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871 調虎離山誰為虎太易鞭出戰窫窳

盤寰、儋耳、倚帝、無皋,與窫窳爭奪古之烙櫻盤寰刀、太易鞭、太始劍、太初棒、太素叉,神兵層出不窮。p讓人驚奇的是,這些混沌魔神不但斗勇,而且還斗智。
    那倚帝、無皋故作離去,卻隱于暗中。窫窳隱忍多年,藏起一分身,以九身調走盤寰。
    可窫窳萬萬沒想到的是,真正調虎離山的那只虎,是他窫窳。在他只剩一分身,力量最薄弱的時候,儋耳亮出五太神兵之一,太易鞭。
    儋耳突然發威,將太易鞭之威力催發到了極致,萬丈金光迎面撲來,似乎要將窫窳吞沒。
    再看窫窳,雙手持雙叉,一手在上,一手在下,輕吟道:“浩浩蕩蕩,無形無象,自然空玄,窮之難極。虛無之里,寂寂無表。”說著,太素叉一向上,一向下,一錯一分,那萬丈金光如紙,被從中間撕扯開來,上半部分向上,下半部分向下。
    霎時間,萬丈金光消失得無影無蹤,消失速度太快,就仿佛從沒出現過一樣。
    在這個時候,儋耳終于不再是那副風輕云淡的樣子,只見他面色大變,撤回太易鞭,橫在身前。
    窫窳一分掌中雙叉,將雙叉舞動開來,太素叉劃過,道道黑光現。
    儋耳仗鞭連削帶打,將窫窳攻擊一一擋下。只見窫窳雙手持叉往前一遞,儋耳以太易鞭先掃窫窳左手叉。
    見太易鞭掃來,窫窳翻手,左手叉刺在太易鞭上。瞬時間,太易鞭上金光四散,可這金光不是攻擊之術,也不是防御手段,一閃即逝,消散開來。
    儋耳只覺得太易鞭微微顫抖,好像是畏懼太素叉,儋耳默默一嘆。翻身向后一躍,直往遠處混沌中扎去。
    見儋耳欲走,窫窳縱身直奔儋耳追去,口中叱喝:“儋耳。留下太易鞭!”
    混沌珠內,陳九公望著那儋耳追去的窫窳,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你說這些混沌魔神不懂大道吧,可他們嘴里時不時的能冒出一兩句玄之又玄的話來,聽得自己這洪荒教主都一愣一愣的。
    不過。在這緊要關頭,這些并不重要。眼下當務之急是趁著窫窳不在,趕快下手取那古之烙印。
    陳九公起身出了混沌珠,抬手于混沌中一抓,將混沌珠抓在手中,放在袖子里。然后整個人化作一道青光,進入窫窳老巢,到那存放古之烙印之處。
    陳九公進到窫窳“家”里,往四周這么一打量,都無語了。真是“家”徒四壁啊。這個空間內,空蕩蕩的,就那么一塊大石頭。
    陳九公來在石前,定睛一看,在這黑色的石頭表面,有一些細微的紋絡。陳九公只看了一眼,目光就挪移不開了,仿佛這石頭上有什么東西,能吸走陳九公的目光一樣。
    “呔!”陳九公輕咬舌尖,低喝一聲。強行將自己目光從巨石上收回,翻手祭出三十六品混沌蓮臺。
    三十六品混沌蓮臺懸于巨石上方,垂下條條混沌之氣,將巨石裹住。這巨石無一絲異動。任由混沌之氣將它卷著。
    眼看巨石快速的縮被混沌之氣卷著拖向三十六品混沌蓮臺。看到這一幕,陳九公不禁松了一口氣。這亙古恒寰混沌中的人與物和洪荒大不相同,陳九公也不知道能不能將這巨石收走。所以,他很謹慎地使出先天至寶混沌蓮臺,而不是簡單的用芥子須彌收它。
    或許是好事多磨吧。眼看著就要功成,突然一絲聲響傳入陳九公耳中。
    陳九公心頭一凜,連忙抬手一指,三十六品混沌蓮臺化作一道流光直入陳九公體內。混沌蓮臺一撤,混沌之氣自然消失,那古之烙印落下,重新化作巨石。
    好在這窫窳開辟的空間比較奇特,巨石落地并未發出聲響。陳九公往四周看看,此處還真無地方能容自己藏身。
