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869 九公混沌尋窫窳四大魔神會九兒

今天窫窳這里好熱鬧,十大混沌魔神,聚集了四個,還有一個,也是這亙古恒寰之混沌很有名的儋耳。p倚帝、無皋并肩走來,見窫窳看著自己,倚帝那沙啞的聲音響起,“窫九兒,拿了吾之寶貝,而今是否該物歸原主了?”說到此處,倚帝突然注意到了那邊的盤寰,不禁微微一皺眉。
    和倚帝一樣,無皋同樣看見那個億萬混沌魔神中最強大的女人。
    與倚帝相視一眼,無皋搖了搖頭。然后就見,倚帝、無皋都停了下來,都不再往前走了。
    盤寰把目光投向倚帝、無皋,見他們遠遠地站著,微微一笑,朗聲道:“怎么?想撿便宜?”
    倚帝、無皋都沒說話,而是向四周張望,他們這是在找儋耳。他們知道,只有儋耳,才能讓盤寰投鼠忌器。
    將倚帝、無皋的小動作盡收眼底,盤寰眼中寰之焰跳動。只聽盤寰道:“都是來奪古之烙印的吧?那就別站著了,且來做過一場,分生死,定那烙印之歸屬!”
    聽盤寰之言,倚帝、無皋相視苦笑,這盤寰太直了,這樣的事私下知道就好,非要說出來干嘛,一會兒引來更多人,豈不是大家都麻煩?
    盤寰也不再往前走了,將盤寰刀橫在胸前,對她身前不遠處的窫窳說道:“窫九兒,將古之烙印予吾,汝即可離去,這倚帝、無皋,吾盤寰替汝接下。”
    “盤寰,莫要太過!”聽盤寰這么說,明顯是不把自己和無皋放在眼里,倚帝不禁有些惱怒。
    可是,對于倚帝的話,盤寰就好像沒聽見一樣,回身沖著儋耳擺擺手,示意儋耳向后。然后才目光投向倚帝、無皋那邊,輕聲道:“爾等無非是想拿儋耳嚇吾。倚帝、無皋,爾等哪個敢動,另一個,必死于盤寰刀下!”
    盤寰此言一出。倚帝、無皋齊齊變色。他們是想著,如果盤寰出手,一個拖住盤寰,另一個去拿儋耳。只要拿住了儋耳,就能驅使盤寰。
    可是。盤寰早有防備,讓儋耳遠遠地站著。如果一個向儋耳動手,盤寰就要殺另一個。聽她那充滿霸氣的話,似乎只要自己一出手,無論是無皋,還是倚帝,都必死無疑。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對于盤寰的話,倚帝和無皋似乎也無異議。只見他們相視一眼,彼此之間目光交換。是在無言的商議著什么。
    混沌魔神都有私心,即使倚帝和無皋是至交,也不愿意以犧牲自己的方式,來成全另一個。
    在想到盤寰那恐怖至極的攻擊速度后,無皋哈哈一笑,將橫在膝前的太初棒往身旁一立,對盤寰道:“盤寰何出此言,吾等來此只為找窫窳尋仇,并取昔日被他竊走之物,斷不會與儋耳為難。”
    “不錯!”無皋話音剛落。倚帝緊接著就說話了,他們兩個互相配合,無皋唱完了紅臉,就該輪到倚帝唱白臉了。“吾等不與汝盤寰、儋耳為難。還望盤寰也莫要與吾等為難。否則……”說到此處,倚帝將身后長劍摘下。
    倚帝持劍在手,毫不退讓地看著盤寰,“否則,就試試太始劍與盤寰刀。哪個更強!”
    太始劍,五太神兵之一!
    盤寰聞言。輕輕一笑,絲毫沒把倚帝的話放在心上,聲音不大,像是自言自語,也像是與眾人分說。只聽盤寰道:“亙古混沌,恒寰萬千。倚帝劍出,無物不破。”說到此處,盤寰話鋒一轉,繼續道:“然,汝掌中之劍,能刺中吾盤寰否?”
