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865 獻靈光紫炁活命亙古恒寰之烙印

鐘聲一響,截教門人從東、南二洲趕往金鰲島。p北俱蘆洲,上清殿中。p通天教主端坐云床之上,在大殿內一個蒲團上,坐著個穿白衣的年輕道人。
    耳邊傳來一聲鐘響,通天教主睜開二目,喚道:“少司!”
    白衣道人連忙起身,向通天教主拜道:“弟子在。”
    通天教主對他說:“你師兄敲響金鐘,截教門人俱上金鰲島,你正好趁此機會回去。”
    這白衣道人不是別人,而是陳九公同門師弟,羅浮d一脈嫡傳姚少司。
    聽通天教主之言,姚少司拜別通天教主,出上清殿趕往東勝神州。
    ……
    無數截教弟子聚于金鰲島上,輩分高的入碧游宮,輩分低的就在碧游宮外,遍滿金鰲島。截教門人太多了,從二代弟子到十三代門人,足足有七八萬。
    但今日蒙教主召喚,來在截教圣地金鰲島,誰也不敢亂說話。所以,即使聚集了這么多人,金鰲島亦如往日。
    碧游宮,陳九公端坐法臺之上,道:“初遇洪荒大劫,我截教門下能與各教精誠合作,大善!今有太清道祖爭取百年時間,百年之后,洪荒將再臨大劫。
    故,吾將封東海百年,凡截教門下,不可出東海半步。于東海諸山各島,或修法力,或煉
    身,或參經悟道,以應百年之后洪荒大劫!”
    陳九公此言一出,孔宣當先起身,向陳九公拜道:“截教門人,謹遵教主法旨!”
    孔宣話音剛落,截教萬仙齊聲高呼:“謹遵教主法旨!”?“好!”陳九公微微抬手,示意眾人免禮。這時,陳九公心頭一動,對眾人道:“皆于原處等候,吾去去就回。”說完,陳九公已消失在法臺之上。
    下一刻。陳九公出現在東海之上,看著那迎面飛來的白衣道人,陳九公大喜,大喊一聲:“師弟!”
    “師兄!”姚少司聽見有人喊自己。抬頭一看見是陳九公,忙飛快向陳九公撲去。
    陳九公迎上去,扯住姚少司雙手,激動的道:“師弟,想煞我也!”
    “師兄……”
    師兄弟相聚。是喜事,陳九公和姚少司,一師所出,自幼一起修道。即使陳九公靈魂自后世而來,可與姚少司之間的兄弟之情始終未變。只可惜,今日重逢,卻是離別的開始。
    陳九公拉過姚少司,對他說:“師弟,師兄要離開金鰲島一些時日,就勞師弟代我坐鎮教中。”
    “啊?”姚少司聞言一愣。不敢接受這差事,“師兄,今有金靈師伯、孔宣師叔在金鰲島,師弟恐怕……”
    姚少司的擔心,并不是沒有理由的,今時不同往日,現在是在金鰲島,不是以前在峨眉山,不是在光明山。他姚少司不再是陳九公之下第一人,上面還有好多師伯、師叔在。他姚少司和陳九公不一樣。陳九公是混元大羅金仙,是截教教主。而他姚少司呢,拿得出手的身份就是陳九公的師弟。要他管那些師侄晚輩尚可,可要讓他管理那些師門長輩。怕是要出亂子。
    “師弟放心。”陳九公對姚少司道:“師兄此去,要瞞著所有人。師弟可化作我之模樣,坐鎮碧游宮。只要師弟不出碧游宮,就無人知真假。”
    “就依師兄!”聽陳九公這么說,姚少司就放心了。
    “那先委屈師弟了。”陳九公說著,大袖一揮。使一個類似袖中乾坤的法術,將姚少司收入袖中,而后返回金鰲島,重入碧游宮。
    坐回法臺,陳九公命眾門人各歸d府,那些在東海沒有d府的,也不要緊。東海這么大,總有他們安身之處。
    在所有人離開后,陳九公放出姚少司,用手一指,一道青光落在姚少司身上,姚少司頓時容貌大變,變成陳九公模樣。
    陳九公繞著姚少司轉了一圈,見他沒什么破綻,就對姚少司道:“師弟于此宮中,無論是誰來求見,都隨意打發即可。”
    “師兄放心,少司明白。”姚少司明白陳九公的意思,就是只要來人,就讓金霞童子對他們說教主在閉關參悟大道,想來無人敢打擾陳九公悟道。
    陳九公拍拍姚少司肩膀,對他道:“有師弟在,那我去也!”
