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876 老子一拐倒窫窳儋耳二食與三盤

在亙古恒寰之混沌中,有這樣一個地方,紫炁說這里是窫凡、窫抵所開辟之天地。p說這里是天地,是因為紫炁在洪荒待得久了,不知不覺的就用上了洪荒的說法。其實,此處內外無一絲生機,算不得是天地,如果稱它為空間,應該會更恰當一些。
    這個灰蒙蒙的空間不算太大,方圓二畝左右,里面有兩個大漢在比試武藝。他們一個著青衣,一個穿紫衣,相貌生得有七八分相像,與那窫窳、窫彭、窫陽也很像,他們就是窫窳二子之窫凡、窫抵。
    這兄弟倆一開始是被逼無奈,為了對付自己那個畜生爹,才聚到了一起。然后一起逃命,一個開辟這方空間,一起躲在這里,一起修煉……
    這么多一起加在一起,讓窫凡、窫抵之間真的摩擦出了兄弟之情。今日,窫凡、窫抵一起印證神通,斗了三千多個回合,雙雙收手,窫抵對窫凡道:“十哥,好像外面有動靜。”
    “嗯?”窫凡虎目圓睜,側耳傾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難道是那老賊找來了?”
    “不會吧!”窫抵知道自己十哥口中的老賊就是窫窳,一想到窫窳的兇殘、狠辣,?窫抵不禁打了個寒顫。
    窫凡一震掌中丈八長槍,對窫抵道:“走,小弟,你我出去看個究竟,就知是不是那老賊。”
    “這……”在窫抵心中,怕極了窫窳,此時窫窳沒來,單是猜測就將他嚇成這個樣子。
    見窫抵怕的都不行了,窫凡搖搖頭,大聲喊道:“小弟,莫怕!若真是那老賊找上來了,怕也沒有,只有與他一場!”
    窫抵知道窫凡說的沒錯,強壓制住心中對窫窳的畏懼。對窫凡道:“好,十哥,小弟聽你的,咱們和那老賊拼了!”
    “好兄弟。走!”
    窫凡、窫抵一起出到外面,沒看到有窫窳,卻看見一個奇異的存在。
    滾滾黑白之氣,相互纏繞在一起,凝聚得好大一片。在那黑白氣體中,散發出來的靈氣,讓窫凡、窫抵為之心動。
    “十哥,這是什么?”
    窫凡定睛觀瞧,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只知感覺如果了吞噬了這東西,應該會對自己兄弟二人大有裨益。
    但當發現窫抵要沖過去時,窫凡連忙伸手把他拉住,并道:“小弟,且慢下手。”
    “十哥。亙古混沌,恒寰千萬,今有大機緣臨到你我,你我吞噬了這些,就再不怕那老賊了。”
    窫凡搖搖頭,耐心地向窫抵解釋,道:“小弟,且不說那老賊如何,但說這靈物,似乎來的有些蹊蹺。”
    “蹊蹺?”窫抵聞言。十分不解,對窫凡道:“十哥,亙古恒寰有傳說,四盤得四焰。盤古偶遇古之烙印,無不是大機緣。”說著,窫抵一指兩儀陣,欣喜道:“而這!就是你我兄弟之機緣,十哥,還不下手更待何時!”
    窫抵說完。一步跨出,至兩儀陣前,面對那兩儀之氣,窫抵將身一晃,霎時間黑煙滾滾,一個巨大的獸頭現于黑煙之間。
    這獸頭形似虎首,頭生四目,兩兩相并,無耳獠牙,張開血盆大口向前一撲。
    窫抵撲來,兩儀之氣分別,左黑右白,涇渭分明。窫抵至近前,兩儀陣開,窫抵收不住,直接沖入兩儀陣中。窫抵一入陣,兩儀之氣合攏,陰陽游走,交匯一處,渾然一體。
    “啊!小弟!”見窫抵消失,窫凡大驚,忙持槍沖向兩儀陣。
    窫凡沖到兩儀陣前,卻見陰陽分開,兩儀之氣向左右,給他讓出一條去路。
    進是不進?
    進!
