犀利,破開層層阻礙,可五行相生,生生不息,赤、青、黃、白、黑五色輪轉,直把窫窳晃得眼花繚亂。
    窫窳抬手,左手中太素叉出,刺入前方。霎時間,五行停滯不再相生互化,窫窳一聲大喝,右手持叉一劃,直接將整座大陣撕開,縱身一躍,跳出大陣之外。
    “這又是什么?”窫窳出了五行迷陣之后,才發現自己又落在一個奇異的地方。這里遍布黑白氣體,絲絲靈氣溢散在窫窳周圍,此處不像是詭異兇險之處,倒像是塊寶地。
    可窫窳不是他那兩個兒子,到了他這個層次,這些兩儀之氣對他并無多么大的吸引。關鍵是,現在窫窳還惦記著那塊巨石,在那上面承載著古之烙印,萬萬不能讓人奪去。
    八卦陣中,一道青光落下,化作陳九公。陳九公懸空而立,祭出三十六品混沌蓮臺,收這塊承載著古之烙印的巨石。陳九公在混沌中,為窫窳準備了九座大陣。就算窫窳神通廣大,能以無上之力破陣,那九座大陣也能耗他個把氣力。
    這時,一道靈光飛來。飛至陳九公面前,化作一張陣圖。陣圖呈五色,分別為赤、青、黃、白、黑,正是剛被窫窳破開的五行迷陣陣圖。
    陳九公剛將陣圖收入袖中,又是一道靈光遁來。乃是兩儀陣陣圖。
    陳九公微微皺眉,這窫窳破陣的速度好快啊,轉眼之間連破兩座大陣。陳九公雖然不在陣中,但作為布陣之人,他能夠感覺得到,無論是五行迷陣,還是兩儀大陣,都是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硬生生給撕開的。
    “太素叉……”陳九公輕輕念叨著這個名字,那窫窳引走盤寰時,手里就拿著一對太素叉。此處之窫窳。怎么還有一雙?難道這寶物也有分身?
    又是兩道靈光,一前一后飛來,陳九公把袖一揚,收起兩張陣圖。
    此時,承載著古之烙印的巨石已被收入混沌蓮臺之中,陳九公哈哈一笑,將混沌蓮臺收起,化作一道青光,出了八卦陣。
    陳九公剛走不多時,八卦陣分開。窫窳強行將大陣撕開。可此時,卻不見了那巨石蹤影!
    “啊……呀呀!”窫窳怪叫一聲,雙手雙叉向八方橫掃,在用力宣泄自己的憤怒。這時。他看見那張圖裹著八塊白玉,化作一道靈光,沒入上方混沌之中。
    “死來!”窫窳咆哮一聲,一頭扎入上方,使開太素叉將四方混沌破開,尋找那偷自己寶貝之人。
    可此時此刻。四周不見一人,那八卦陣圖所化靈光也消失了。
    不斷在混沌中移動,躲避窫窳攻擊的混沌珠中,窫凡眼見窫窳暴怒,喜笑顏開。那窫抵更是激動地給陳九公連嗑三個響頭,說是要拜謝教主替他出了這口惡氣。
    看窫窳把他兩個兒子得罪成這樣,陳九公微笑著搖了搖頭。此刻陳九公的心情很不錯,聽紫炁說十大混沌魔神,都曾參悟過亙古恒寰之烙印,相信從這古之烙印中,即使找不到克制混沌魔神的法子,也能找到一些提升自身實力的法門。
    “教主!”突然,窫凡一下子跪在陳九公面前,還大喊一聲,將沉浸在喜悅中的陳九公喚醒。
    陳九公一怔,看著窫凡,實在不知道他想干什么,難道也要向自己道謝?
