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1)     

截教仙866 安排替身離金鰲太始劍伴倚帝出

“太清道祖,您是說那些混沌魔神都走了?”三色光幕前,陳九公驚訝地向老子問道。p老子點點頭,對陳九公道:“我以為教主是算出了什么,才來此處。”這就是為什么老子在見到陳九公時,會很驚訝的原因。
    七七四十九日前,倚帝不是說了什么,然后就帶著無皋走了。之后那些混沌魔神就相繼離去,直至今日,那一直不甘心的窫窳才走。而窫窳剛走不久,陳九公就來了,老子還以為陳九公能算出洪荒之外的事呢。
    陳九公搖搖頭,道:“真是來的早,不如來的巧。我正欲出洪荒,本想請道祖助我一臂之力,現在他們都走了,倒是省下不少麻煩。”
    “教主出洪荒作甚?”
    “實不相瞞”陳九公也沒瞞著老子,將自己要出洪荒的目的一一道來。
    聽完陳九公這番話,老子輕撫白須,沉吟片刻,頷首道:“教主萬金之體,此出洪荒,切要小心行事。”
    陳九公向老子一揖,道:“道祖之言,九公銘記于心。”
    見陳九公能聽進自己的話,老子似乎很高興,向陳九公道出一秘聞,只聽老子說:“盤古元神三分,化為我兄弟三人,我三清平分盤古開天烙印,也各得盤古一份記憶。我想告訴教主,盤古曾于混沌中,與倚帝、無皋爭奪古之烙印,可不想一著不慎,被那窫寙鉆了空子。”
    “窫窳”陳九公眼睛一亮,那跳躍的混沌之火亮了三分,“道祖,您是說古之烙印在窫窳手中?”
    “然也,古之烙印,可在一靈石之上,那石長達三丈二,寬丈六,高丈二。就在窫窳手中!”
    “多謝道祖指點。”
    老子微微一笑,道:“教主雖出自三弟門下,卻是我盤古傳人,只望教主能取得亙古恒寰烙印。早日歸來!”
    陳九公聞言,鄭重地向老子一揖,朗聲道:“道祖放心,九公此去,少則十年。多則五十載,必定歸來!”
    “好!我這就送教主出洪荒!”
    在老子幫助下,陳九公出了洪荒,又來在洪荒之外,那無盡混沌當中。
    當陳九公腳踩在混沌上那一刻,忍不住向身后望望,見那三色光芒輪轉,心道:“洪荒,陳九公去也!”而后,陳九公飛身直入混沌之中。
    聽紫炁說。在盤古未開辟洪荒之前,混沌被稱作亙古恒寰。從字面上來解釋,亙為始終,古為過去,恒為永恒,寰為廣大。想想看,這個只有混沌的世界,用這四個詞來形容,倒也不為過。
    陳九公剛出洪荒,還沒有什么具體目標。一邊漫無目的的在混沌中游走,一邊通過自己置于三十六品混沌蓮臺中的元神烙印溝通紫炁。
    紫炁知道,整個洪荒,能讓自己活命的。只有陳九公。所以,對陳九公恭敬的很。聽到陳九公呼喚,紫炁連忙應道:“紫炁在此,教主有何吩咐?”
    陳九公道:“紫炁,可知窫窳身在何處?”
    “窫窳?”紫炁一怔,問道:“敢問教主。尋窫窳所為何事?”
    “我聽太清道祖說,那古之烙印就在窫窳手中。”
    “古之烙印!”聽到這四個字,窫窳眼中閃過一絲貪婪之色,不過想到自己處境,窫窳忙穩了穩心神,對陳九公說:“紫炁不知窫窳所在,但卻知窫凡、窫抵身在何方。”
    “窫凡?窫抵?”陳九公聽這兩個名字,就想到他們應該和窫窳有關,也沒放在心上,隨口問了一句道:“莫非又是窫窳之子?這窫窳到底有多少兒子啊?”
    “一十五個!”
    “多少?”陳九公一聽,也被這個數字嚇了一跳,這窫窳是好這口還是怎得?沒事兒就生孩子?不過想想他也挺厲害的,生的全是兒子。
    看出陳九公的驚訝,紫炁向陳九公問道:“教主可知,那窫彭當初為何要入洪荒?”
    “窫彭?”陳九公對這個混沌魔神有些印象,好像就那個在天庭叫囂,然后被女媧娘娘虐殺的那個,不知道窫窳為什么提起這個死人,陳九公反問道:“不是入我洪荒,爭奪三千大道的么?”
