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854 太清玄黃天道力隔開混沌護洪荒

洪荒之外,無盡混沌中,走來一人,黑衣長發,濃眉大眼,丑陋無比,正是窫窳。
    窫窳來在無盡混沌與洪荒相連之處,只見一層光芒,為赤、白、玄黃三色交融。
    當年,窫窳曾于此力壓天道,今日見那三光中的白光,知這白光就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天道之力,只是少了許多,剩下的這些不到原來的五成。
    窫窳一直將天道之力視為自己的東西,現在一看少了這么多,窫窳根本不管那赤光、玄黃之光都是什么,張開雙臂就向前撲來。
    三色光芒輪轉,盤古縈念出現在窫窳面前,這盤古縈念正是太清、玄黃功德與四成天道之力融合的關鍵所在。
    見窫窳沖來,盤古縈念散開,赤光、白光、玄黃之光齊齊大作,凝于一處,化成人形,為老子是也!
    老子一手持扁拐,一手遙指窫窳,大喝道:“呔!外道邪魔敢犯吾洪荒,就不怕灰飛煙滅?”
    “汝……盤古?”被老子擋住去路,窫窳驚訝地看著由三色神光凝聚的老子,單看樣貌他不認得老子,可卻覺得此人氣息十分熟悉。
    “吾,盤古太清也!”老子繼續指著窫窳道:“洪荒乃吾所開,非汝窫窳作亂之地,汝若知進退,那還速速就此離去,如若不然,小心性命難保。”
    “哼!”窫窳冷哼一聲,什么話也不再多說,縱身直奔老子撲來。
    老子抬手掄拐,向窫窳頭上打去,他知道這窫窳的厲害,所以一出手就動用了全力。
    窫窳雙臂一震,一條大棒出現在掌中,舉棒去架老子扁拐。
    扁拐打在棒上,扁拐直接分作兩截,劃至棒下又合在一起,直接打中窫窳頂門。
    這一拐。只將毫無防備的窫窳打得趴在混沌上。
    老子眉頭微微一蹙,暗道這窫窳肉身真強,自己合五成天道之力,再加上無邊功德。盤古縈念,全力一擊就連自己三弟陸波關的盤古真身都扛不住了,卻不想這窫窳什么事兒都沒有,只是晃晃腦袋就起來了。
    老子哪里知道,看起來這窫窳是挺輕松。可實際上誰難受誰知道。這窫窳為追求強大力量,將自己一分為九,于混沌中吞噬比自己弱的混沌魔神,以增強自身力量。
    誰知,碰到兩個硬茬子,就是被陳九公斬殺的貳負和那父。窫窳是厲害,但九分之后,每個分身不過只有全盛之窫窳實力的九分之一。遇上有超強攻擊的貳負和詭異防御的那父,窫窳沒討著便宜,還吃了大虧。那個分身被打了個半死。就是不久前留在自己開辟的天地中的療傷那個。
    原本想著神通大進之后來破天道,不想天道已經破了,自己傷還沒好。本來就受傷,又挨了老子一拐,真叫一個傷上加傷。
    這時,老子也看出來窫窳有些不對,剛要進招趁他虛弱,打他個半死,突然感覺到三道熟悉的氣息。
    老子將身一晃,消失在窫窳面前。此時窫窳也感應到了其他人的到來。抬頭望去,只見一灰衣大漢,手提闊劍。在這灰衣大漢眼中,兩團混沌之火不住跳躍。看得窫窳好是羨慕。
    灰衣大漢在離窫窳百丈處停下,對窫窳道:“窫九兒,聽說你被貳負、那父打個半死?”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可灰衣大漢這句話,既像是揭短,又像是打臉。只聽得窫窳咬牙切齒。“盤亙,休得胡言亂語,貳負、那父算什么東西?吾彈指間,就能打殺了他倆!”
