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1)     

截教仙848 戰戰血戰(中)

紫青劍光縱橫,劍光中夾雜鮮血。p片刻過后,劍光散去,長眉真人一手提劍,一手提著環夷那奇形怪狀的腦袋向赤松子走來。p赤松子擦去嘴角血跡,笑吟吟地看著長眉真人。
    長眉真人彎下身,將環夷的頭顱放在赤松子腳前,然后起身向赤松子拱手道:“道友,外道邪魔首級在此!”
    “好!道友不愧為人教嫡傳!”赤松子夸了長眉真人一句,而后二人相視一笑,并肩向遠方飛去,只留下環夷那死不瞑目的頭顱。
    ……
    天界西南角。
    方圓萬里之內,好多混沌魔神殘肢碎骸,到處都能看見各色血液。
    那邊一個好大的身影,近看去,來人三頭六臂,渾身是血,仿佛自地獄中走出的魔神一般。
    可他卻與混沌魔神無關,此人乃截教護法,袁洪。
    不知天界這西南角有什么玄妙之處,從混沌降至此地的混沌魔神非常多。到此為止,袁洪也不記得有多少混沌魔神死于自己棒下,他現在只知道自己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得閑了。
    三頭轉動,向八方眺望,突然一頭定住,目光盯住北方。緊接著袁洪飛身而起,直向北方飛去。
    混沌之中有魔神,名蓋經,為九尺壯漢模樣,肩扛大槍,在他槍上挑著一具尸體,為昔日的東海龍王敖廣。
    見袁洪沖來,蓋經起初一愣,現在袁洪這副樣子,倒是有些像混沌魔神。只是蓋經能分辨出來,也能看出袁洪不是來自天外混沌。
    蓋經一甩槍,敖廣的尸體飛落在袁洪腳下。只見蓋經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這廝能耐差得很,但卻有幾分血氣。明知非吾敵手,卻仍死戰不退。吾念其勇,予他個全尸。”
    看著滿臉是血的敖廣,袁洪三頭六目死死盯著蓋經,深吸一口氣,道:“念你予這老龍一全尸,那袁洪就予你一全尸。”
    蓋經一愣,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好狂妄的口氣!”
    蓋經話音剛落。就有一陣狂風襲至,狂風中,條條鐵棒向他砸來。
    蓋經掄開掌中槍,但聽兵乓聲響,二人各向后飛退。
    “還真有些手段。”蓋經定住身形,向袁洪望去,才知猴子神通了得。
    今日得天道饋贈,袁洪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那久久不曾松動的瓶頸,似乎也有松動的跡象。
    袁洪望向蓋經。此時這猴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將身一晃,收起三頭六臂之相。雙手緊握定海神針。在這神兵之上,五個字泛著光芒,“定海神針鐵”!
    袁洪抖抖身,身子浮起,雙腳離開地面,于空中向蓋經飄去。這過程異常的緩慢,不似袁洪往日之雷厲風行。
    蓋經面色一沉,握著手中搶,目光落在袁洪身上。突然大喝一聲,飛速向袁洪撲去。
    袁洪、蓋經。一個行動緩慢,一個迅如風雷。與空中撞在一起,袁洪棒打,蓋經槍刺。
    定海神針砸在蓋經頭上,蓋經掌中槍刺在袁洪胸口。
    棒落,蓋經額頭塌陷;槍中,袁洪胸口噴血。
    袁洪大喝一聲,將棒舉起,再打。蓋經悶哼一聲,拔出長槍,再刺。
    棒擊頂,蓋經頭頂破開,血自頭頂流了一臉。槍入肉,整個槍尖沒入袁洪體內。
    袁洪右手持棒,左手握拳轟出。蓋經右手舉槍,左拳挾風掄出。
    嘭!
    拳頭和拳頭對轟在一起,天搖地動,周圍空間顫動。
    袁洪、蓋經齊齊倒飛出去,定海神針離了蓋經頭頂,奪命長槍也自袁洪胸前抽出。
    落在地上,袁洪還向后連退七八步,才以定海神針止住退勢。蓋經飛出百丈之遠,才堪堪于半空中定住身形。
    “來!來!來!”袁洪大叫三聲,將身一晃,身形暴長,直至千丈,手中鐵棒如擎天之柱。
    蓋經冷笑,身子往上一挺,長至于袁洪一般高下,手中長槍似能穿透蒼穹。
    原本袁洪、蓋經相隔數百丈,可現在呢,五百丈之遙在他們面前,只不過半步距離。無論是袁洪,還是蓋經,誰都不動,站在原地以槍棒廝殺。
    只見槍刺棒挑,棒擊槍嗑,槍來棒往,槍棒相擊……
    來來回回數百個回合,蓋經咆哮一聲,口中發出似牛一般的哞哞聲,身形又長,直至萬丈高下,就好像要頂入混沌之中。又有道道黃光自蓋經身上破散,只見一巨獸,身形如猿,人面牛頭,頭生四角,赤腹黃背。
    袁洪翻手,定海神針消失于手中,袁洪同樣將身拔起,萬丈真身不亞蓋經。
    對,是萬丈真身!袁洪自隨陳九公學藝,為截教護法,不再是地仙界尋常妖王,這猴子漸漸也知道了要自重身份。往日他與各教門下爭斗,很多時候也會將身拔至萬丈,但卻幾乎從不現通臂猿猴真身。只有一次,是陳留城下,戰獼猴王所化馬超!
    異獸、巨猿撲在一起,將野獸本性發揮淋漓盡致,肉搏、對撞、拳拳到肉……
    方圓千里之地一片狼藉,天旋地轉,周遭空間塌陷,兩只血獸廝打在一起,毫無防御,你打我一拳,我必還你一拳!
    “嗷……”突然,袁洪口中發出長嘯,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住蓋亞左臂,用力揚頭,滾燙的鮮血噴射如柱。
    “啊……”蓋經慘叫,抬腿蹬開袁洪,龐大的身軀一滾,用一只臂膀試圖將自己撐起,逃離此地!
    可這時,袁洪同樣龐大的身軀撲來,一雙巨手如鉗,緊緊箍住蓋經雙腳,將全身力氣灌注于雙臂,奮力一掀,直接把蓋經揚起。
    “嗷……”袁洪再次長嘯,雙臂往左右撕扯。
    咔……嘭!
    強如蓋經,高大如蓋經,被袁洪硬生生撕開,滾滾鮮血如瀑布,自袁洪頭頂沖刷而下。
    “嗷……”將蓋經左右尸身丟出,袁洪雙拳鑿胸咆哮。
    方圓億萬里之地,小半個天界,無論是洪荒準圣,還是混沌魔神,紛紛向袁洪所在望來。
    片刻之后,身長丈二,一身青衣的袁洪,負手走在蓋經半片尸身前,躬身一揖,道:“袁洪曾有言在先,留你全尸,而今食言,萬望恕罪!”說完,袁洪轉身,走到敖廣尸身前,將敖廣尸體背在背上,大步向東走去。