    窫凡沒有讓陳九公疑惑太久,只聽他道:“教主,您奪了古之烙印,那窫窳必不會善罷甘休。”
    “哦?”陳九公眉頭一挑,指著窫凡道:“有什么話,只管說來。”
    窫凡道:“窫窳老賊心胸狹窄,睚眥必報。何況是在教主手中吃了如此大虧,教主當趁窫窳本尊不在,將其此分身打殺,削弱窫窳之力。”
    聽了窫凡的話,陳九公暗暗盤算自己全力出手,能不能打殺窫窳這個分身。窫窳十身,一本尊,九分身。也不知道他這分身是怎么修煉的,實力竟然與本尊相差無幾。當日三個分身出手,就秒破了自己的一氣化三清之術。
    而且,看窫窳此分身輕而易舉地擊敗了儋耳,就知道他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如果古之烙印沒到手,陳九公肯定會放手一搏。可眼下,古之烙印已經到手,陳九公沒必要冒險。
    就在陳九公算計的時候,窫窳似乎冷靜下來,站在原地默念著什么。
    窫凡巴不得窫窳死,見窫窳舉動,連忙對陳九公道:“教主,那老賊在召喚本尊與其他分身。”
    “嗯!”陳九公點點頭,指著混沌珠外的窫窳,對窫凡、窫抵道:“爾等可愿助本教主斬殺此獠?”
    “窫凡愿意!”陳九公話音剛落,就聽窫凡大聲喊道。
    與窫凡的果斷不同,窫抵猶豫了一下,才說:“教主,窫抵也愿意!”
    陳九公抬手一招,混元劍憑空現于手中,持劍在手,陳九公對二窫道:“你們先出混沌珠,將那窫窳引來珠下,我即出手,將他斬殺!”
    “啊?”聽說陳九公要自己兄弟去作餌,窫抵面色大變。
    看了窫抵一眼,窫凡一咬牙,對陳九公道:“教主,讓我去吧,我去引老賊上鉤!”
    “好!”陳九公對窫凡道:“只管放心去,本教主斷不會讓你有失!”
    窫凡向陳九公抱拳一揖,提身旁長槍在手。
    見窫凡準備好了,陳九公大手一揮,混沌珠內已無了窫凡的蹤影。
    窫凡猜的沒錯,剛剛窫窳就是在召喚本尊與分身。那承載著古之烙印的巨石都丟了,還跟盤寰、倚帝他們打什么啊?想想自己那個死在盤寰刀下的分身,窫窳難免感到心疼。
    “如果能抓到窫凡他們就好了。”窫窳心中默道。或許只有在這個時候,窫窳才會想起自己那幾個“寶貝”兒子。
    “嗯?”猛然間,窫窳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一時間,窫窳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剛剛想到窫凡,窫凡就出來了呢?
    窫凡正裝作在混沌中行走,抬頭一看見窫窳在前面,轉身就跑。
    看見窫凡,窫窳欣喜若狂。真沒想到啊,自己剛丟了一件寶貝,就遇到了自己兒子。丟了古之烙印,那就拿窫凡來補吧。
    想到此處,窫窳動身,飛快地向窫凡追去。
    聽到身后傳來破空之聲,窫凡猛地一回頭,眉心豎眼睜開,一道青光直奔窫窳s去。
    見那一道青光襲來,窫窳面露不屑之色,他兒子有什么手段,他能不知道么?只見窫窳將左手太素叉拋出,那道青光遇太素叉而止。
    窫窳沖過去,抓住自己太素叉,繼續向窫凡追去。太素叉一撤,那被定住的青光仍向前疾s,s入空蕩蕩的混沌之中。
    “窫凡吾兒,為父來也!”眼見窫凡就在眼前,窫窳大叫一聲,將身一躍,撲至窫凡上方,手中已無了太素叉,一雙大手抓向窫凡,是要將他生吞入腹。
    這時,只見窫凡扭頭向上一望,大呼一聲:“教主,救命!”
    “啊?”窫窳一愣,身形不由得一滯。
    就在此時,窫窳上方混沌破碎,陳九公持劍現于窫窳上空,整個人居高臨下,手持混元劍立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