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868 洪荒外陣道之妙兩儀之氣降二窫

在亙古恒寰之混沌中,兩儀陣矗立。p兩儀陣中,兩儀臺上,陳九公端坐,紫炁侍立于臺下,窫凡、窫抵跪在臺前。p在襲擊陳九公未果后,窫凡遭到了來自陳九公的折磨,現在比剛才老實多了。
    陳九公沉思片刻,伸手一招,兩儀之氣向兩儀臺聚攏,相聚在兩儀臺周圍,主要是聚在窫凡、窫抵面前。
    陳九公指了指下方兩儀之氣,對窫凡、窫抵道:“既然喜歡吃,那就再多吃一點。”
    “啊?”窫凡、窫抵聞言大驚,他們哪還敢再吃?連忙磕頭,只聽窫凡道:“我兄弟倆冒犯了教主,還望教主寬宏大量,放我兄弟倆一條生路。”
    陳九公大手一擺,喝道:“休要聒噪,快吃!”
    原本以為這些兩儀之氣是屬于自己兄弟的大機緣?,不想卻成了穿腸毒藥,窫凡、窫抵是真不想再吃,可是被逼無奈,只能大口大口的吞吃兩儀之氣。
    可憐的窫凡,哪里知道。在經受了兩次折磨之后,在他體內的兩儀之氣已經所剩無幾了。混沌魔神體質特殊,血肉可消磨兩儀之氣強化自身,只是這過程不是一般的痛苦,發作起來,如受刑一般。可他剛才要能再挺一會兒,再堅持一刻。那些被他吞到體內的兩儀之氣就會消化殆盡,現在也就不用受陳九公擺布了。
    無知就要落后,落后就要受苦。這不,窫凡、窫抵兩兄弟,為了眼前不遭罪,選擇了長期痛苦。都按著陳九公吩咐,大口大口的吞吃兩儀之氣。
    此時,窫凡、窫抵體內都有陳九公植入的上清仙氣。兩儀之氣入腹,并未被他們血肉消化,而是被盤踞在他們心頭的上清仙氣吸引,凝聚在心臟周圍。如此一來,只要陳九公心念一動。上清仙氣就會攪動,使兩儀之氣滲入他們血肉骨骼,那種蘊藏著大機緣的痛苦就又會臨到他們身上。
    這個控制混沌魔神的辦法,是陳九公琢磨出來的。當然了,這里少不了紫炁的功勞。如果沒有他為陳九公講說混沌魔神的身體細節,陳九公還想不出來這么妙的法子呢。
    畢竟,這些混沌魔神和洪荒生靈的身體結構不一樣。就像陳九公曾與玉帝、王母以素色云界旗控制蒼甲、九寶等人,那是控制他們的元神。而現在控制混沌魔神。則是控制他們肉身。
    如果當年陳九公控制蒼甲真人肉身,蒼甲真人隨時可以遁出元神,或奪舍,或轉世,或自煉一副肉身都可以。而混沌魔神呢,沒有元神,你只能想法子控制他們肉身,就像陳九公現在做的這樣。所以說,對付不同的人,得用不同方法。
    自出了洪荒。陳九公就在想,自己又不是打怪升級,莫不如想法子控制些混沌魔神為自己所用。或可充作助力,或許當成炮灰……
    這時,窫凡、窫抵又吃了不少兩儀之氣。現在這兩兄弟更老實了,乖乖地跪在臺下,一動都不敢動。
    這時,就聽陳九公道:“窫凡、窫抵!”
    “窫凡在!”
    “窫抵在。”
    看到這兄弟乖了不少,陳九公滿意地點點頭,問道:“爾等可知。那窫窳身在何處?”
    “教主,您找那老賊可是有事?”窫抵心直口快,一聽陳九公要找窫窳,連忙出言問道。他窫抵本來不知道什么是教主。但聽陳九公以洪荒教主自稱,而且紫炁也喚陳九公為教主,窫抵就學著稱呼,現在還叫順口了。
    和窫抵一樣,窫凡也打起了精神。俗話說:知子莫若父。同樣,知父也莫若子。窫凡和窫抵知道他們那個爹是什么貨色。知道窫窳從來沒有朋友,有的只有敵人。在窫凡看來,這位來歷神秘的教主要找窫窳,不是尋仇,就是滋事,無論怎樣,都對自己兄弟有利。
    陳九公看了看窫抵,剛接觸沒多久,陳九公就看出來了,那個叫窫凡的,心眼兒比較多。這個叫窫抵的沾點虎,想知道什么內幕,還是問窫抵比較好。
    想到此處,陳九公對窫抵問道:“窫抵,你可知窫窳有件寶貝?”
    “寶貝?”窫抵聞言,忙不迭地點頭,“知道,知道,那老賊掌五太神兵之太素叉。”
    “除了太素叉呢?”
    “除了太素叉……”窫抵想了好一會兒,搖搖頭道:“沒有了。”
    “沒有了?”
