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860 敗陣而歸(上)

食翥、食庶,兩大混沌魔神出手,襲向窫窳兩個分身,直接打了窫窳一措手不及,兩大分身被食翥、食庶轟飛出去。
    陳九公眼前一亮,就想趁機突出包圍,可卻見食翥、食庶迎著自己撲來。
    陳九公暗道不好,連忙飛身躲閃。自無皋棒殺了大日如來后,陳九公就再也不敢小瞧這些混沌魔神了。二食雖不入十大混沌魔神之列,那是因為他們單打獨斗不行,若是聯手,就連盤亙、窫窳都得讓他們幾分。
    二食殺來,頓時沖亂了窫窳布下的包圍圈,窫窳焉能容忍?大叫一聲,“食翥、食庶,滾開!”
    食翥冷笑,連話都沒回窫窳,翻掌之間,一道白光如匹練,直向陳九公所化青光。
    白光至身前,青光轉動,陳九公現身,揮混元劍斬出。
    就在食翥驚訝的目光中,白光節節斷裂。
    眼見白光斷裂,不光是食翥,所有混沌魔神都愣住了。仿佛看到了讓他們不敢相信的一幕,仿佛那白光應該是無物不破之物,仿佛白光就應該絞殺陳九公,而不是被混元劍所破。
    就在眾魔神愣神之際,陳九公趁機化作一道青光,自食翥、食庶之間掠過,直往洪荒飛去。
    “哪里走?”只聽一聲尖叫,無皋縱身攔在青光之前,揮棒就打。
    青光凌空一轉,陳九公現身,腦后沖起赤、白、青三色光柱,赤光、白光、青光輪轉,盤古現于光芒之中,手揮盤古斧。
    盤古揮斧,陳九公揮劍。
    一劍斬出,無皋只覺得天崩地裂,周遭混沌破碎,鴻蒙分割。
    無皋面色大變,心知陳九公這一劍的厲害,連忙將太初棒往身前一立。大聲道:“在昔太初,玄黃混并,渾沌鴻濛,兆朕未形。”
    無皋話音落下。太初棒上沖出道道棒影,在他與陳九公之間輪轉,只聽嘭嘭聲響,條條棒影破碎,但陳九公這一擊已然被無皋擋住。
    無皋眼中寒光閃爍。一棒擊出,陳九公將身一搖,化作一道青光閃過,自無皋身旁劃過,向洪荒飛去。
    無皋猛地轉身,盯住那遁走的青光。剛才盤古開天烙印現,讓無皋感覺到陳九公不好對付,起碼要比剛才打死那個強上不少。,一時間無皋開始盤算,要不要拿出自己絕招擊殺此人。
    如果旁邊沒有別人。那無皋想都不用想。可是現在不行,他那一招對自身傷害極大,使出之后就算能打殺陳九公,也難免為他人撿了便宜。
    就在這時,一個人替無皋做了決定,只聽得一聲大吼,“盤古,且看吾盤恒神斧!”
    “是盤恒!他怎么”無皋循聲望去,只見那無皋揮斧,惡狠狠地向這邊殺來。無皋不禁有些納悶。那古之焰是好,可盤恒不是有恒之焰了么,怎么還搶?
    無皋突然想起剛才盤恒喊了一聲“盤古”,就想起了剛才陳九公腦后隱現盤古虛影。這才恍然大悟。無皋以前曾聽人起過,盤恒曾與盤古決戰于混沌中。按道理說這二位是同一級別的強者,可不知為什么,盤古三兩招就把盤恒給收拾了,那也就難怪盤恒此時發瘋。
    想清楚了緣由,無皋連忙退到一旁。在他看來以盤恒狹小的氣量,陳九公既然是盤古傳人,那一定是跑不了。自己何不等盤恒殺了陳九公,再出手搶奪靈火。
    這時不光是無皋這樣想,窫窳、食翥、食庶也紛紛閃在一旁。盤恒孑然一身,又有恒之焰,萬不會和他們爭奪。如果能借他盤恒之手能殺了陳九公,自己再漁翁得利,豈不大善?