    盤寰此言一出,倚帝面色大變。倚帝不知道,有這樣一句話叫做“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可是這個道理,倚帝是明白的。
    他倚帝不是盤亙、盤寰,那兩位攻防俱佳,即使打不著盤寰,自己也不會有事。可是倚帝不行,他有亙古第一之攻擊,卻也有末流之防御。他打不到盤寰不要緊,可只要盤寰打到他一下,就夠他喝一壺的。若是挨上盤寰一刀,怕是連小命都保不住。
    這就是偏科的悲哀,他能用自己絕強的攻擊威脅別人,但當他遇到克星時,就會被克制的體無完膚。
    在窫窳老巢前,盤寰、倚帝、無皋以言辭交鋒,亂他人之心志。卻不知,就在上方混沌之中,一顆龍眼大小的珠子,融入在混沌之間,無聲無息。
    混沌珠,先天靈物,曾為洪荒大能混沌道人所有,如今落入截教教主陳九公手中。
    混沌珠中,陳九公帶著紫炁、窫凡、窫抵透過混沌珠,看著外面的一切。
    見倚帝被盤寰喝住,陳九公贊嘆道:“好個盤寰,巾幗不讓須眉,豪氣萬千,令人欽佩。”到了陳九公這個境界,即使是敵人,如有閃光之處,他們也會贊賞,而不是一味的貶低對方,抬高自己。
    聽陳九公稱贊盤寰,窫凡不由得幸災樂禍道:“盤寰至,那老賊倒霉了。”此時的窫凡,很想看到盤寰揮刀斬殺窫窳的一幕。
    陳九公聞言,微微搖頭,對于盤寰,陳九公是贊賞。可對于窫窳,陳九公只為他感到悲哀。
    此時混沌珠外,倚帝似乎被盤寰震住,又見無皋上前,與盤寰說著什么,好像是要和盤寰聯手,一起對付窫窳。
    見倚帝、無皋退讓,陳九公覺得好奇,這盤寰就這么強么?想到此處,陳九公出言喚道:“紫炁。”
    “教主有何吩咐?”聽陳九公召喚,紫炁連忙上前,恭恭敬敬的聽候陳九公差遣。看他這樣子,比陳九公的門人弟子還要忠心。
    陳九公指了指盤寰,向紫炁問道:“亙古恒寰之五大強者,盤亙、盤恒、盤寰、倚帝、窫窳之間,若戰,則勝負如何?”
    聽陳九公此問,紫炁沉思片刻,答道:“倚帝遇盤寰,倚帝必死無疑;窫窳碰盤寰,窫窳必亡;倚帝對窫窳,勝負五五;倚帝逢盤亙、盤恒,勝三負七;窫窳對盤亙、盤恒,勝二負八;盤寰遭盤亙、盤恒,若死戰,盤寰損。可若盤寰一心想走,無人能阻。”
    “原來如此!”
    ……
    陳九公等人好像看戲一樣,悠閑自在地等著漁翁得利的機會。可此時的窫窳,卻度秒如年,進退不得,好是難受。
    聽無皋說,要與自己聯手,一起對付窫窳。盤寰右手持盤寰刀橫于胸前,左手食指、中指并在一起,在盤寰刀上一抹,刀身上光芒閃爍,耀眼之極。
    對于無皋的一番話,盤寰連應都沒應,只以行動表示,自己對古之烙印勢在必得,爾等要戰就戰。
    面對這樣的盤寰,倚帝、無皋也很無奈,這女的油鹽不進也就罷了,偏偏還那么厲害,這不是要命么?
    這時,無皋向倚帝遞去一個詢問的眼神,他們兩個,倚帝是主力,是戰是退,都得倚帝拿主意。
    面對無皋的詢問,倚帝只能搖頭,這是在告訴無皋,自己不是盤寰的對手。
    “哎……”見倚帝搖頭,無皋輕嘆一聲,將身旁大棒提起,轉身就走。
    無皋都走了,倚帝自然不會獨自留下,狠狠地瞪了窫窳一眼,才轉身去追無皋。
    眼見無皋、倚帝相繼離去,盤寰將目光投向窫窳,笑吟吟地看著窫窳,盤寰這神情、表情都在告訴窫窳,我吃定你了!
    窫窳無力地一嘆,苦笑著將太素雙叉收起,無奈的說道:“罷了,罷了,吾窫窳……愿將古之烙印予汝盤寰。”
    盤寰還是那幅表情,只是向窫窳揮揮手,示意他去把古之烙印給自己拿來。
    這時,混沌珠內。
    親眼看到窫窳被盤寰欺負的模樣,窫凡、窫抵兄弟二人彈冠相慶。
    那歡喜的模樣,讓陳九公都看不下去了,輕輕咳了兩聲,將他們從喜悅的氛圍中拉了出來。
    陳九公道:“窫窳非善類,絕不輕易將古之烙印予盤寰,且看仔細,看那窫窳還有何手段。”
    “怎么可能?”聽陳九公此言,窫抵大叫著道:“那老賊平日最怕盤寰,他怎么會……”剛說到此處,窫抵就感覺有人再拉自己,側目一看,只見自己十哥不住地向自己使眼色。這時窫抵才想起自己的處境,連忙低眉順目,不敢再言。
    陳九公不是小肚j腸的人,不會因此而怪罪窫抵,只聽他道:“如若不信,那就看著。不止是窫窳,那倚帝、無皋也不會甘心離去。且看,馬上就會有一場好戲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