    這時,陳九公突然感應到了窫窳的氣息,連忙將身一晃,化作一道青光附在那巨石上,運轉玄功隱匿周身氣息。
    陳九公剛剛消失,就見窫窳進來,當窫窳目光落在巨石上時,眼中寒光一閃。
    窫窳向四周觀望,并未看見任何人,狐疑地繞著巨石轉了幾圈,他天天和這巨石在一起,能夠感覺的到,就自己離開這一會兒工夫,這巨石被人動過。
    可是單靠觀看,窫窳沒看出什么異常。這些混沌魔神并沒有撲捉他人氣息的手段,窫窳看不出什么也就作罷。關鍵是那儋耳被自己趕跑,恐怕還會回來。還有那盤寰、倚帝、無皋,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自己還是先走為妙。
    窫窳雙臂用力,將巨石舉起,高過頭頂,用頭頂著,雙手扶住前后兩邊,就這么離了多年盤踞的老巢,走在混沌之中。
    陳九公附在巨石上,被窫窳頂著,行在混沌之中。于巨石上,陳九公不動聲色,靜靜地盤算著,如何絞殺窫窳這一分身。
    混沌魔神窫窳,吞吃九子,練就九大分身。這個是他其中一個分身,而他本尊帶著八大分身引開了盤寰。所以,此時是窫窳最虛弱的時候,也是陳九公奪取古之烙印的最好機會。
    陳九公素來果斷,哪里會錯過如此良機。在巨石頂上,陳九公現出身形,盤膝而坐。隱匿了周身氣息的他,只要不動用法力,窫窳就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陳九公自袖中拿出混沌珠,放在膝前。默聲念動咒語,混沌珠突然彈起,融入上方混沌之中。
    陳九公猛地起身,直入混沌珠中。
    “誰!”一絲細微的法力波動,就引起了窫窳注意,他將承載著古之烙印的巨石放在腳前,一腳蹬住巨石,雙手齊翻,太素叉現于掌中。
    似乎感應到了什么,窫窳猛地抬頭,只見兩道玄光自上方混沌落下,窫窳眼中寒光一閃,雙叉分開,分刺兩道玄光。
    兩道玄光速度不快,各被一柄太素叉刺到。這一刻,窫窳清楚地看到,自己一雙太素叉刺入玄光中,刺中兩塊白玉。
    窫窳不知道這兩塊白玉是什么,一震手中雙叉,只聽一聲脆響,那兩塊白玉齊齊裂開,一化為四,二化為八,圍著窫窳疾走。
    “此為誰人之手段?”被八塊白玉圍在當中,窫窳沒有急著出手,而是在想這與自己為難的是誰。可想來想去,也沒分辨出這是什么神通?
    窫窳壓根就沒往陳九公身上想,因為他從來沒將洪荒幾位教主放在心上,更不相信陳九公敢出洪荒來。
    八品玉碟于窫窳身外輪轉,齊放光芒,八卦現,于窫窳八方,將他困在當中。
    窫窳縱身跳上巨石,目光寒光望著四周。
    突然,窫窳頭上混沌破開,道道光華垂下,窫窳抬頭一看,只見一圖,上放光芒。
    冥冥之中,窫窳感覺到這張圖與環繞自己的八塊白玉渾然一體,密不可分。而這其中關鍵,就是這張圖!
    窫窳將身一縱,雙臂高舉,太素叉直向那張圖刺去。在這亙古恒寰之混沌中,窫窳也見過一些寶物,可從未見過陣圖這種高級貨!
    太素叉至,刺中陣圖。只聽嘭的一聲,陣圖炸開,化作八道玄光飛向八塊白玉。當八塊白玉都被玄光裹住后,萬丈玄光沖上落下,將窫窳圍住。
    八卦陣起,巽風、離火現,火借風勢瞬間將窫窳吞沒。
    窫窳大叫一聲,手中太素叉一刺一分,風停火滅。
    轟隆
    滾滾雷聲入耳,窫窳舉目望去,只見上、下、四方都是白霧蒙蒙,根本看不分明。
    籠罩在窫窳上空的白霧下沉,窫窳一叉刺出,于空中一絞,白霧散開。
    眼見白霧散,窫窳收叉準備破陣而出。可就在這時,雷光閃現,一道道神雷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