    “師兄且去,一切有我!”
    ……
    安頓好了門人弟子,陳九公在不驚動其他人的情況下,遁出金鰲島,直上三十三天。
    來在混沌中,陳九公飛到隔阻洪荒與無盡混沌的三色光幕前。
    陳九公剛到,老子就現出身形,奇怪地看了看陳九公,問道:“九公,難道你都知道了?”
    “什么我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什么了?”陳九公根本不明白老子的意思。
    ……
    原來,四十九日之前,就是陳九公第一天講道的日子,混沌魔神們在洪荒外面又折騰了一會兒,無論是盤亙、盤恒,還是盤寰、窫窳,用盡一切手段都沒能破開這層阻礙。
    最后,無皋出手,連出九棒未果,直接將身一晃,直扎入混沌之中。
    見無皋離去,窫窳冷哼一聲,在這些混沌魔神中,窫窳最是不甘。他苦等了多年,卻什么也沒得到,怎能甘心?
    這時,卻聽儋耳輕聲道:“諸位莫急,無皋去尋倚帝也。”
    “倚帝!”
    “倚帝?怎么可能?”
    “無皋能尋到倚帝?”
    聽儋耳之言,眾混沌魔神不由得議論紛紛,就連盤恒在聽到倚帝二字時,眼中也閃過一絲忌憚之色。
    倚帝,十大混沌魔神第四,排在三盤之后,窫窳之前。可論攻擊,卻是第一,曾有人說過,與倚帝戰,決不能防守,必須和他對攻。因為,只有攻擊才有一線生機,防御則必死。
    盤寰將儋耳拉到一旁,問儋耳道:“儋耳,汝怎知那無皋去尋倚帝了?”
    儋耳向四周望望,暗中向她道:“無皋、倚帝,曾聯手與盤古爭奪古之烙印。”
    “古之烙印?在哪兒?”聽儋耳說道古之烙印,盤寰差點喊了出來,強壓制住自己那顆激動的心,暗中向儋耳問道。
    盤寰問完,卻發現儋耳沒有說話,盤寰一怔,卻見儋耳目光落在一人身上。
    順著儋耳的目光望去,盤寰見那不是別人,就是被他們戲稱為窫九兒的窫窳。
    盤寰向儋耳使了個眼色,是在問儋耳是不是他,只見儋耳點頭,盤寰深吸一口氣,知道現在不是向窫窳發難的時候,且忍耐些時日,再與他窫窳做過一場。
    就在盤寰盤算著要拿自己盤寰劍破他窫窳太素叉時,北邊混沌分作兩邊,無皋去而復返,身后還跟著一人。
    高瘦男子,黑衣白面,劍眉朗目,背背長劍,手搖羽扇,乃混沌魔神之倚帝是也!
    倚帝跟在無皋身后行來,在他前面不遠處的,正是食翥、食庶兩兄弟,倚帝望向他們,眼中寒光閃爍。
    “走!”食庶大喊一聲,拉起食翥就走。想這二食,不怕三盤,不懼窫窳,卻怕倚帝。
    倚帝驚走食翥、食庶,冰冷的目光從那些混沌魔神身上掃過,最后落在窫窳身上,口中發出沙啞的聲音,“窫九兒,還記得倚帝否?”
    窫窳腳下微動,悄悄向后挪了半步,故作強硬地道:“記得如何?不記得又如何?”
    “咯咯咯咯……記得就好。”倚帝口中發出難聽的笑聲,抬手揮扇,就要向窫窳出手,可卻被身旁的無皋拉住。
    無皋暗中向倚帝道:“吾已知窫窳藏身之處,來日再找他算賬不遲。先看看那東西,如能吞噬一塊,對你我都有裨益。”
    聽無皋之言,倚帝不再多說,跟在無皋身后,走在三色光幕前,見那赤光、白光、玄黃之光輪轉不定,不禁出言贊嘆:“好!好!好!”
    倚帝連說三個好字,說完之后拉起無皋,轉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