    “哼!”盤亙不屑地白了窫窳一眼,將目光投向阻隔他們進入洪荒的三色光芒上,只見盤亙二目一亮,是其混沌之火散發出閃閃火光,“好奇怪的力量。”說完,盤亙向前直走。
    窫窳將身一橫,攔在盤亙面前,對盤亙喝道:“盤亙,這些都是我的。”
    “滾開!”盤亙毫不客氣地沖窫窳大喝,掌中闊劍劍刃上寒光閃閃,似乎窫窳若不閃開,他就要動手。
    此時老子就隱藏在暗中,看著盤亙和窫窳狗咬狗,老子很迫切的希望他們能打起來,最好打的兩敗俱亡。
    就在窫窳和盤亙對峙時,一個沙啞的聲音自遠處混沌中傳出,“這就是盤古所開之洪荒?”
    循聲望去,只見混沌中走出兩個混沌魔神,和當日死在東海的青雘、赤雘有相似之處,就是他們也是一體所出之兄弟。
    這兩個混沌魔神,身形外貌都一樣,連穿的衣服顏色也一樣,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同一人的分身呢。
    不過,窫窳、盤亙都知道,這兄弟是大名鼎鼎的食翥、食庶兩兄弟。
    和很多的混沌魔神一樣,這兄弟倆同樣殘忍、嗜殺、貪婪、自私。而和大多混沌魔神不一樣的是,這食翥、食庶都極重兄弟之情,對對方都特別好。
    更重要的是,或許是一體所出,或許是心意相通,這兄弟倆拿出一個單打獨斗,都不怎么樣。可若配合起來,就連窫窳、盤亙也覺得頭疼。
    “嗯,盤亙、窫九兒、食大、食二,來的人不少啊!”這時,又有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其實,在老子化太清封堵洪荒后,在這周圍還有成百上千的混沌魔神,準備破封入洪荒呢,可窫窳一來,頓時少了一半。盤亙再至,剩下那些混沌魔神也都走了個一干二凈。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還敢來這里的,絕非一般貨色。
    又是一個混沌魔神中的異類,這位為男身,卻生得妖嬈,身著白衣,烏黑長發披散在肩頭,手提長劍,飄然而至。他,這風采,這氣度,不像是混沌魔神,倒像是洪荒大能。
    可是,他偏偏就是混沌魔神儋耳。
    儋耳腳不踏在混沌上,飄飄然而來,繞開一旁的盤亙、窫窳,來在三色神光前,和聲細語地說道:“盤古老友,儋耳來也!”
    儋耳話音剛落,神光中就傳出了老子的聲音,“儋耳,好久不見了。”
    “哼!”就在老子與儋耳敘舊之時,窫窳冷哼一聲,喝道:“儋耳,汝若再敢妄動,休怪吾手下無情。”
    儋耳瞥了窫窳一眼,白皙的面顏上露出不屑之色,“窫窳,汝不敢!”
    “不敢?哈哈哈……”聽儋耳之言,窫窳放肆地大笑,目光中閃著殺氣,冷冷地盯著儋耳,“吾窫窳不敢?”說著,大手向儋耳抓去。
    眼看著窫窳之手就要抓在自己肩頭,儋耳卻紋絲不動,反而微笑著看著窫窳,好像他真就有信心,就相信窫窳不敢動自己。
    突然,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窫窳,你不敢!”話音落下,一道寒光直奔窫窳斬來,如果窫窳這一手抓中儋耳,但這一道寒光就會將他整條左臂斬下。
    窫窳收手,翻掌擊出,打破寒光,向那邊望去,只見一紅衣大漢,提長槍走來。一見此人,窫窳怒氣頓時爆發,沖著來人大喝:“盤恒,汝還敢來見我?”
    紅衣大漢,混沌魔神盤恒,眼中同樣有混沌之火跳動,拎著大斧向窫窳走來,?似乎根本不把窫窳放在眼里,“窫窳,吾有何不敢?”
    窫窳眼中寒光流轉,他知道這盤恒和儋耳的關系,想想盤恒以前對自己的傷害,窫窳背在背后的右手翻動,一把短叉現于掌中。這窫窳,是要全力向儋耳出手,爭取一擊斃命,然后再和盤恒慢慢算總賬。
    可還沒等他出手,就有一個好聽的女聲傳來,“窫九兒,汝若敢動儋耳一下,吾就與汝不死不休!”
    聽到這個聲音,窫窳那握叉的手一顫,短叉已消失不見,望著那像這邊走來,背背大刀的青衣女子,窫窳笑了,“盤寰,多年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