    對于洪荒修士而言,未知的才是可怕的。而混沌魔神恰恰相反,未知的東西對于他們,就是機緣!雖然剛才窫凡攔著窫抵,可其實他也有些心動。
    窫凡提槍,大步入得兩儀陣中,他前腳入陣,身后兩儀之氣就合在一處,陰陽交匯,融合在一起。
    一進到兩儀陣中,窫凡不由得深吸一口氣,四周渾厚的兩儀之氣,讓窫凡為之沉醉。可憐的窫凡,哪知兩儀之玄妙?只知這兩儀之氣能使自己身體更強,一時間窫凡把所有的擔心都拋到了腦后,將手中大槍往身旁一立,將身一晃,一股青煙彌漫開來,將他窫凡裹在當中。
    于青煙中,一個巨大獸頭張開大口,大口大口地吞吃兩儀之氣。
    青煙中獸頭似犼,頭生三目,眉心一道豎眼卻是未開,左右雙眼內青光流轉,大口吞吃著兩儀之氣,眼中露出無比享受的神色。
    突然,一個聲音自四面八方傳來,“兀那裹青煙者,可是窫凡?”
    “啊!”三目中青光大作,滾滾青煙散開,窫凡恢復人身,雙手持槍,警惕地望著四周,“誰?”
    “窫凡,故人紫炁在此!”一道紫光落于窫凡面前,紫炁現出身形。
    “你是……紫炁?”窫凡定睛觀瞧,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別看紫炁現在人模人樣的,以前的他可不是這個樣子,難怪窫凡認不出來。
    紫炁微微一笑,習慣性地向窫凡打個稽首,看得窫凡一愣一愣的。
    不過窫凡很快就回過神來,舉槍指著紫炁,喝道:“紫炁,這一切都是你弄的?”
    紫炁搖頭,道:“紫炁哪有這般神通,此乃我家教主之陣道。”
    “陣道?”窫凡一怔。
    就在此時,一聲雷響于那兩儀之氣間炸開,兩儀之氣席卷,一座高臺平地而起,陳九公端坐高臺之上,四周千萬青光漂浮。在臺下,跪著一人,正是窫窳第十五子,窫凡胞弟窫抵。
    “小弟!”窫凡大叫一聲,雙腳踏地,騰空而起,向陳九公襲去。
    陳九公坐于高臺上,看這那向自己殺來的窫凡,有心試試這窫凡手段,抬手一指,一朵朵青蓮飛起,于空中連成一片,擋在窫凡槍前。
    窫凡不知道什么是仙家秘術,察覺到這些青蓮上都散發著仙靈之氣,窫凡張口一吸,一朵朵青蓮化作上清之氣,直入其口。
    “十哥,吃不得啊!”這時,跪在臺前的窫抵大叫道。他就是入陣之后,吞了幾口兩儀之氣,接著就倒了大霉,剛剛兩儀之氣于腹中一絞,讓他痛不欲生。
    并不是所有混沌魔神都是那父,有十個身子,舍去一兩個之后,還能再長出來。大多混沌魔神身體破了,也就快完了。
    聽到窫抵出言提醒,窫凡心頭一震,他知道自己弟弟是膽小,可手段還是有的,不至于這么快就被人拿下。現在這樣,應該就是吞吃了一些東西才被人制住的。
    不得不說,窫凡很聰明,剛一發覺不對,張口就吐,一團團青氣如球,向陳九公打去。
    陳九公哈哈一笑,抬手一指,那一團團青氣散開,而后向窫凡道了一句:“晚了!”
    陳九公話音剛落,就聽窫凡大叫一聲,把手中槍一丟,自半空栽下,跌在法臺前,不住打滾。
    在陳九公的控制下,那兩儀之氣于內發作,游走窫凡全身,滲入血肉骨骼中作亂,疼得窫凡哇哇大叫。
    見窫凡慘狀,窫抵忙向陳九公磕頭,急道:“教主,教主!求您!求您饒我十哥性命。”
    陳九公用手一指,一道上清仙氣直入窫凡體內,壓制兩儀之氣。
    在上清之氣吸引下,兩儀之氣凝聚在窫凡心頭,凝做一團。
    “呼……”全身疼痛感漸消,窫凡長出一口氣,這就想起身去找陳九公拼命,可卻發現手中已無長槍,想來是剛才疼得把兵器都丟了。
    “十哥不可啊!”窫抵按著窫凡,連連沖他搖頭。
    窫凡二目閃著兇光,死死盯著陳九公,突然眉心豎眼睜開,一道青光自豎眼中射出,射向高臺上的陳九公。
    陳九公連忙起身向上飛起,那道青光落在高臺上,只聽轟隆一聲,高臺被炸得粉碎。
    窫凡猛地抬頭,豎眼一眨,又是一道青光射出,之后就覺得渾身劇痛無比,好像有千萬細牛毛針扎滿自己全身上下。
    “啊……啊……”窫凡痛苦地在地上打滾,口中發出聲聲慘叫。
    陳九公懸于空中,望著那滾地哀嚎的窫凡,不禁松了一口氣。多虧自己有所準備,以兩儀之氣暗算這兄弟倆,否則打斗起來,自己想贏恐怕不會太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