    盤恒一步跨出,其身仿佛能于空間中穿梭,瞬間就追上了陳九公所化青光,揮手掄斧斬向青光。
    盤恒揮斧,雖無一絲光芒,這一刻盤恒離陳九公尚有百丈之遙,可陳九公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知道不能再躲,陳九公連忙現身,開天烙印中盤古將盤古斧橫在胸前,陳九公連忙將混元劍橫在胸前。
    無一絲聲響,可陳九公卻仿佛遭受重擊,倒飛出去,重重地撞在阻隔洪荒與無盡混沌的三色光幕之上。
    隨著這一撞,陳九公腦后開天烙印散開,化作三色光芒沒入陳九公體內。
    開天烙印消失,盤古虛影自然也不見了,盤恒看不到盤古,便沖著陳九公大吼,“盤古!盤古何在?盤古,出來與吾一戰!”
    陳九公起身,胸脯不住起伏,多少年了,陳九公多少年沒吃過這么大的虧了!被人家打的灰頭土臉,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可是,技不如人又能如何?剛剛面對盤恒一擊,在那一刻,陳九公心里竟然生出一絲無力感。此時還提什么報仇?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還是他日再報今日一斧之仇!
    這時,窫窳、食翥、食庶、無皋,還有幾個混沌魔神動身,向陳九公襲來。
    赤、白、玄黃,三色光芒沖起,老子現身,擋在陳九公身前,將一條扁拐掄開,為陳九公爭取時間。
    無皋起手一棒,將老子打碎,可陳九公已經回到了洪荒。
    “九公,沒事吧?”陳九公剛回到洪荒,就被陸波關拉住了。
    陳九公面露苦笑,沖陸波關搖搖頭,道:“師祖放心,九公無事。”說完,陳九公一揮袖子,一道火光自其袖中飛出,化作大日如來。
    此時的大日如來僅剩元神,女媧娘娘連忙拿出乾坤造化鼎,就地取材用混沌為大日如來祭煉身。
    剛剛透過三色神光,眾人都看到了混沌魔神大敗四大教主,此時眾人無不沉默,特別是孔宣、袁洪,他們兩個是有名的桀驁,可桀驁歸桀驁,自己的實力自己還是知道。他們自知自己不是大日如來的對手,可大日如來呢,連身都沒保住。
    不說大日如來,就說陳九公、元始天尊,在十大教主中也是翹楚,可又如何?不也敗在那些混沌魔神手中?
    就在有些人意志消沉之時,一道赤光落下,老子出現在眾人面前,大笑道:“今日見識了那些外道邪魔的手段,如何?”
    聽老子此問,那正在適應新身的大日如來笑道:“我曾在截教教主手中吃過數次敗仗,可那幾次加在一起,也不如今日凄慘。”
    大日如來此言一出,引來眾人發笑,這位佛門教主在經歷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真的叫人刮目相看。
    “教主說笑了。”陳九公先是沖大日如來笑笑,然后面色一正,朗聲道:“今鴻鈞已死,紫炁已除,再無人壓制我等洪荒修士,百年之期,足夠我等道行大進。我陳九公相信,百年之后,那混沌魔神能來,卻不能歸!”
    “教主此言大善!”陳九公話音剛落,女媧娘娘就接著說道:“天道賜我等悟道之機,就是讓我等悟道,以應百年后洪荒第二次大劫。今日之恥暫且記下,各位且各回道場閉關修煉,百年后,再與那些外道邪魔決一死戰!”
    “娘娘所言甚是!”這時又有準提佛母響應,只聽這位洪荒智者道:“天道破,我等元神雖無處寄托,但卻不必再專修一道。”說著,準提佛母指了指孔宣,然后對眾人道:“就像孔宣道友,可以五行之道為基,參悟庚金、甲木、壬水、丙火、戊土五道,到時配合五行之道,就算鴻鈞復生,怕也逃不過五色神光一刷。”
    “還有這等好事?”孔宣聞言,不由得心中一喜。他那五行之道,乃五行相生相克之道,并非庚金、甲木、壬水、丙火、戊土五道。如果真能像準提佛母說的那樣,孔宣想想都覺得自己以后會很厲害。
    幾位教主你一言我一語,驅散了眾人心頭霾,今日之敗,對他們的打擊是不若是處理的不當,怕是會引起各教門人恐慌,萬一亂了道心,那就麻煩了。
    現在,他們有了希望,就會發奮修煉,來應付百年之后的第二次洪荒大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