    “沒有了!”窫抵又想了想,才堅定地點了點頭。
    見窫抵不像是在說謊,陳九公眉頭一挑,道:“爾等不知那老賊有古之烙印?”
    “古之烙印!”陳九公話音剛落,就聽窫抵大叫一聲,喊道:“那老賊還有這等寶貝?”
    陳九公搖了搖頭,把目光投向窫凡,眼中青光暴射,射出三尺開外。
    窫凡也曾眼冒青光,可此時對上陳九公目光,不禁心中冰涼,還有那盤踞心頭的上清仙氣與陳九公遙相呼應,在窫凡心上散發絲絲涼意。
    窫凡一咬牙,向陳九公道:“教主所言不假,那古之烙印就在窫窳老賊手中。”
    “十哥……”聽窫凡此言,窫抵大驚,剛要說些什么,就被陳九公打斷了。
    陳九公道:“既然古之烙印在窫窳手中,那就閑話少說,帶我去找那老賊!”說著,陳九公揮手,兩儀陣散開,兩儀之氣消失,只有一張陣圖裹著兩品造化玉碟沒入陳九公體內。
    兩儀陣一撤,三十六品混沌蓮臺現,垂下混沌之氣,將紫炁卷起,拉入蓮臺之中。
    陳九公看到,自三十六品混沌蓮臺出現,窫凡、窫抵的目光就一直伴隨著混沌蓮臺,直至蓮臺消失。
    陳九公微微搖頭,輕輕咳嗽一聲,將他們從貪婪中拉了回來。
    “啊!教主,我……”回過神來,窫凡才看見陳九公笑吟吟地看著自己,連忙要上前認錯。
    陳九公沒與他們計較,大度地一揮手,道:“廢話少說,前方帶路!”
    “是!”
    ……
    混沌深處,窫窳老巢。
    一身黑衣的窫窳,還坐在那塊巨石上,此時的窫窳嘴里念念叨叨的,不住地嘀咕著什么。
    “古之焰在那個叫什么公的手里……若能得到古之焰,就能現古之烙印全貌……若……”
    “無皋、倚帝亦非善類,怕是過不多久就會尋過來……”
    碎碎念叨了一會兒,窫窳起身,低聲默念著什么。片刻之后,在他身旁出現了足足九個窫窳。
    原來,窫窳不只有八個分身,是有九個!
    十個窫窳合在一起,窫窳活動活動雙臂,咬牙切齒地道:“該死的窫陽,與其白白被人打殺,何不將一身血肉獻給為父?還有窫凡、窫相、窫履、窫抵,爾等都等著!”
    窫窳轉過身,來在他原來就坐的那塊大石前,雙臂用力將巨石舉起,雙臂托著頂在頭上,飛身出這方空間,入混沌之中。
    剛一入混沌,窫窳突然停住了,因為他看到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正是他最不愿意見到的盤寰。
    盤寰、儋耳正向窫窳老巢走來!
    在窫窳看到盤寰的那一刻,盤寰同樣看到了窫窳,也看到了被窫窳雙手托著頂在頭上的巨石。
    盤寰笑道:“窫九兒,莫不是知吾來取古之烙印,特意將它送出來了?”
    窫窳面皮一抽,連忙轉身往回跑,跑回到自己老巢,將那塊被盤寰稱作古之烙印的巨石放下,才又出現在混沌中。
    窫窳不是不想跑,而是他真的清楚,偌大亙古恒寰之混沌,論速度,盤寰第一!在她面前,沒有誰能跑得了!既然跑不了,還不如拼上一拼。
    窫窳雙手向外一翻,太素叉現于掌中。
    眼見窫窳亮出太素叉,盤寰淡淡一笑,將盤寰刀從背后摘下,提在手中,迎著窫窳一步步走來。
    此時儋耳停在千丈之外,沒有上前,只是靜靜地注視盤寰背影。
    洪荒與亙古恒寰之混沌,女性強者都不多,洪荒最頂尖的女子是女媧娘娘。而這無盡混沌之中,最出色的女性,就是盤寰。
    女媧娘娘為洪荒絕色,艷壓四界群芳。而盤寰呢,樣貌普普通通,可舉手投足之間,雖王者之氣,卻有霸者之氣,威壓亙古之混沌。
    眼見盤寰一步步緩緩向自己走來,窫窳說不怕是假的。混沌十大魔神,盤亙第一,盤恒次之,盤寰再次,倚帝、窫窳分列四、五。窫窳不怕盤亙,不怕盤恒,也不怕倚帝,可就怕盤寰。
    因為,盤寰那口刀,是他窫窳的克星,也是他手中太素叉的克星。
    面色變幻不定,窫窳深吸一口氣,剛想和盤寰說兩句好話,卻突然感覺到自己左邊混沌有些異動,側目望去,只見混沌分開,倚帝、無皋并肩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