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872 兜率宮前父子相會

聽紫炁說有亙古恒寰之烙印,得之可修無上之力,可得戰勝三盤、窫窳之法門。p期初阿彌陀佛還挺感興趣,可一聽紫炁說那烙印在洪荒之外,無盡混沌當中。阿彌陀佛面皮一抽,對陳九公道:“教主,這紫炁死到臨頭,還敢戲耍你我,留他不得!”
    在阿彌陀佛看來,洪荒之外很危險,出去之后一個不好,都容易把命搭上。再者說,那亙古恒寰之混沌,廣闊無垠大過洪荒不知幾許,到哪里去找那么烙印?
    所以,在阿彌陀佛看來,這紫炁是在唬弄自己和陳九公。
    “慢著!”紫炁搶在陳九公之前大叫一聲,揮舞著手臂道:“洪荒有以力證道之法門,可其所求仍為道。道于內,力于外,不可相提并論,教主想護洪荒,必須取得亙古恒寰之烙印,方可戰勝三盤,殺敗窫窳!”
    對于紫炁這番話,阿彌陀佛依舊不屑一顧,可是陳九公卻有所悟。正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到了此時此刻,紫炁說的還真有道理。
    在洪荒,頂級的以力證道法門有三個,巫族祖巫之秘法乃是其一。其二是玄門護教神功,九轉玄功。第三個是佛門護法神功,**玄功。
    陳九公曾見過木之祖巫刑天提升祖巫秘法,知道那其中少不了甲木之源,甲木是什么?道也!其他祖巫,也不外乎如此。
    祖巫秘法尚且如此,那么九轉玄功和**玄功就更不用說了,前者取八卦九轉,后者取八卦之極,八卦又是什么?道也!
    再拿洪荒中以力證道那些人對比混沌魔神,巫族祖巫、袁洪、孫悟空等人,且不說他們戰力如何,單就力量、肉身,肯定要勝過同一級別的修士。而混沌魔神呢?似乎不是這樣,他們的力量不是來自**。
    這時。陳九公就想起那死在自己劍下的2負,那個混沌魔神有強的攻擊,可肉身卻弱得不堪一擊,不說與袁洪相比。就算和金大升比肉身,2負也占不到多大便宜。
    那么,混沌魔神的力量來自何處呢?難道真是什么烙印?
    想到此處,陳九公將目光轉向阿彌陀佛,見阿彌陀佛沖自己搖頭。陳九公卻道:“佛圣,暫且饒他一條性命吧。”
    陳九公話音剛落,就見紫炁跪在虛空,向自己連連叩,還不住地說道:“多謝教主大恩,紫炁無以為報……”
    “教主!”阿彌陀佛一開口,就打斷了紫炁的話,在紫炁憤恨的目光中,阿彌陀佛對陳九公說:“紫炁之言或有些道理,但無從知真假。還望教主三思。”
    聽阿彌陀佛此言,陳九公道:“佛圣放心,只要九公出洪荒,于那無盡混沌之中走上一遭,就知紫炁所言是真是假。”
    “萬萬不可!”陳九公此言一出,阿彌陀佛面色大變,“那三盤、窫窳神通廣大,儋耳、無皋之輩也非等閑,教主切不可以身犯險。”
    陳九公微微搖頭,對阿彌陀佛道:“當日之敗。九公深以為恥,就算無那亙古恒寰之烙印,九公也要走一趟無盡混沌,尋找那些混沌魔神的弱點所在。”說到此處。見阿彌陀佛還要說什么,陳九公連忙繼續說:“佛圣,百年時光,不過彈指一揮間。短短百年,對我等混元教主而言,何用?百年之后。第二次大劫臨于洪荒,我等怎能勝那三盤、窫窳?”
    “這……”阿彌陀佛本不善言辭,陳九公所說又非常合理,才使得阿彌陀佛語塞,不知該說些什么。確實,對于混元教主來說,百年光陰,一閉關就過去了,能有什么作用?或許這百年,洪荒能有不少生靈入道,可他們對盤亙、窫窳那樣的存在,有用么?