    “非也。”聽陳九公此言,紫炁不住搖頭,說:“窫窳育十五子,與洪荒生靈不同,窫窳養子似養彘。每隔幾年,窫窳就會吞吃一子,以增強自身實力。”
    陳九公微微搖頭,道:“混沌魔神大多殘暴無情,天道誠不欺我!”
    紫炁似乎想給陳九公留下個好印象,聽陳九公這么說,忙道:“教主也說混沌魔神大多殘暴,卻也還有一些有情有義之輩,我紫炁”
    剛說到這里,紫炁就看見陳九公的元神烙印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望著自己,紫炁嘿嘿一笑,繼續道:“窫窳吞吃親子,是為練就詭異神通。可是,就在他吞吃第九個兒子窫普時,被窫彭等六子發現,窫彭等怕自己遭窫窳毒手,紛紛離他而去。紫炁曾聽人說過,自那之后,窫窳就再未見過他那六個兒子。”
    “原來如此!”聽紫炁說完這些,陳九公恍然大悟,難怪窫窳聽說窫陽死在元始天尊手里后,會很憤怒。也明白了,為什么那些混沌魔神會戲稱他窫窳為窫九兒。當然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剛剛紫炁說他知道窫凡、窫抵下落。
    陳九公何等聰明?頓時明白了紫炁的意思,無非就是要用窫凡、窫抵引出窫窳。可關鍵是,自己現在打不過窫窳,到時恐怕還要使些手段,不知道陣法對混沌魔神管不管用。
    就在陳九公沉思之時,紫炁又說話了,“教主,混沌魔神與洪荒修士不同,他們不修元神,不通道法,更不知芥子須彌之妙用。那古之烙印,窫窳一定不會帶在身上。”
    “哦?”陳九公驚訝地看了紫炁一眼,有些不解地道:“我曾見那窫窳翻手間亮出太素叉,那不是芥子須彌?”
    “不是。”紫炁道:“混沌魔神與洪荒生靈不同,體似百寶囊,可載兵器利器。但相傳那古之烙印不成,入體則亡。”
    “竟然如此”陳九公心頭一動,回想老子所說那古之烙印于一巨石上,那窫窳不可能整天扛著那么大一塊石頭四處跑吧?想來那古之烙印就藏在老巢之中,如果能來個調虎離山,用窫凡、窫抵將窫窳引開,到時候自己再
    想到此處,陳九公心中暗喜,不由得對紫炁道:“此行若是功成,本教主必予你一番機緣!”
    “謝教主,謝教主!”紫炁聞言,欣喜若狂,他一個勁兒的討好陳九公,不就為了等陳九公的這句話么。而陳九公會不會食言,紫炁壓根就沒想過,他聽說過陳九公的為人,相信他能做到言出必行。
    陳九公擺擺手,又問紫炁:“混沌魔神生于混沌中,可也有道場、洞府?”
    “這個倒沒有。”紫炁說:“混沌魔神多藏于混沌之間,只是有些強者,會開辟屬于自己的天地,就如諸位教主于洪荒混沌中,所開辟的道場一樣。”
    “原來如此!”陳九公眼中精光流轉,這么一會兒的工夫,心中已有了計策。
    隨著陳九公大手一揮,紫炁眼前一亮,此時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亙古恒寰之混沌,是他生長的地方。
    紫炁壓制住激動的心情,此時他仍能感覺得到那加在自己身上的封印,知道陳九公并未放自己出混沌蓮臺。
    別看所有的混沌都一樣,可大神通者卻能于其中辨別方向,在紫炁指引下,陳九公一路行去,但凡遇到混沌魔神,就是低級的那種,陳九公也會繞道而行,這是為了避免節外生枝。
    走著走著,陳九公就感覺周圍混沌比剛才稀薄了些,便問紫炁,紫炁說稀薄是因為前方有人開辟出了天地,那里應該就是窫凡、窫抵之所在。
    窫窳就十五個兒子,被他吃了九個,還剩下六個。窫彭、窫陽死在洪荒,還有四個分別叫做窫履、窫凡、窫抵、窫相。按照紫炁說的,前方不遠就是窫凡、窫抵兄弟二人聯手所開之天地。
    陳九公停下腳步,向左右看看,自袖中掏出兩品造化玉碟。這兩品造化玉碟,放在手中一按一搓,張手時,兩品造化玉碟已不見,卻見陰陽二氣于他身前旋轉。
    陳九公翻手間,青光閃閃,一張陣圖飛出,陰陽二氣環繞陣圖周圍,截教兩儀大陣,現于亙古恒寰之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