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863 九教主布道洪荒佛圣東來訪金鰲

二位教主進入碧游宮中,分賓主落座。p眼見陳九公揮袖閉了碧游宮,阿彌陀佛連忙取出三十六品混沌蓮臺,對陳九公笑道:“這紫炁與鴻鈞同流合污,禍亂我洪荒多年,不知多少人死于他們陰謀之下,今日還勞教主出手,將其斬殺,為死難者報仇雪恨!”
    聽阿彌陀佛之言,陳九公應道:“教主放心,這紫炁就由九公收拾。”
    阿彌陀佛翻掌一推,三十六品混沌蓮臺憑空而起,飛至陳九公面前。
    陳九公抬手,將三十六品混沌蓮臺托在掌心,放在座前,然后,陳九公對阿彌陀佛道:“佛圣為我護法。”
    “教主放心。”
    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直入三十六品混沌蓮臺之中。
    三十六品混沌蓮臺內部,和洪荒之外一樣,是混沌世界。陳九公于混沌中飛速穿梭,捕捉紫炁的氣息。
    突然,陳九公止住身形,笑道:“紫炁,事到臨頭,躲之晚矣。”說著,將身一晃,化作一道青光扎入混沌之中。
    此地到底是混沌蓮臺內部世界,有阿彌陀佛幫助,陳九公所過之處,混沌自動分開,也無風、水、地、火涌出。
    混沌一開,陳九公就看到了那逃竄的紫氣。
    似乎看到了陳九公,紫氣凌空一轉,化成人形。此時的紫炁,再無了當日之桀驁,向陳九公道:“我與鴻鈞雖曾算計過教主,可卻未曾害得教主分毫,反而助教主成道。今日紫炁只求教主能網開一面,放紫炁一條生路。哪怕是將我逐出洪荒,紫炁也無怨言。”
    此時的紫炁卑微的很,可陳九公卻道:“你無怨言。可那些被你和鴻鈞害死的無辜者有怨言。紫炁,休得再廢唇舌,今日你死期至矣!”說完。陳九公翻手,盤古都天神雷出。向紫炁轟去。
    紫炁大喝一聲,抬手發出白光,乃寂滅之道。
    陳九公早就防著紫炁這一手,白光未至,盤古都天神雷先就炸開來,只聽轟隆一聲,白光泯滅于雷光之間,卻有戊土神光沖起。護住紫炁。
    陳九公翻手間,混元劍出,一劍向紫炁斬去。紫炁將身一晃,一化為七,圍攻陳九公。
    陳九公推動頭上道冠,借盤古烙印施展一氣化三清之術,以上清仙氣化三清道人助戰。
    三清道人參戰,為陳九公敵住三個紫炁,為陳九公分擔壓力。
    陳九公使開混元劍,一人敵住四個紫炁。這四個紫炁一使造化之道,一運太極之道,一仗戕神之道。一用庚金之道,將陳九公圍在中央。
    再看陳九公,頭頂現了慶云三花,不斷有青氣垂下護身,在三朵青蓮之上,一品造化玉碟于青氣中沉浮,此乃陳九公那品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碟。
    陳九公仗混元劍連斬,連破太極之道、造化之道,殺得兩個紫炁連連敗退。
    想他紫炁身懷七條大道。可這七條大道是來自七大教主,都不是他自己苦修來的。所以。無論是大道施展,還是有關道之運用。紫炁都比不得七大教主,此時與陳九公爭斗,就像當日盤寰所說,力量所好,可卻太散,發揮不出威力。
    再看陳九公,一口混元劍使開,攻如疾風驟雨,防如泰山巍峨,劍光漸漸將四個紫炁罩住,攻占上風。
    紫炁心知不妙,連忙將身一晃,七大分身合一,化作一道鴻蒙紫氣向遠方遁走。這時,卻聽一聲大喝,“紫炁,休走!”
    聽出來這阿彌陀佛的聲音,鴻蒙紫氣中傳出紫炁的的話,“接引,不為人子也!”
    下一秒,他卻喊不出來了,只見那道鴻蒙紫氣定在空中,一動不動,似乎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住了,連掙扎都掙扎不了。
    見阿彌陀佛出手,困住了紫炁,陳九公將身一晃,直至鴻蒙紫氣前,手起劍落!