    陳九公向阿彌陀佛拱手,道:“為我洪荒能應百年之劫,請佛圣暫將紫炁交于九公。待九公入混沌,尋那亙古恒寰之烙印。若有所得,能敗混沌魔神,則放紫炁一條生路。如若不然,再將其打殺不遲。”
    “這……”此時阿彌陀佛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該來金鰲島,應該讓師弟準提佛母帶著三十六品混沌蓮臺過來。不過,阿彌陀佛也不傻,既然想不明白陳九公說的是對是錯,那自己干脆就不表態。
    阿彌陀佛一直不說話,陳九公一瞥那紫炁,道:“紫炁,將不滅靈光交出,我就為你作保,保你百年不死。百年之后,聽天由命!”
    “教主,不可!”這句話不是阿彌陀佛喊的,而是紫炁喊的。只聽紫炁道:“教主,若無了先天不滅靈光,紫炁必死,到那時誰能為您在混沌中指引方向?”
    “休得胡言亂語。”陳九公對紫炁喝道:“你紫炁與那爡女、玄龜不同,你肉身尚在,豈會有事?”
    “這……”紫炁還想說些什么,卻見陳九公眼閃寒光,連忙識相地閉上了嘴巴。
    “哼!”陳九公冷哼一聲,瞪了紫炁一眼道:“還不將不滅靈光獻予佛圣?”
    紫炁無奈,閉上雙眼,周身紫光環繞,不一會兒,一點白光自他頂門飛出,飛向阿彌陀佛,正是那先天不滅之靈光。
    阿彌陀佛將先天不滅靈光接在手中,還想勸陳九公兩句,卻聽陳九公道:“佛圣好意,九公心領,只是九公心意已決,必要走一趟無盡混沌。”
    “哎……”阿彌陀佛輕輕一嘆,搖頭道:“既然教主執意如此,貧僧無話可說。只望教主凡事小心,早日歸來。”
    “多謝佛圣。”陳九公大袖一揮,那一道道鴻蒙紫氣飛至阿彌陀佛面前,“這些鴻蒙紫氣,還請佛圣替我轉交給各位教主。”
    “啊?”紫炁聞言大急,那些都是他本體的一部分,少了那六道鴻蒙紫氣,他神通必定大減。可他剛要說話,就對上陳九公不善的目光,連忙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
    陳九公一揚袖子,指指自己袖口,對紫炁道:“進來。”
    紫炁見狀,知陳九公這是要帶自己離開這三十六品混沌蓮臺,一時間不禁心中大喜。
    “教主且慢!”就在此時,阿彌陀佛說話了,只聽他說:“教主要帶他紫炁出洪荒,卻是不可不防。我愿將這蓮臺借予教主,一可助教主鎮壓紫炁,二可為教主護身。”
    陳九公聞言,看了一眼那臉色暗淡的紫炁,然后向阿彌陀佛道謝。
    阿彌陀佛哈哈一笑,整個人碎開,化作點點金光消散。原來,這個阿彌陀佛是那位佛門大教主留在這至寶中的元神烙印。此時阿彌陀佛散了元神烙印,就要將這至寶完全借予陳九公。
    陳九公也不客氣,在混沌蓮臺中留下元神烙印后,就出到三十六品混沌蓮臺之外,重回碧游宮中。
    陳九公一現身,便再次向阿彌陀佛道謝。
    阿彌陀佛將手一擺,沒受陳九公這一禮,道:“教主無需如此,洪荒百年無爭,此寶于我中亦無用處。若能隨教主出洪荒,顯威于洪荒之外,豈不大善?”說完,阿彌陀佛起身,向陳九公告辭,要回西牛賀洲。
    陳九公將阿彌陀佛送出碧游宮,截教眾仙還在碧游宮外等候,陳九公命他們繼續留在碧游宮前,自己則將阿彌陀佛送上坐忘巖。
    來在坐忘巖上,感覺不到有玄龜的氣息,想來他和爡女一樣,天道一破,那由天道之力凝聚的元神之體就撐不住。
    阿彌陀佛雙手合十,向陳九公道:“貧僧去也,還望教主珍重。”
    “佛圣慢走!待九公歸來之日,必往靈山,與佛圣論道。”
    “那貧僧與二位師弟,就于靈山恭候教主大駕!”
    陳九公微微一笑,向阿彌陀佛拱手。
    阿彌陀佛還了一禮,乘金光離去。
    目送阿彌陀佛離開,陳九公返回碧游宮,命袁洪撞響碧游宮宮門上懸掛的金鐘,召集截教門下所有弟子,齊上金鰲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