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879 殺出洪荒去戰于混沌中下

盤寰現身,喝退倚帝、無皋,*得窫窳俯首,回去給她拿古之烙印。【..】
    陳九公催動混沌珠于混沌間游走,他猜想那窫窳決不會就這么輕易放棄古之烙印。同樣,那倚帝、無皋也不會就此放手。
    所以,此地不但會有一場好戲,還將有一場惡戰!
    混沌珠,非靈寶,乃先天靈物。相傳是盤古開天,未破之混沌所化。
    未破之混沌,不就與這亙古恒寰之混沌同源么?同源之物,自然可以完美的融于一起,這就是為什么陳九公躲在混沌珠內,盤寰、窫窳等強者卻發現不到他的原因。
    但是,不久之后大戰一起,此方混沌破碎,混沌珠現,那些混沌魔神就會發現陳九公。所以,陳九公才催動混沌珠,悄悄地往遠處移動。
    盤寰手提盤寰劍于外等候,突然只聽一聲巨響,盤寰秀眉輕蹙,揮刀向前。誰知剛踏出一步,腳下混沌塌陷,萬丈深坑現于盤寰腳下。
    盤寰身子向下一沉,落入坑中,一道黑影從盤寰劃過,窫窳自老巢中沖出,向遠處的儋耳撲去。
    似乎所有混沌魔神對付盤寰,都會拿儋耳做突破口。
    儋耳站得很遠,卻能看見窫窳向自己沖來。可這時,儋耳連動都沒動,因為他看到窫窳之后,同樣看到了窫窳身后的盤寰。
    瞬息之間,盤寰就追上了窫窳,手中刀高舉,但見刀光一閃,直向窫窳劈去。
    刀光銳利,讓窫窳心神不安1,此時他不回身去看,就猜到是那盤寰來襲。眼看著自己距離儋耳還有好遠,窫窳不禁暗自惱怒,這盤寰的速度太快了。
    不過事已至此,自己也不能束手待斃啊。窫窳把身一晃,八大分身出。此時一共九個窫窳。八個留下抵擋盤寰,那一個直奔儋耳。
    見窫窳心思一直在儋耳身上,盤寰冷哼一聲,人已消失在窫窳八大分身圍攻之中。下一刻趕在那個窫窳之前,將儋耳護在身后。
    盤寰一刀斬出,其身前百丈之地,混沌齊齊炸開。盤寰一刀橫掃,剛剛出現還能席卷開來的風、水、地、火瞬間泯滅一空。此時那個來襲擊儋耳的窫窳。已無了蹤影。
    盤寰大步向前走去,八個窫窳歸一,急向倚帝、無皋離去的方向飛去。
    不知道英雄所見略同這個詞,用在窫窳和陳九公身上是否妥當。此時窫窳想的和陳九公說的一樣,就是那倚帝、無皋不會就此離去,他們一定藏在暗中,等著做那得利之漁翁。
    見窫窳將盤寰引向遠處,陳九公連忙催動混沌珠,是要入窫窳老巢,尋那古之烙印。可這時。卻被窫凡攔住。
    只聽窫凡向陳九公進言,勸阻道:“教主,那窫窳還有一分身!”
    “哦?此言當真?”陳九公聞言一怔。當日于洪荒之外,陳九公曾見窫窳放出八大分神,?算上本尊一共是九個,剛才不都現身了么?
    窫凡鄭重地點了點頭,再道:“窫窳老賊,吞吃我九個哥哥,每吞吃一人,就有一身。”
    “教主。我十哥說的是真話!”見陳九公皺眉,窫抵連忙幫著窫凡說話,道:“那老賊j詐之極,這么多年一直藏著一身。只有我等兄弟才知道他這個秘密。”
    “好,本教主知道了。”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此時他選擇相信窫凡、窫抵,這兄弟倆對自己沒什么忠誠而言,可現在這情況,他們騙自己也沒什么好處。還會遭殃。如果要害自己的話,更不會選擇把窫窳這個秘密告訴自己。
    眼見窫窳引著盤寰走遠,陳九公還在算計,算計自己能不能從窫窳手中奪下那古之烙印。可想來想去,陳九公心底輕輕一嘆,一種無力感涌上心頭。
    這個時候,陳九公也不顧身后的紫炁、二窫,盤膝坐下。他在想,想自己當初在洪荒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以一人之力壓制人、闡、佛、妖各教。可橫行八荒,劍下仙佛俯首,無人敢逆自己三尺青鋒。
    可到頭來才發現,那不過是個局罷了。自己被鴻鈞算計,險些成了他禍亂洪荒的棋子。枉自己號稱多智,卻被他人玩弄于股掌之上。
    現在好不容除了鴻鈞,又有洪荒大劫。如果,鴻鈞對陳九公的壓制,是智商上的碾壓。那么,五大混沌魔神對陳九公,就是力量上的碾壓。
    陳九公坐在地上,一言不發,一動不動。可是把他身后的紫炁和二窫嚇壞了,但又不敢吭聲,只能悄悄站著。
    這時,他們耳旁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可陳九公好像在自言自語,只聽他道:“吾陳九公生于洪荒,長于洪荒,學道于洪荒,稱雄于洪荒天地,自當守護洪荒,九死不悔,神形俱滅亦在所不惜!”