    混元劍落下,還未碰到那鴻蒙紫氣,鴻蒙紫氣就散開了。陳九公知道這不是自己的功勞,而是那紫炁要和自己比拼大道。
    就如陳九公所料,鴻蒙紫氣一化為七,七道鴻蒙紫氣蘊含七條大道,強行掙脫了阿彌陀佛布下的封印,與陳九公身旁游走。
    陳九公微微一笑,翻手將混元劍收起,不屑地說著:“旁門左道,無用矣!”說完,抬手往頭上一指,慶云三花消散,那品造化玉碟卻落下,被陳九公拿在手中。
    陳九公雙掌合上,將那造化玉碟扣在掌心之中,張開雙手,萬丈紫光射向四面八方,瞬間將那七道鴻蒙紫氣罩在紫光之內。
    紫光一起,七道鴻蒙紫氣都變了顏色,一黃、一赤、二玄、三白,七道流光于紫光中穿梭游走,不斷吞噬紫光。
    陳九公于萬丈紫光中央,手持混元劍,腦后現盤古開天烙印,盤古揮斧,九公揮劍。
    仿佛知道事情不妙,七道光華欲走,卻有一道白光,是那庚金之道,被陳九公盯上,一劍斬去,白光一閃而息,一道鴻蒙紫氣浮于空中,一動不動。
    陳九公連連揮斧,一條條大道破在他劍下,一道道鴻蒙紫氣現出。眼看著只剩太極之道時,那道玄光轉動,化作紫炁沖著陳九公大聲呼喊:“教主饒命啊?!”
    陳九公面色不改,開天烙印中,盤古一斧劈出,陳九公將手中混元劍高舉,這一劍劈下,就是紫炁隕落之時。
    這時,只聽紫炁大喊道:“陳九公,太清只能護洪荒百年,百年之后,三盤、窫窳必入洪荒,你陳九公能殺我紫炁,卻殺不得盤亙、窫窳!”
    陳九公收住混元劍,停下來看著紫炁,他隱約猜到了紫炁說這話的用意。
    見陳九公收手,紫炁忙道:“陳九公,洪荒之外,雖不修道,但卻有無上之力。而你等洪荒修士,修道不修力,或可驅禍避災,但卻無斬三盤、窫窳之能。”
    紫炁說完,忙向身后望去,在他身后不遠處,站著佛門教主阿彌陀佛。
    陳九公沖阿彌陀佛點點頭,然后向紫炁問道:“莫非你有法子助我斬殺窫窳等混沌魔神?”
    “混沌魔神?”聽陳九公對窫窳等人的稱呼,紫炁似乎對此很感興趣,但想起自己現在的處境,連忙道:“有!”
    “說來聽聽。”陳九公笑道:“若說得好了,就放你條生路,若說的不好,哼……哼……”
    紫炁慘笑,知人為刀俎,自己為魚肉,還真沒有和陳九公討價還價的資本,當即就道:“教主可知亙古恒寰?”
    “知道!”陳九公道:“億萬混沌魔神中四大強者,盤亙、盤古、盤恒、盤寰。”
    誰知,紫炁卻搖頭,“非也,教主此言差矣。”
    “哦?”陳九公眉頭一挑,搖搖手中混元劍,劍刃指向紫炁。
    紫炁一晃,連忙擺手,“教主莫急,教主莫急,且聽紫炁為您細細說來。”
    “休賣關子,有話快說。”
    “是,是。”越來越被動的紫炁連忙說:“盤古開辟之天地,被諸位稱為洪荒。而洪荒之外,那無盡之混沌,即為亙古恒寰。”說到此處,紫炁看了看陳九公眼中跳躍的混沌之火,繼續說:“亙古混沌,恒寰億萬,孕育四點奇珍,一曰亙,一曰古,一曰恒,一曰寰。得此四點奇珍,可參透亙古恒寰之烙印,掌無上之力。”
    “亙古恒寰之烙印?”陳九公指指自己腦后,向自己問道:“古之烙印,可是在此?”
    紫炁搖頭,道:“此為盤古開天烙印,非亙古恒寰之烙印。喚作洪荒之言,盤古開天烙印乃后天,而亙古恒寰烙印為先天。”
    這時,那一直沒說話的阿彌陀佛開口問紫炁道:“既然如此,那亙古恒寰之烙印現在何處?”
    紫炁道:“在洪荒之外,無盡混沌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