    這番話是陳九公斬執念時所言,當時天道尚在,陳九公此言一出,天地感應,青光萬丈,貫穿斗府幽冥。如今,天道已破,又在這混沌珠內。陳九公說這番話,也只有三個混沌魔神聽見。
    可此時陳九公這番話,是說予自己的。
    在紫炁、窫凡、窫抵驚訝的目光中,陳九公緩緩起身。一步踏出,人已消失在混沌珠內。
    陳九公決定了,無論如何,自己也要從窫窳手中奪下古之烙印。是的,此刻陳九公堅信,自己不會失敗!?陳九公帶著必勝之決心出了混沌珠,可下一秒又回到了混沌珠內。在三個混沌魔神不解的目光中,他們一起透過混沌珠,看到一個人走過來,停在窫窳老巢前。
    儋耳,那個倚帝、無皋、窫窳都想用來威脅盤寰的對象,此時提著一條單鞭,眼中泛著精光,喚道:“窫九兒,出來!”
    混沌珠內,當陳九公看到儋耳手中鞭時,喚紫炁道:“那就是太易鞭?”
    紫炁目光不離儋耳手中鞭,此鞭非軟鞭,為似锏之硬鞭,長約四尺,通體金黃。聽陳九公問自己,紫炁眼神迷離,似乎在回憶著什么,卻也回答陳九公道:“太易出,太極現。五太至尊,太極無上,教主,太極槍將出。”
    “太極槍……”陳九公輕輕重復著這個名字,他曾天道講說過五太神兵,自然知道太極槍的厲害。
    就在此時,窫窳自那空間內現身,驚訝地看著儋耳。眼前的儋耳太出乎他意料了,只是當目光落在太易鞭上后,才恍然大悟,笑道:“儋耳,莫不是以為得了太易鞭,就能在吾手下保住性命?”
    儋耳靜靜地看著窫窳那張丑陋的臉,什么也沒說,那淡然的表情,就像是不屑與窫窳爭辯一樣。
    將儋耳這副表情收入眼底,窫窳冷笑著翻動雙手,太素叉現于掌中。
    突然,儋耳眼中寒光爆s,兩道寒光對上窫窳雙眼,晃得窫窳下意識一扭頭。
    儋耳抬手,太易鞭動,向窫窳頂門砸去。
    窫窳善戰之名赫赫,戰斗經驗極其豐富,在他自己一扭頭后,就知道不妙。頭還沒轉過來,雙手中一對太素叉已出,一叉上架太易鞭,一叉直刺儋耳面門。
    太易鞭落,被窫窳以左手叉架住。剎那間,太易鞭左右,又現兩條太易鞭,憑空打下,砸向窫窳雙肩。
    這一刻,窫窳再也顧不得去刺儋耳了,忙向后退一步,雙手舞動太素叉,連連將頂上三條太易鞭一一磕開。
    此時的儋耳依舊面不改色,太易鞭橫掃,掃向窫窳左耳。這一鞭掃出,卻有三條鞭,分上、中、下三路,一掃窫窳左耳,一打窫窳腰間,一擊窫窳左膝。
    這三條鞭都是太易鞭,還都是實的,沒有一條是虛的。
    窫窳低喝一聲,左手中太素叉于掌心一轉,三條太素鞭齊齊定住。看到這一幕,陳九公想起了當日窫窳曾以太素叉定住盤古怨念。
    在擋住太易鞭后,窫窳迅速出手,右手叉再刺儋耳。
    儋耳收手抽鞭,將太易鞭于身前一甩,聲音低沉地念道:“恢漠太虛,無光無象,無形無名。寂兮寥兮,是曰太易。”
    儋耳話音落下時,萬丈金光自太易鞭上涌出,浩浩蕩蕩向窫窳碾壓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